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六 皇朝文鑑 卷第十七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八

皇朝文鑑巻第十七

 五言古詩

   分題得癭木壺     吕  公著

   𭔃題徑山懐郎簡侍郎  張  瓌

   過介甫歸偶成詩    曽  鞏

   劉景升祠       曽  鞏

   看白雲愛而成詩    狄  遵度

   哀老婦        李  泰伯

   悠悠西江水送李殿丞  王  回

   魯恭太師廟      韓  維

   服除送兄弟還都    韓  維

   靈溝道中       韓  維

   謁孔先生       韓  維

   下橫嶺望寧極舎    韓  維

   景仁示去歳所賦菊屏菊塔二詩輒以一

     篇答之      韓  維

   讀書         傅  堯俞

   舉舉媚學子      王  令

   呼雞         王  令

   秋懷         王  令

   雜詩         王  令

   采選示王聖美葛子明諸友

              王  令

   介亭         孫  覺

   讀魏丗家       王  安國

   夏日獨居二首     王  安國

   堂上有遺羶      王  安國

   忘言         王  安國

   異服         王  陶

   採鳬茈        鄭  獬

   兵器         陶  弼

   送同年蒲叔範察判杭州監酒

              王  疇

   四事         邵  雍

   髙竹         邵  雍

   巢鳥         張  光

   臨水         黃  亢

   次韻和子儀問蟬    黃  庶

   自警         范  純仁

   檢覆郟城旱田示同官及𭔃河南諸賢

              劉  攽

   雜詩         劉  攽

   齊魯         劉  攽

   擬古         劉  攽

   漕舟         沈  文通

   題福唐津亭      陳  烈

    分題得癭木壷    吕  公著

天地産衆材任材謂之智棟桷與楹杙小大無有

棄方者以矩度圓者中規制嗟爾木之癭何異肉

有贅生成擁腫姿賦象難取類櫽括所不施鈎繩

爲爾廢大匠睨而徃惻然乃有意孰非造化功而

終朽不器刳剔虚其中朱漆爲之僞𨟉漿挹酒醴

施用惟其利犧象非不珍金罍豈不貴設之於楹

階十目肯注視幸因左右容反見謂竒異人之於

才性夫豈逺於是性雖有不善在教之揉勵才亡

不可用由上所措置飾陋就其長皆得爲良士執

一以廢百衆功何由備是惟聖人心能通天下志

    寄題徑山懷郎簡侍郎 張  瓌

天地一洲渚北平南欹危幽并深以厚江淛清且

竒武林頗英秀川匯仍山卑應接殫天巧類非人

力爲徑山㝡佳處有巖稱玉芝居防俗士駕地乃

賢人宜郎公留名德平時爲羽儀引年歸故里不

復衣朝衣留侯黄石心白𫝊香山期結宇名勝外

日與塵事違泉石景物狀盡在諸賢詩伊予來東

藩濫持使者麾平生愛山水弗憚命駕之當𠋫秋

