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皇朝文鑑 卷第十六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七

皇朝文鑑巻第十六

 五言古詩

   檢書         蘇  舜欽

   感興         蘇  舜欽

   哭尹師魯       蘇  舜欽

   秋懐         江  休復

   同持國𪧐太學官舎   江  休復

   牟駞岡閱馬      江  休復

   許希         顔  太𥘉

   東州逸黨       顔  太𥘉

   贈張績禹功      石  介

   小孤山        劉  敞

   雜詩效玉川體     劉  敞

   雜詩二首       劉  敞

   示張直温       劉  敞

   朝乗         劉  敞

   哀張子厚先生     司馬 光

   今古路        司馬 光

   漢文帝        王  安石

   戴不勝        王  安石

   司馬遷        王  安石

   楊雄         王  安石

   楊劉         王  安石

   日出堂上飲      王  安石

   我欲往滄海      王  安石

   少狂喜文章      王  安石

   今日非昨日      王  安石

   田漏         王  安石

   送潮州吕使者     王  安石

   雜詠         王  安石

   謝公泰安御名       王         安石

   同昌叔賦鴈奴     王  安石

   寓言四首       王  安石

   遊土山示山蔡天啓   王  安石

   夜夢與和甫別覺而有作 王  安石

   獨臥有懷       王  安石

    檢書        蘇  舜欽

煩心思所持屏事入小閤踾撲下塵梁侈哆張敗

笈雨爛百數畨虫食三四夾軒昻醉墨閙纎悉新

書雜魚子或破碎蠶兒尚狎恰快心伯長文䟦尾

清臣榻㓜辭反知進故句時自愜墜亡多玩愛存

聚必劵帖踈密交及戚前後生與誨束儼父師

寒暑布兒妾謔浪突忽還私匿情再接愴事涕涔

涔憫時歎𠴲𠴲一餉誠寂寞千里遽㑹合遊心到

句涌開眼見苕霅京華歷歷復節物忩忩渉恍爾

驚異方遁去乃幾臘回頭厭襞積舉體覺疲𦬼束

閣聊欠伸夢斷風一颯

    感興        蘇  舜欽

後寝藏衣冠前廟宅神主吾聞諸禮經此制出中

古秦嬴食先法乃復祭於墓漢衣以月遊於道蓋

無取宣帝尊祖廟失制徧九土孝元酌前文一旦

悉除去魏帝樂銅臺遺令置歌舞昏嗣竟從之此

事狂夫阻唐制益紛華諸陵鎻嬪御曠女日哀吟

於先亦奚補吾廟 三聖人乘雲不可覩威靈已

霄漢 嗣皇念 宗祖繪事移天光刻象肖神武

徧勑舊遊地輸材起宫宇階墄釦以金牆壁衣之

黼功旣即奉迎法仗疊簫鼓玩好擇珍竒目奪不

可數三京佛老家已有十數處朝家雖奉先越禮

古不許君不祭臣僕父不祭支庶丹楹豈非孝聖

貶甚蕭斧大祀當以時寝廟即其所惜哉恭儉徳

乃爲侈所盬痛乎神聖姿遂與夷爲侣蒼生何其

愚瞻歎走旁午賤子私自歎傷時淚如雨

    哭尹師魯      蘇  舜欽

前年子漸死予哭大江頭今年師魯死予方旅長

洲初聞尚疑惑涕淚已不收舉盃欲向口荆棘生

咽喉憶初定交時後前穆與歐君顔白如霜君語

清如流予年又甚少學古衆所羞君欲舉㧞萃聲

偶日抉搜不鄙吾學異推尊謂前脩今踰二十年

