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五 皇朝文鑑 卷第三十六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七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六

 制

   除皇伯宗暉淮康軍節度使特封濮國公

     制        鄧  潤甫

   立皇太子制      鄧  潤甫

   封荆王頵太傅武寧鎭海軍節度使制

              鄧  潤甫

   除皇弟偲武成軍節度使祁國公制

              鄧  潤甫

   除司馬光左僕射制   鄧  潤甫

   除文彦博乎章軍國重事制

              鄧  潤甫

   除吕公著右僕射制   鄧  潤甫

   除吕公著守司空同平章軍國事制

              蘇  軾

   除吕大防守尚書左僕射制

              蘇  軾

   除范純仁尚書右僕射制 蘇  軾

   除苗授武泰軍節度使充殿前副都指揮

     使制       蘇  軾

   除皇伯祖宗晟特起復制 蘇  軾

   西蕃邈川首領阿里骨加食邑制

              蘇  頌

   劉昌祚加恩制     蘇  轍

   除文彦博太師河東節度使致仕制

              蘇  轍

   除文彦博司徒判河南制 曾  布

   除范純仁觀文殿大學士知頴昌府制

              胃  布

   立皇后孟氏制     梁  燾

   徐王改封冀王制    范  祖禹

   除向宗良檢校司空充醴泉觀使昭信軍

     節度使制     范  祖禹

   除皇弟蔡王似保平鎭安軍節度使制

              范  祖禹

   除曾布右僕射制    范  祖禹

   復元祐皇后制     蔡  京

   蔡京降太子少保致仕制 張  閣

    除皇伯宗暉依前檢校右散騎常侍充

    淮康軍節度使特封濮國公加食邑食

    實封餘如故制    鄧  潤甫

禦侮尚親先王未之或改折衝授龯天下所以久

安眷惟尊屬之賢蚤有皇支之譽其敷褒律以告

治廷皇伯邕州管内觀察使金紫光禄大夫檢校

右散騎常侍持節邕州諸軍事邕州剌史兼御史

大夫上柱國天水郡開國公宗暉器宇閎深履尚

方重詩書自樂慕漢邸宗英之聞孝友夙成有濮

園天性之愛爵隆而無偩貴之累禄富而懐約已

之風陞拜廉車之崇益增公族之重是用疇庸躐

等辨域展圖付名部之整軍奉賢王之明祀維衮

及繡視上公之儀錫山與田壯元戎之寄兼陪真

賦庸示寵章於戲親親主恩非異數無以昭其意

繼繼在德惟訓嗣可以孚于休更恢逺猷以稱茂

    立皇太子制     鄧  潤甫

建儲非以私親蓋明萬世之統主器莫若長子兹

本百王之謀朕荷天地之況臨席祖宗之詒燕廼

睠上嗣之貴蚤應前星之祥宜告大廷誕揚孚號

皇子彰武軍節度使延州管内觀察處置等使檢

校太尉開府儀同三司持節都督延州諸軍事延

州刺史上柱國延安郡王哲宗廟諱温文日就睿智夙

成回馳道之車能止班輪之騖辨南陽之牘允符

東海之休自䟽錫於王封益光華於德望勝衣視