風高逺造巖下扉澣濯纓上塵散歩松閒綦未能

繼高躅聊用慰所思

    過介甫歸偶成    曾  鞏

結文謂無嫌忠告期有補直道詎非難盡言竟多

迕知者尚復然悠悠誰可語

    劉景升祠      曾  鞏

景升得二蒯坐論勝凶殘正當䘮亂時能使憔悴

寛繽紛多士至肅穆萬里安能收衆材助圖大信

不難諸公龍鳯姿有待乆盤桓得一固足興致之

豈無端廼獨采樗櫟不知取椅檀蓋云器有極在

理良足歎

    看白雲愛而成詩   狄  遵度

秋風吹白雲觸處自何谷初猶半洞門欻出遍巖

腹零落依水湄片叚挂枯木餘影透微白滅跡混

空緑煙蘿自蘙薈島漵徒縈曲安知蒼梧野下覆

猿鳥哭誰能乆徘徊返顧視黄鵠

    哀老婦       李  泰伯

里中一老婦行行啼路隅自悼未亡人暮年從二

夫寡時十八九嫁時六十餘昔日遺腹兒今兹垂

白鬚子豈不欲養母豈不懷居繇役及下户財盡

無所輸異籍幸可免嫁母乃良圖牽車送出門急

若盗賊驅兒孫孫有婦小大攀且呼回頭與永訣

欲死無刑誅我時聞此言爲之長歎嗚天民固有

窮鰥寡實其徒仁政先四者著在孟軻書吾 君

務復古旦旦師黄虞赦書求節婦許與旌門閭繄

爾愚婦人豈曰禮所拘蓬茨四十年不知形影孤

州縣莫能察詔㫖成徒虚而況賦役閒羣小所同

趨姦欺至骨髓公利未錙銖良田歳歳賣存者唯

萊汙兄弟欲離散母子因變渝天地豈非大曽不

容爾軀嗟嗟孝治主早晚能聞諸吾言又無位反

袂空漣如

    悠悠西江水送李殿丞 王  回

殿中丞李侯清叔筦頴之酒事三年入朝闕下將

别其徃還寮友皆索言焉長樂王回辱清叔之交

㝡深而慕其才志魁特將有以成功名於世也以

謂挾此才潜此志者第循其本而完之則物之應

者自廣然功名之成否豈足道哉故作悠悠西江

水詩一章以興其義塞清叔之索而聊冩其意云

悠悠西江水浩浩拍兩涯深㵠含淵潭澄澄露陂

池介鱗育性命跳泳各適宜人謀濟任途航楫又

㳂洄飄風吼天地白浪相飜豗旁觀駭非常水德

自不虧風收浪還恬狎者終何疑賢豪應丗務有

本亦若兹剛明發其用愷悌以成之外物雖横來

我心固如夷功名豈足道請監江水詩

    魯恭太師廟     韓  維

善教邈無跡其流在民心君看魯太師廟食猶至

今豈如文俗士朱墨坐浮沉趨營止目前不顧患

害深去漢餘千載此弊竟相尋我行道祠下感激

爲悲吟不見田雉馴啼鵶空滿林

    服除送兄弟還都   韓  維

日月忽已逺再見新榖升䘮期有常數吉我衣與

纓俯仰自悲吒淚下肝膽崩尚惟立身報未即泯

餘生肅肅忠憲公秉德輔休明報國有遺意訓言

猶在聽况兹丗厚恩兄弟秩王庭一朝出門去事

業各有營上當答君仁下以爲親榮獨此抱痾瘵

謝喧守柴荆掃冢奉時祭履田課春耕既無公家

責聊徇狷者情出處雖云異要以道爲程

    靈溝道中      韓  維

春風來無迹泱莽天地和羣生樂時陽衆鳥舞且

歌嗟爾道傍叟寒餒獨見羅短席不自蔽皮骨橕

枯柯呼童問所以口噤不得哦所見且如此況餘

生齒多吾聞古三代仁術固匪他老㓜孤洎疾餼

養平不頗斯道乆寂寞吾悲其柰何

    謁孔先生      韓  維

月出高樹枝影動酒樽處樹深月色薄稍以燈火

助主人喜我過斟酌亦云屢於時幸無累所談非

近務涼風自逺至清景淡吾慮方斯西山秋歷覽

陪杖屨

    下橫嶺望寧極舎   韓  維

驅車下峻坂西走龍陽道青煙人㡬家緑野山四

抱鳥啼春意闌林變夏隂早應近先生廬民風亦

淳好