迹遠心甚稠後㑹國南門夜談雪滿樓青燈照素

髪酒闌氣益遒昨君握兵柄節制關外侯予才入

册府俄作中都囚飛章力辯雪危言動前旒時雖

不見省凛凛壓衆媮旋聞君下獄六月送渭州渭

州舊治所昔擁萬𧴀貅堂中坐玉帳堂下森蛇矛

令嚴山石裂恩煦春色浮釁生無根牙衆言起愆

尤返來入狴犴吏對安可詶法冠巧椎拍刺骨不

肯抽削秩貶漢東驅廹日置郵窮塗無一簮百口

誰相賙諸子繼死亡清血漬兩眸貿然幾䘮明憤

苦結不瘳君性本剛峭安可小屈柔暴罹此寃辱

苟活何所求人閒不見容不若地下遊又疑天憎

善專與惡報讎二竪潜膏肓衆鬼來揶𢋅棄𡱈奔

南陽後事得所投心膽尚卓𣂈精明已彌留生平

經緯才蕭瑟掩一丘青天自芒芒長夜何悠悠萬

物孰不死死常在嚴秋君齒方盛壮衆期樹風猷

二邊况横猾四海皆瘡疣斯時忽云亡孰爲朝廷

憂予方編呉氓日自親鋤耰無縁匐匍救兀兀空

悲愁時思荘生言所樂唯髑髏物理不可詰此説

誠㝡優

    秋懐        江  休復

西風萬里至曠然天地秋暮雨生夕涼百蟲鳴啾

啾楚山曉蒼蒼楚水亦悠悠騷人試登臨感物增

離憂所思在遐方欲徃路阻脩香草有蕙𮎼嘉樹

有梧楸白露委芳馨彫零使我愁窮年倦羈窘江

湖思舊游紉蘭製芰荷飄泛一葉舟肆情雲水間

意適何所求

    同持國宿太學官舍  江  休復

翳翳雲月薄冷冷雪風清學省夜岑寂天街斷人

行廣庭層閣隂尋廊歩餘明松篠遞遥響如聞絃

誦聲悠悠子佩詩講坐塵埃生廻就直舍休亹亹

談道精心㑹境物融泯然遺丗營寒眠屢展轉寤

言冩素誠

    牟駞岡閲馬     江  休復

牧馬散近坰閲視乘高秋駞岡似沙𫟍堆阜帶川

洲坡陁故梁城縈薄西南陬連棚映林樾星羅倚

層丘回風吹陣雲奔騰歘來游野性脱羈馽飲齕

遂所求腹幹頗肥張鬱怒何彪休羣敺驟麋鹿逸

勢凌蛟虬軍戎選輕捷和鑾御調柔毛物有千名

衆美歸驊騮梁王愁思臺佛刹居上頭朅來一慿

眺遺墟莽悠悠信陵骨已朽巖穴誰見收當時英

豪軰事逐東波流置酒臨風軒聊以紓煩憂

    許希        顔  太初

鍼工許希下蔡人住梁門西市三十年及天聖中

皇躬遺裕有内戚達其姓名 上召見三進鍼而

疾平面授尚藥奉御其賜予不可勝紀謝恩畢西

向而拜 上詢其故奏曰臣拜本師扁鵲也 上

惜其用心不忘本給錢五十萬爲立祠封曰靈應

侯或曰人生乎世愼乎習希失其習者也使希不

習醫而習儒其遇主之日不忘先師明矣若然則

讀書爲儒乗時取富貴高冠長劒昻昻廟堂之上

自負自得不知素王之力者許希之罪人也因爲

詩云

京城名利塗車馬相奔馳其間取冨貴徃徃輸巫

醫前後十數軰身沒名已隳獨有許希者藴蓄何

瑰竒始自下蔡來所處尤喧卑西市三十年汨汨

無人知一朝仗至藝驟登文石墀三鍼愈 上疾

神速不移時酬以六尚官著藉通端闈旌以三品

服佩紫垂金龜于時稱謝畢西向復陳儀當宁驚

且問歷歷宣其辭臣傳扁鵲術遇主今得施特此

一展謝臣心不自私

主上惜其意擊賞爲嘘唏仍給水衡錢國西命立

祠復加靈應號金額照華榱自此輦轂下求禱何

祁祁我過慶成坊見之心且悲秦醫術雖妙五腑

及四肢所習得其人千齡祀不虧魯聖術至大帝

道與民彜所習非其人一朝反相持小吏師荀況

竊爲辯説資作相勸焚書詐云愚蚩蚩後之爲儒

者其心皆李斯昔在布衣日動守先王規朝談十

二經夕誦三百詩依憑稽古力榮進無他岐及居

廟堂上劒長冠峩巍自謂天所賦焉知有宣尼宣

尼斷襲封十經寒暑移他姓爲邑官郷老皆驚疑

上章寝不報九重遭面欺諌官不舉失御史不言

非盡爲許希笑得路忘先師

    東州逸黨      顔  太初

天之有常度𨇠次絶乖離地之有常理沉潜無變

虧人之有常道高下遵軌儀三才各定位萬古永

不移二儀設有變修徳可以祈人道或反常其亂