膳温然孝友之姿好禮受經不煩師傅之誨是用

歷盛陽之嘉日舉 列聖之大章肇正青宮肆攽

顯𠕋以恊離明之吉以係天下之心於戲立愛始

親商以成千嵗之業建嗣必子漢以撫四海之民

斯爲永圖徃膺徽典

    封荆王頵太傅武寧鎮海節度使制

              鄧  潤甫

朕罹國大憂紹天明命黄陵玉座永懷復土之深

清廟朱絃序陟寧神之禮哀恫罔極感慕從中念

宗藩尊屬之賢有 文考同生之愛圖功甚茂送

徃良勤敷告大廷肆攽顯𠕋皇叔武昌武安等軍

節度鄂州潭州管内觀察處置等使守太保開府

儀同三司持節都督鄂州潭州諸軍事鄂州潭州

刺史上柱國荆王賜賛拜不名頵身端而行治識

逺而量夷地則茂親時惟名德翼戴王室雅有二

南之風表儀宗枝獨包兩獻之學恊䇿廟社乃心

朝廷昨朕承祧疇勞錫命屬緝 裕陵之禮逺護

靈駕之行事有感懐義當褒異是用進以官班之

等寵以帝傅之崇出節徐郊建麾青社以應采菽

來朝之賜以慰棠棣孔懐之情於戲詩美大宗是

爲四國之翰禮尊叔父固曰一人之嘉徃服龍光

益膺福祉

    除皇弟偲武成軍節度使祁國公制

              鄧  潤甫

朕奉承燕謀獲紹大統永懷 先烈曷勝哀疚之

情眷顧同生宜厚褒封之典孚我明命揚于治廷

皇弟偲岐嶷得於自然温文見於異禀挾天材之

美質應帝武之嘉祥未臨射矢之辰遽起號弓之

慕踰年於此錫壤惟時矧周人尚親尤重本支之

務漢廷左戚亦隆襁褓之封規裁半楚之疆載徹

濱河之域苴茅制社授鉞殿邦用建上公尹兹北

國策勲加等衍邑實租於戲西望 𥙿陵敢忘㓜

子之愛東朝長信進預諸孫之遊徃服恩輝益延

壽祉

    除司馬光左僕射制  鄧  潤甫

帥羣臣宿道而嚮方在慎取相佐王者修政而美

國莫若求人顧惟𦕈躬獲嗣大統儲思業業不敢

忘六聖之休注意賢賢將以緫萬方之儉襃進上

宰敷告外庭正議大夫守門下侍郎司馬光受材

髙明履道醇固智足以任天下之重學足以知先

王之言逮事厚陵徧儀侍從之列被遇 文考擢

緫樞機之繁有大臣特立之風蹈君子難進之節

方予訪落之始起應秉均之求調娛萬幾必先教

化之意辨察百職不失禮義之中是用諮諏僉言

褒加異數越陞左揆之路兼峻東臺之班申衍爰

田陪光宗嫌名真食於戲上寅亮於天心則隂陽風雨

以之順下遂字於物理則山川草木以之寧内阜

安於兆民外鎭撫於四裔蓋輔相者爲之基杖而

老成者重於典刑勉行所聞以底極治

    除文彦博平章軍國重事制

              鄧  潤甫

師傅道之教訓先王所以迪厥官老成重以典刑

天下所以資其智廼眷舊德時謂元勲謀合祖宗

之心名載鼎彞之器申攽賛䇿播告外朝河東節

度管内觀察處置等使守太師開府儀同三司太

原尹致仕上柱國潞國公文彦博光宗御名大而清明

方嚴而信厚出則秉乎旄龯入則緫我鈞衡文武

兼備其才夷險能致其力畢公之弼四世三紀于

兹傅説之緫百官萬邦其乂爵隆無冨溢之累名

遂有身退之榮神明相其壽康人心想其風采是

用還之論道倚以經邦以帝者之師臣謀議廟堂

之上以天下之大老制馭夷狄之情庶幾有爲底

于極治陪光宗嫌名多井申衍真封於戲呂望惟賢起

佐文王之治周公已老留爲孺子之師矧我耆英

無愧前哲徃宣一德用格多盤

    除呂公著右僕射制  鄧  潤甫

國莫難於置相君莫重於知人堯舜之隆蓋以疇

咨而熙載商周之盛至以夢卜而求賢天降割于

我家予未堪於多難思用耆德交秉政鈞其敷寵

章以詔羣辟金紫光禄大夫門下侍郎上柱國東