    景仁示去歳所賦菊屏菊塔二詩輒以

    一篇答之      韓  維

斯民去古逺日與巧僞遷粲粲黄金花揉屈同杯

棬列屏聳浮圖光彩生盤筵匪惟悅羣兒愛詠及

華顛我欲叱園吏解結除其編萬物有本性各使

歸自然

    讀書        傅  堯俞

吾屋雖喧卑頗不甚蕪穢置席屋中閒坐臥羣書

内橫風吹急雨入屋洒我背展巻殊未知心與昔

人㑹有客自外來笑我苦癡昩且問何爲爾我初

尚不對强我不得已起答客亦退聊復得此心沾

濕安足悔

    舉舉媚學子     王  令

舉舉媚學子居曰不吾知知而有不能無乃失於

欺不知未爲患不欺浩難期咄哉天下懷何以天

下爲

    呼雞        王  令

雞呼雞來前犬嗾犬至止夫豈必可召役以食乃

爾今吾曷爲悲人而雞犬爲自計無自存西山謝

夷齊

    秋懐        王  令

槭槭庭樹葉朝零非昔稠呦呦草虫鳴暮急曉未

休爾虫無不平豈亦有哀憂胡爲勞呻吟與士感

傷投壯士亦何者哀哦與虫酬所抱不列陳調苦

難謡謳極目有逺見直懐羞曲求蒿䔧襲乆安功

名忘前收日月忽未幾天地今復秋少壯負所懐

老大安能謀生無及人功死骨埋泉羞胡爲不奮

飛徒與寒餓讎

    雜詩        王  令

古人重非道飢不苟豆羮有爲非其心或不脫冕

行如何後丗人以官業其生鄙哉樂欺人猶以學

爲名

    采選示王聖美葛子明諸友

              王  令

酒樽厭運行衆客喧已醉忽得簿上籍共出聲名

外孤昻忽雄軒泯黙亦馴致追爭相後先得失自

愚智隨時有能稱逐釁得訶訾雖非人力爲適與

天幸值或競以禍覆亦有終自遂卒無及物效徒

有高人氣回樽變新局忽若已異丗嗟人乆以迷

高爵樂自嗜誰爲衎衎飽競逐孜孜利矜驕侈雄

奢摧折嘆淹滯昬昬忘所大擾擾爭其細安知茫

昩閒身非天所戲是非未暇辨歡戚先已至退之

昔裁詩頗以豪橫恃暮年意氣得金玉多自慰買

居紀廂榮顧影樂冠佩喜將閭巷好持與妻子議

彼哉何足道進退兹焉係安知九列榮顧是德所

累寧論聖人爲適莫固以義有時曲肱樂不以易

冨貴吾曹頗勉脩兹道乆自詣何必問浮雲斯理

固可視

    介亭        孫  覺

眞人昔未起奔鹿駭四方連延天目山兩乳百里

長有地跨江海無種生侯王中霄燎穹旻列石表

壇場朱旗大梁野英氣吞八荒寥寥百年後故物

亦已亡所餘彼巉巖峯巔屹相望主人承明老星

斗工文章築亭紫霄上坐客蒼株旁攀雲弄明月

曉星生扶桑禹山隔波濤簡書永埋藏願逢希夷

使水土還故常

    讀魏丗家      王  安國

亹亹談先王古今誰有得施爲雖緒餘要在情不

匿嗟彼三代後淪胥入戰國翟璜聞一言僶俛慙

李克論材稱權衡輕重無物惑吾心能如此乃可

任人責

    夏日獨居二首    王  安國

竹苗敷夏隂蘿蔓蔽朝亮感此節物佳百骸適無

恙委蛇投廣厦蕭瑟絶遺響稍讎簡編餘俄得冠

裾放身雖勢利乖心遂弦歌尚黙然想聖賢游丗

無得䘮抱關秉翟閒未分棄冗長人生適意難聊

各安所郷

晳晳池沼鯈緑萍隨下上黳黳堂廡燕白晝容俛

仰顧我亦晏如環廬花藥長無材助太平得地幸

閒曠稍披千古書日覺神明王乘閒盼物情自適

忘外奬涵濡覆載仁誰廢魚麗唱黄塵洮隴戍黑

霧荆衡饟奔波暍道邊畢命營邊障吾此獨何爲

飛潜樂能饗何時聞解嚴慰彼西南望當使少陵

翁得見廉恥將

    堂上有遺羶     王  安國

堂上有遺羶堂下無聚蟻但知嗜欲求不必風雨