何由支昔在典午朝國祚向陵夷日向中夜出赫

赫來東陲地向太極裂中有蒼鵝飛高厚灾且異

人妖亦繁滋始有竹林民怪誕名不羈次有夷甫

輩高談慕無爲沉湎多越禮阮籍兼輔之虛名能

飾詐光逸與王尼何曾有先見不能救其衰張華

徒竭力無以扶其危至今西𣈆書讀之堪涕洟爾

來歷千年 炎宋運重熈東州有逸黨尊大自相

推號曰方外友蕩然絶四維六籍被詆訶三皇遭

毁訾坑儒愚黔首快哉秦李斯與丗立憲度迂哉

魯先師流宕終忘反惡聞有民彜或爲童牧飲垂

髽以相嬉或作概量歌無非市井辭或作薤露喝

發聲令人悲或稱重氣義金帛不爲貲或曰外形

骸頂踵了無絲塵聚復優雜何者爲尊卑遥聞風

波民未見如調飢偶逢紳帶士相對如拘縻不知

二紀來此風肇自誰都縁極顯地多用寜馨兒斯

人之一喝翕然天下隨斯人之一趨靡然天下馳

郷老爲品状不以逸爲嗤宗伯主計偕不以逸爲

非私庭訓弟子多以逸爲冝公朝論人物飜以逸

爲竒家國盡爲逸禮法從何施我常病其事中夜

起思惟平地三尺限空車登無岐重載歷百仞所

來因陵遲萬一染成俗雖悔何由追衆人皆若夢

焉能分其麋衆人皆若醉不知啜其醨天下皆病

痿俾誰就魯醫天下皆病狂何暇炙其眉幸有名

教黨可與決雄雌所嗟九品賤不得立文墀賈誼

唯慟哭梁鴻空五噫終削南山竹冒死指其疵願

乘九廟靈感悟宸心知赫爾奮獨斷去邪在勿疑

分捕復大索憸人無孑遺大者肆朝市其徒竄海

湄殺一以戒萬是曰政之基千奴共一膽膽破衆

自隳無使永嘉風敗亂昇平時

    贈張績禹功     石  介

李唐元和間文人如蠭起李翺與李觀言雄破姦

宄孟郊及張籍詩苦動天地持正不退讓子厚稱

絶偉元白雖小道爭名愈弗已卒能霸斯文昌黎

韓夫子吾 宋興國來文人如櫛比黄州才專勝

漢公氣全粹晦之號絶羣平地走虎兕謂之然駮

雜亦文中騏驥曰稹洎盧震江沱自爲水朱巖兼

孫僅培塿對嶽峙卒能霸斯文河東柳開氏嗟吁河

東沒斯文乃屯否汨汨三十年滛洼滿人耳粤從

景祐後大儒復唱始文人如麻立樅樅櫕戰騎徂

徠山磊砢生民實頑鄙容貎不動人心膽無有比

不度蹄涔微直欲觸鯨鯉有慕韓愈節有肩柳開

志今讀禹功文矛㦸寒相倚寳光千里高飛出破

屋裏龍音萬丈長㧞出重淵底雷霆皆藏身日星

或失次我慙年老大才力漸衰矣禹功氣奔壯今

方二十二前去吾之年猶有十四歳今讀禹功文

䰟𩲸已驚悸更加十四年丗應絶儔類卒能霸斯

文吾恐不在已禹功幸勉旃當仁勿讓爾

    小孤山       劉  敞

驚波觸南崖反怒射北壁蒼山與相排所謂小孤

石蟠根萬仞淵聳角百丈碧祠堂豁精嚴行旅進

粉澤或云婦女神𦙝蠁頗有迹吾知定名意似欲

旌介特流俗失其眞傳聞莫開釋居人私其利禍

福妄損益競爲媢奴説以誣聦明徳先王拱山川

禮典有廟食柰何媚於竈屈已忘正直吾欲爲小

孤作書解行客復恐不見從嗟哉丗多惑

    雜詩效玉川體    劉  敞

毁巢鳯不至竭澤龍不游賢者有所歸得非龍鳯

儔周公下白屋聖徳被九州趙禹謝賔客漢朝以

爲優澆淳不相襲用合何其繆苟徇一身利不爲

萬姓謀哀彼枤杜詩死生遺道周

    雜詩二首      劉  敞

鑿井取泉飲上山採薇食豈不信憔悴所願皆我

力泉也非難致薇也不易得志士恥徒飽衆人苟

所獲犧牲畏芻豢樊籠害羽翼晤理宜在早無爲

晚更惑

道薄徳亦散功名爲時須用力丗所賢守正衆云

愚智者競蒿目小人復邇圖悠悠三季後此風益

已渝安知治未病䑛痔而多車堯舜無能名越哉

已矣夫

    示張直温      劉  敞

築山必使高鑿井必使深百工戒淺近盛徳羞浮

沉焉有尺寸枝能棲垂天禽焉有升斗泉能容横

江鱘借兹諭物理足以開君心隘在容不足弱在

力不任大道如路然固無古與今