平郡開國公呂公著行應儀表學通本原忠義得

於天資功名自其世美𬒳遇 先帝嘗入賛於樞

庭曁予沖人遂同寅於政路傳經意以謀國體推

上澤以紓民心叙收儁賢𥙷苴法度方重不倚雅

有大臣之風調娛適中遂通當時之務是用陞之

右揆委以繁機申衍爰田陪光宗嫌名真賦爾則代天

而理物予則羞耉以惟君於戲丞相之位未嘗無

其人儒者之效久不白於世孟軻言無有者數百

嵗揚雄稱自得者二三臣蓋迪逺業者其功難循

近迹者其力易勉行所學以底丕平

    除呂公著守司空同平章軍國事制

              蘇  軾

仁莫大於求舊智莫良於用衆旣得天下之大老

彼將安歸以至國人皆曰賢夫然後用今朕一舉

仁智在焉宜告治朝以孚大號金紫光祿大夫守

尚書右僕射兼中書侍郎上柱國東平郡開國公

呂公著訏謨經逺精識造微非堯舜不談昔聞其

語以社稷爲恱今見其心三年有成百揆時叙維

乃烈考相予 昭陵蓋清淨以寧民亦勞謙而得

士凡我儀刑之老多其賔客之餘在武丁時雖莫

追於前烈作召公考固無異於象賢而乃屢貢封

章力求退避朕重失此三益之友而閔勞以萬幾

之煩是用遷平土之司釋文昌之任毋廢議論時

遊廟堂於戲大事雖咨於房喬非如晦莫能果斷

重德無逾於郭令而裴度亦寄安危罔俾斯人專

美唐世

    除呂大防太中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

    門下侍郎制     蘇  軾

朕聞天子有道其德不可得而名輔相有德其才

不可得而見故漢之文景紀無可書之事唐之房

杜傳無可載之勲當時安榮後世稱頌予欲清心

而省事不求智名與勇功天維顯思將啓承平之

運民亦勞止願聞休息之期眷予元臣咸有一德

咨爾百辟明聽朕言中大夫守中書侍郎上柱國

汲郡開國公賜紫金魚袋呂大防造道淳深受才

宏毅果蓺以達有孔門三子之風直大而方得坤

爻六二之動久踐右闥蔚爲名臣宜陞左輔之崇

兼綜東臺之務加賦進秩寵數益隆得位與時憂

責彌重於戲若古有訓無競維人崔公建中之風

以除吏八百而致裴垍元和之政以薦士三十而

能惟公乃心何逺之有

    除范純仁太中大夫守尚書右僕射兼

    中書侍郎制     蘇  軾

朕惟朝廷之盛衰常以輔相爲輕重若根本彊固則

精神折衝故蔿呂臣奉已而不在民則晉文無復

憂色汲長孺直諫而守死節則淮南爲之寢謀朕

思得其人付之以政使天下聞風而心服則人主

無爲而日尊咨爾在廷咸聽朕命中大夫同知樞

宻院事上柱國髙平縣開國伯賜紫金魚袋范純

仁器逺任重才周識明進如孟子之敬王退若蕭

生之憂國朕覽觀 仁祖之遺迹永懷慶曆之元

臣强諌不忘喜臧孫之有後戎公是似命召虎以

來宣雖兵政之與聞疑逺猷之未究坐論西省進

貳文昌增秩益封兼隆異數於戲時難得而易失

民難安而易危予欲守在四夷以汝爲偃兵之姚

宋予欲藏於百姓以汝爲息民之蕭曹勉思古人

以稱朕意

    除苗授武泰州軍節度使充殿前副都

    指揮使制      蘇  軾

出緫元戎作先聲於士氣入爲環尹寓軍政於國

容將伸閫外之威以迪師中之吉咨于爾衆朕得

其人侍衛親軍歩軍副都指揮使威武軍節度觀

察留後持節福州軍州事福州刺史上柱國濟南

郡開國公苖授早以異材見稱武略被服忠義有

烈丈夫之風砥礪廉隅得士君子之槩荐楊邊圉

益著勞能抜自衆人旣蒙 先帝之遇遂拜大將

無復一軍之驚祗扈殿巖肅將齋龯予欲少長有

禮而兵可用汝其夙夜在公而令必行於戲愛克