至客方笑營營貪得故無幾安知萬類中趨舍忘

彼已天乎顧人寰等是一時戲受形巨細分阽患

後先爾浸滛蚍蜉生穴柱從此始莊生亦知言信

矣當棄智

    忘言        王  安國

宋國旌孝子東門毁以斃楚王好細腰後宫餒而

殪物情信可憐徇外易生死身存寵可誇亡矣安

所恃吾今思彼哉未足語擇利擾擾智驚愚卑卑

學阿丗吹嘘出虹蜺頓挫入塵滓愛憎雖人爲榮

辱乃天使恩無斯須懐怨已塞天地百年呼吸中

毫髪誰豫已逹者黙然窺隂陽驅意氣始終本何

有一息累萬丗由來適人適宿昔多如此喟余聊

自欲安得忘言士

    異服        王  陶

辛有歎被髪趙靈喜胡服遂成陸渾戎終有沙丘

辱用夷反變夏亡禮以從俗先王仁義術詎用此

求福齊桓九合功不以兵車轂仲尼歎微管幾爲

左袵屬爾來豪俠兒徃徃異装束耀武何必然禦

戎有前躅余敢告司關異服宜禁肅

    採鳬茈       鄭  𧴛

朝携一筐出暮携一筐歸十指欲流血且急眼前

飢官倉豈無粟粒粒藏珠璣一粒不出倉倉中羣

䑕肥

    兵器        陶  弼

五代乏真主姧雄何僣僞横磨闊刃劒白日相篡

弑我宋有 神祖潜德動天意故天意若曰徃爲

我之嗣 神祖拜稽首乃即皇帝位不惠兆民樂

不怒諸侯畏顛倒執玉帛奔走恐後至大商國三

分一朝有其二 太宗以義撫 真宗以仁治王

道竹箭直誦聲金鼎沸獨有隂山戎時時冦邊地

天子赫斯怒大警廵澶衛射殺右賢王遂斷匈奴

臂狼心帖然服結好同昆弟自此兩河閒寂寂無

戎備卒閑喜夜歌將老貪春睡自此爲太平恍逾

三十歳戎昊乘我閒南馳賀蘭騎陽關乆夜開樞

朽不可閉陣雲起秦雍殺氣橫涇渭使臣股慄奏

宰相瞋目議僉曰亟發兵豎子坑甚易倉惶築邊

壘未戰力先瘁逼廹開庫兵土蝕鋒鋩脆防秋採

舊屯推轂謀新寄舊屯老且死少者無實藝良由

不訓練手足迷擊刺新寄将家子從小生冨貴六

韜未嘗讀口但知肉味師復從中御進退由𨵽寺

權輕號令冗兩戰無遺類曹公棄七軍晉人獲三

帥吾兵自此䘮有詔新其製此器不預設一旦何

從致朝廷急郡縣郡縣急官吏官吏無它術下責

蚩蚩輩耕牛拔筋角飛鳥秃翎翅簳截㑹稽空鐵

烹堇山碎供億稍後期鞭扑異他罪愁氛壅太虚

霽景晝冥晦我聞郭汾陽料敵多竒異單箠諭突

厥蕃長SKchar雙墜又聞李西平臨戎有英氣身著紅

錦袍懐光肝膽碎是知用兵術在人不在器君耳

舜高聽君目舜明視願採謀略長勿倚干戈鋭

    送同年蒲叔範察判杭州監酒

              王  疇

釋之乆未調王粲嘗從軍謂言塞垣事壮氣横風

雲育材幸明代薦賢無令君如何漢酤冗沉此荆

山珍萍氏本幾酒周官有彛倫孝武事攘郤志清

天地屯連兵無時已四海蕭然貧官始操釀具𣙜

之飽師人利源一以洩頽波蕩無垠糜榖費耒耜

良糵爭清醇酒禁著律令犯笞及其身狂藥乃䧟

穽傷哉堯舜民炎靈屬我 后天資英且仁邦力

早雄冨漢制仍相循歳賦二千萬經入固已勤

天下酒科歳𫉬緡如此彌年擁武節乘邊清國氛雄雄百萬

師跨邁聮燕秦仰給傾府庫賞賚圖戎勲加斂猶

不足返古當何云杭城東南劇地將湖海鄰𣙜利

冠天下旗亭壓重闉彼雖斗筲職亦擇才英臣風

露氣已肅溪潭寒彌新沙榜朝泛泛吳濤暮沄沄

南州近牛斗氣象雄霜旻汀楓變老枿赤葉晴相

紛嘗茶泊幽寺觀魚下輕䑳行當收翹楚寧復混

蒸薪無爲狎吳叟坐戀秋江蓴

    四事        邵  雍

㑹有四不赴時有四不出公㑹生㑹廣㑹醵㑹大寒大暑大風大雨

貴亦無賤無固亦無必里閈閑過從身安心自逸