厥威罔功兹爲深戒師衆以順爲武古有成言惟

懋乃衷毋忘朕訓

    除皇伯祖宗晟特起復制

              蘇  軾

曾閔之哀喪不貳事漢唐之舊禮有奪情矧予藩

屏之親實兼臣子之重雖閨門以恩掩義而公侯

以國爲家伯臣司宗職不可曠要絰服事古有成

言非予爾私其聽朕命皇伯祖彰化軍節度涇州

管内觀察處置等使檢校司空開府儀同三司持

節涇州諸軍事涇州刺史判大宗正事上柱國髙

宻郡王宗晟天資純茂德履方嚴襲餘慶於 祖

宗蹈格言於師保典司屬籍克有令名郢客卒業

於浮丘辟疆受知於 先帝允𨤲厥位毋愧昔人

屬此閔凶纍然毀瘠嗟日月之逾邁重職業之久

虚宜復寵名式從權制於戲出居官次非王事不

談退適倚廬讀喪祭之禮則忠孝兩得人無閒言

功名益隆親有顯譽勉服朕訓光昭前聞

    西蕃邈川首領阿里骨加食邑制

              蘇  頌

祭有十倫之義施爵賞以爲先福者百順之名本

忠孝之自出朕祗祓陽館崇嚴禰宫配神穹昊之

尊流澤幅員之廣嘉與卿士同兹慶休便蕃優渥

之恩固無内外之異告于朝寀布乃言綸西蕃邈

川首領河西軍節度凉州管内觀察處置押蕃落

等使金紫光禄大夫檢校太保持節涼州諸軍事

涼州刺史上柱國寧塞郡開國公阿里骨生有軼材

少負偉略禀天地之義氣得秦豳之遺風奠塞外

之封疆繼承列土擁河西之旄龯坐護諸羌長雄

一方作我西屏屬九筵之講禮盛四海之駿奔來

獻其琛實相予祀是用加命王公之數視秩帝傅

之崇增井賦於爰田廣國租於真食於戲爾有時

享嵗貢之恪史不絶書我有餕神觀政之方惠必

及下旣均承於純嘏宜益厲於忠規徃服訓言克

享天祿

    劉昌祚加恩制    蘇  轍

朕因路寢之正舉合宮之祠禮樂法商周之隆車

服兼漢唐之盛出款原廟還享上穹職貢充庭工

師履位兵衛如植旌斾不煩實惟有人以克成禮

殿前副都指揮使武康軍節度洋州管内觀察處

置等使持節洋州諸軍事洋州刺史上柱國彭城

郡開國侯劉昌祚天姿鷙勇惟本忠良結髮征羌

號馬上之飛將授龯臨塞皆關中之要區方西鄙

之須材㑹中軍之謀帥𢌿之旄節之重付之貔虎

之師歸閲浹旬旋聞輯睦逮此熙成之慶賴其宿

衛之勤旣增封爵之崇仍加真食之厚於戲古之

明主立賞以待有功古之賢將有功而恥自列服

予霈澤之異勉爾勲名之思貴當益恭老當益壯

    除文彦博太師河東節度使致仕制

              蘇  轍

周公未嘗之魯老亦居豐留侯晚雖彊飡終不任

事蓋委寄之重初無間然而止足之風所不敢廢

惟我耆舊歷事 祖宗纉服之初復命以位雖師

保之地優佚不煩而丘樊之心朝夕以請布告在

位俾聞髙風太師平章軍國重事上柱國潞國公

文彦博克孝而忠允文且武其在師旅有方召之

勲其在朝廷有崇璟之業士民視其去就夷狄震

其威名時更四朝躬蹈一節 先皇帝愍勞以事

旣許其歸越予訪落之年凛有涉淵之志起之旣

老待以仰成出入五年終始全德進而論道日聞

典訓之言倚以折衝卒靖邊防之警委成功而不

處指莫景以求安勤請屢聞誠心莫奪顧瞻閭井

近在洛師郭氏有永巷之嚴裴公有緑野之勝豈

以簮紱之累久致形氣之勞貴極上公旣無復加

之爵秩分領全晉仍𢌿久還之節旄增廣舊封益

衍真食殫盡人臣之寵歸從父老之遊於戲音聲

不遐尚有就問之禮几杖以俟復期親祀之陪勿

以進退之殊而廢謀猷之告式燕且譽俾壽而康

    文彦博司徒判河南制 曾  布

秉國大均絶席廟堂之上經時常武運籌樽俎之

閒維吾老成多所更踐懇辭幾務徃殿近藩敷告

于廷進疇厥位推忠恊謀崇仁同德經邦賛治守

正保運亮節佐理功臣樞宻使劒南西川節度管

内觀察使處置橋道等使開府儀同三司守司空

檢校太師兼侍中兼羣牧制置使行成都尹上柱

國潞國公文彦博器資宏偉智謨靖深逮事 祖

宗蚤登丞弼周旋左右當四海之具瞻宻勿樞機

實萬邦之爲憲肆予纉御屬在倚毗深惟注意之

勤勉徇均勞之請眷言耆舊宜所褒崇增秩上公

衍封真賦光華故里揭全晉之旌旄偃息名城壯

陪京之屏翰出入中外始終顯榮於戲進而論道

邦則必告嘉猷于后退而承流宣化則必下膏

澤於民惟徃欽哉尚多受祉

    除范純仁觀文殿大學士知頴昌府制

              曽  布

謀謨廟堂入則股肱於大政偃息藩翰出則師帥

於一方維時宗工引疾辭位均逸近輔敷告大庭

通議大夫守尚書左僕射兼中書侍郎上柱國廣

平郡開國公范純仁端良禀於世資樂易成於天

性有砥名厲行之志有面折廷爭之風越自 累

朝𡫏更華選曁沖人之嗣服適文母之仰成咨于

臣鄰付以宥宻一踐樞要再秉國均朕恭已紹庭

嚮明圖治緝熙緒業追遹先猷方有望於弼諧遽

固辭於機務重違爾志姑即厥安增視秩之榮名

進陪封之寵數式隆體貌何吝眷私於戲論道經

邦常在倚毗之地承流宣化勿忘勵翼之心祗服

朕言徃共爾位

    立皇后孟氏制    梁  燾

正家者義之先天下從而定矣大昬者禮之本聖

王所以重焉朕繼體持盈側身思永方切基圖之

固敢娛宫室之安太母以萬世爲心命䖍宗事之

重大臣以兩極陳義請建坤儀之尊謂王道之大

所由興故人倫之始不可緩明揚德閥之懿簡在

慈闈之公欽承温詔之音俾正中宮之位載蠲吉

日敷告大庭故侍衛親軍馬軍都虞𠋫眉州防禦

使贈太師孟元孫女忠孝令門善慶奕世幽閑專

靜藹聞和聲婉睦惠慈雅應柔則天作之合文定

厥祥人謀恊從龜告并吉是宜入聽内職輔宣外

和式瞻禕翟之章上直軒龍之象嘉典大備並行

今古之情文盛德有開增美國家之治理於戲惟

恭儉爲冨貴之守惟憂勤爲康樂之資如關雎之

進賢則可以基風化之成如樛木之逮下則可以

將福履之盛用久乃濟匪𥘉其難勉爾欽修以法

三宫之端一相予顯祀以崇七廟之清明垂光紫

庭襲譽彤管可立爲皇后

    徐王改封冀王制   范  祖禹

周尊公旦倚爲四輔之師漢重王蒼位處二公之

上及我 仁祖加禮荆王顧惟沖人敢後叔父誕

敷明命播告治廷皇叔永興鳳翔等軍節度管内

觀察處置等使守太尉開府儀同三司雍州牧兼

鳳翔牧上柱國徐王賜詔書不名顥禀訓 英皇

同氣 神考仁義根于天性孝友冠于人倫昔在

先朝蚤膺異數迨 宣后九年之政無愛子一毫

之私追惟崇慶之功罔極 昊天之報方畢太宮

之祔饗莫先尊屬之褒嘉是用登拜師垣仍聮使

節徹彼徐土受兹冀方内奨皇家外綏侯服進陪

多賦衍食真封於戲並建親賢實爲社稷之衛益

彊藩屏用承 祖考之休徃膺典𠕋之光永介壽

祺之祉式昭令德無愧前人

    除向宗良檢校司空充醴泉觀使昭信

    軍節度使制     曾  肇

昔周盛世則有申伯之良翰在漢懿親則有少君

之長者眷吾仲舅蚤著賢稱登進寵名誕敷詔號

醴泉觀使奉國軍節度明州管内觀察處置等使

持節明州諸軍事明州刺史上護軍河内郡開國

公向宗良席慶深厚秉德粹温富貴無自滿之心

恭孝有夙成之質肆朕承祧之始首膺授龯之榮

兹屬東朝亟還大政念崇德報功之誼將錫異恩

守右賢左戚之規莫回慈㫖换節瀕江之地參華