如此三十年幸逢太平日

    高竹        邵  雍

高竹碧相倚自能發餘清時時微風來萬葉同一

聲道汙得夷理物虚含逺情階前閑歩人意思何

清平

    巢鳥        張  先

烏啼東南林危巢鶵五六心在安巢枝一日千徃

復脫網得羣食入口不入腹窮生俾反哺豈能報

成育

    臨水        黄  亢

人生朝復暮水波流不駐去年咋日水今日到何

處惆悵雨殘花嫣紅隨水去花落水東流識盡人

生事

    次韻和子儀問蟬   黄  庶

落日掛樹閒長我亭下隂園林動秋意髙蟬忽微

吟清風轉餘聲杳若下逺岑微物感時節鏗鍧吐

商金古樂乆破碎兹虫抱金音荒忽尚偃蹇激起

壯士心願爲秋蟬操被之朱絲琴

    自警        范  純仁

憶昔爲小官位卑職易營朋知喜其勤民口亦見

稱中閒忝臺諌已覺言難行然賴識者恕尚謂無

欹傾數年忽遭遇用大過其能名虚稱不實任重

力難勝具瞻不可欺舉動招譏評士論因不與自

知亦甚明祿厚難報答徒兹驕侈萌子孫忘艱難

服用饒誇矜清白素風減冗長浮費增親舊多責

望厚薄貽怨憎貧賤勝富貴古語信可慿請病䝉

罷免方幸憂責輕俄復統一道撫民帥邊兵冦狂

適偃蹇民疲未蘇醒勝負繫司命休戚及羣氓細

務委將佐大事禀朝廷所禀有違從委擇有不精

差失雖豪釐致敗或丘陵殞身何足道誤國玷家

聲可不常惕懼臨淵履春冰庶幾免危溢書此爲

心銘

    檢覆郟城旱田示同官及寄河南諸賢

              劉  攽

昔歳歉無年今夌仍荐飢罷民去南畒賤價捐東

菑藉藉道路閒餓者何纍纍藜藿不充腸𦬼然旄

與倪嗟我祿代耕每食爲不怡徒懐仲由志身賤

郍得施屬城上民訟比牒皆苦詞奉詔實有無百

聞謝一窺星言説桑田行與父老期觸熱不敢休

重趼寧告疲郊原赤如赭秉穂無孑遺𦾜藝不可

分四旁生蒺䔧流行誠代有愚弱豈易欺附上亦

有刑殘下罪攸司鄙夫不忍此告吏咸赦之庶兹

咻噢恩足以蘇惸嫠大農急經費言利析毫釐二

吾猶不足一切寜謂宜國僑敏爭承鄭邑用不危

馮援焚劵書田氏人若歸區區二小邦兩士能若

斯當官在必行匪石安可移諸公悉吾友此志良

弗非當令徇路人一聽狂者詩

    雜詩        劉  攽

齊有梁丘據𣈆有樂王鮒據能愛晏嬰鮒欲殘叔

譽二臣嬖兩朝事君爲悦豫景有尚賢志據逆以

爲助平失宥善心鮒乃速其去毋以據爲賢易地

則同𧼈丈夫處丗閒必有遇不遇豈無覺者乎正

色君亦悟區區嬖幸徒何忍就朋附

    齊魯        劉  攽

齊魯大儒師專門盛章句應物非己長何以責成

務乃其忠孝心足以事君父不如商利徒反道趨

詭遇剥牀以及膚泉貨山嶽聚賜金再百斤封邑

成千户若母天事變豈不厚且固商鞅既誅夷桑

羊亦刀鋸寄言逢衣人施施幸安步

    擬古        劉  攽

老萊隠窮楚因與時丗隔暮歸恠車轍夜起辟山

澤若人不可見況肯低顔色安知叢臺下一旦三

千客西遷竟不還嗟哉莫良畫

    漕舟        沈  文通

漕舟上太倉一鍾且千金太倉無陳積漕舟來無

極畿兵已十萬三垂戍更多廟堂方濟師將柰東

南何

    題福唐津亭     陳  烈

溪山龍虎蟠溪水鼔角喧中宵郷夢破六月夜衾

寒風雨生殘樹蛟龍喜怒瀾慇勤祝舟子移棹過

前灘






皇朝文鑑巻第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