空土之名增衍户租併申朕志於戲維我太母有

勞皇家方其艱虞則出任社稷之重及底康靖則

還就宮闈之安動靜必惟其時進退靡失其正而

猶鑒觀前載深抑外親爾其念長樂之好謙思文

簡之垂𥙿益堅素履永保令名

    除皇弟似守太保依前開府儀同三司

    蔡王充保平鎮安等軍節度使制

              曾  肇

朕惟本朝之制厚公族之恩列第京師不忍使之

去國兼榮將相未嘗責以治民豈惟致光宗嫌名叙之

仁抑亦隆夾輔之勢矧吾寵弟實位真王念方屬

於妙齡將即安於外邸雖云宻邇能不疚懐肆舉

徽章用孚羣聽皇弟武昌武成等軍節度鄂州滑

州管内觀察處置等使守司徒開府儀同三司持

節都督鄂州滑州諸軍事鄂州滑州刺史上柱國

蔡王似出神明之冑鍾禖祝之祥氣禀温良生知

遜悌雅愛圖書之習夙堅忠孝之誠桐葉䟽封已

侈盤維之寄棣華致好毎光宗嫌名和樂之私比遵朝

著之趨尚處宮隅之邃屢觀啓奏祈避禁嚴志雖

莫回情實未忍思在宗之誼豈忘原隰之裒顧開

府以時難廢國家之典廼蠲穀旦增峻官儀更兩

鎮之節旄正三師之位叙兼陪井賦益壯宗藩於

戲周誥孟侯則曰無康好逸漢詔諸子亦云無邇

宵人蓋位不期驕者人情之常寵至益戒者前哲

所尚徃服休命永綏令名

    除曾布右僕射制   曾  肇

左右置相以緫吾喉舌之司東西分臺以斡我鈞

衡之任居中如鼎足之峙承上若台符之聮相須

而成闕一不可廼登次輔以告大廷左光祿大夫

知樞宻院事上柱國魯郡開國公曾布敏識造㣲

懿文貫道器周小大之用智適古今之宜𬒳 神

考特達之知亟躋禁從膺 先朝倚注之重久執

事樞而能悉心公家宣力夙夜忠以迪上誼不辭

難憂勤百爲壯老一節肆朕纂臨之始尤嘉翼戴

之勞參稽師言圖任舊德文昌端揆之列紫微陪

侍之班合兹寵名作我近弼仍遷階品增衍户封

於戲朕有休息百姓之心汝則覿文而匿武朕有

綜覈庶工之志汝則務實而去華以至甄序材良

光宗嫌名奨正直澄清風俗振肅紀綱使萬物各得其

平無一夫或失其所汝之職也尚徃欽哉

    復元祐皇后制       京

朕紹休 列聖承訓東朝施惠行仁旣誕孚於有

衆念今追徃用光宗嫌名叙於我家廢后孟氏頃自勲

門嬪于王室得罪 先帝退處道宮逮兹累年克

庸祗德皇太后念仙遊之寖邈撫前事以興悲惻

然深矜示不終廢申崇位叙還復宮庭乃詔輔臣

具依審議雖元符建號已位於中宮而 永泰上

賔無嫌於並后於戲原情起義蓋示親親之恩克

已慎身宜成婦婦之道其率循於懿範以上答於

深仁徃服茂恩永膺多福

    蔡京降太子少保致仕制

              張  閣

政事所寄尤嚴誤國之誅人臣之姦莫重欺君之

罪我有常憲揚于大庭太師致仕楚國公蔡京頃

以時才久膺柄任兩冠台衡之峻三登公衮之崇

庶圖爾庸以弼予治而緫秉機務出入八年事𡫏

紊於將來謀悉違於初議擅作威福妄興事功輕

爵禄以示私恩濫錫予以蠧邦用借助姻婭宻布

要途聚引兇邪合成死黨以至假利民以決興化

之水託祝聖以飾臨平之山豈曰懷忠殆将徼福

屢有告陳之迹毎連狂悖之嫌雖僅上於印章猶

久留於里第偃蹇弗避傲睨罔悛致帝意之未孚

昭星文而申譴言章繼上公議靡容固欲用恩難

以屈法宜禠師臣之秩俾參宮保之官聊慰羣情

尚爲寛典於戲天事尚象明罰所以弭灾人道惡

盈省躬所以引咎徃欽善貸無重後愆



皇朝文鑑卷第三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