    朝乗        劉  敞

朝乗日車出暮載星影還顚㝠朝暮中出入咫尺

間已覺素志非更知人理艱小利專欲速大徳不

踰閑

    哀張子厚先生    司馬 光

先生負材氣弱冠游窮邊麻衣揖鉅公決策期萬

全謂言叛羗軰坐可執而鞭意𧼈小參差萬金莫

留連中年更折節六籍事精研羲農訖周孔上下

皆貫穿造次循繩墨儒行無少愆師道乆廢闕模

範幾無傳先生力振起不絶尚聮緜教人學雖博

要以禮爲先庶幾百丗後復覩三王前釋老比尤

熾羣倫将蕩然先生論性命指示令知天聲光動

京師名卿爭薦延寘之石渠閣豈徒脩簡編丞相

正自用立有榮枯權先生不可屈去之歸臥堅孤

嫠聚滿室餬口耕無田欣欣茹䔧藿皆不思肥鮮

近應詔書起尋取病告旋舊廬不能到丹旐風翩

翩人生㑹歸盡但問愚與賢借令陽虎壽詎足驕

顔淵况於朱紫貴飄忽如雲煙豈若有清名高出

太白巓門人俱絰帶雲梯㑹松阡厚終信爲美繼

志仍須專讀經守一作舊學勿爲利禄遷好禮效

古人勿爲時所一作牽修内勿修外執中勿執偏

當令洙泗風郁郁滿秦川先生儻有知無憾歸重

    今古路       劉  敞

出門道路多縱横不可測我今欲遠行須問曽行

客徐徐逢路人借問青松側客曰今何徃答之遊

京國客乃指要路而言行有益古路雖大道不如

今路直但行今人路猶如假羽翼彼客别我去獨

自躊躇立爲見今古路信乃無苦忒今路足輪蹄

古路多荆棘欲行今人路恐背古人跡欲行古人

路今人笑迂僻又擬不出門柰何飢寒逼哀哀此

時路悠悠蒼天色不避今人嫌路須行古陌古陌

雖然逺且保無蹶失勉哉自勉哉前去難之適不

獲見楊朱萬古凝愁魄

    漢文帝       王  安石

輕刑死人衆短䘮生者偷仁孝自此薄哀哉不能

謀露臺惜百金灞陵無高丘淺恩施一時長患被

九州

    戴不勝       王  安石

昔在宋王所皆非薛居州區區一不勝辛苦亦何

求懐禄詎有耻知命乃無憂此士自可怜能復識

此不

    司馬遷       王  安石

孔鸞負文章不忍留枳棘嗟子刀鋸間悠然止而

食成書與後丗憤悱聊自釋領略非一家高辭殆

天得雖微樊父明不失孟子直彼欺以自私豈啻

相十百

    揚雄        王  安石

孔孟如日月委蛇在蒼旻光明所照耀萬物成冬

春揚子出其後仰攀忘賤貧衣冠𦕈塵土文字爛

星辰歳晚天禄閣強顔爲劇秦趨舍迹少迕行藏

意終隣壤壤外逐物紛紛輕用身徃者或可返吾

将與斯人

    楊劉        王  安石

人各有是非犯時爲患害唯詩以譎諌言者得無

悔厲王昔監謗變雅今尚載末俗忌諱繁此理寧

復在南山詠種豆議法過四罪𤣥都戲桃花母子

受顚沛疑似已如此況欲諄諄誨事變故不同楊

劉可爲戒

    日出堂上飲     王  安石

日出堂上飲日西未云休主人笑而歌客子歎以

愀指此堂上柱始生在巖幽雨露飽所滋凌雲亦

千秋所託願永乆何言值君收乃令卑濕地百蟻

上窮鎪丹青空外好鎭壓已堪憂爲君重去之不

使一蟻留蟻力雖云小能生萬蚍蜉又能髙其礎

不爾繼者稠語客且勿然百年等浮漚爲客當酌

酒何豫主人謀

    我欲徃滄海     王  安石

我欲徃滄海客來自河源手探嚢中膠救此千載

渾我語客徒爾當還治崑崙歎息謝不能相看涕

翻盆客止我且徃濯髪扶桑根春風吹我舟萬里

空自存

    少狂喜文章     王  安石

少狂喜文章頗復好功名稍知古人心始欲老蠶

耕低徊但志食邂逅亦專城仰慙冥冥士俯愧擾

擾氓良夜未渠央青燈數寒更撥書置左右仰屋

慨平生

    今日非昨日     王  安石

今日非昨日昨日已可思明日異今日如何能勿

悲當門五六樹上有蟬鳴枝朝聽尚壯急暮聞已

衰遲仰看青青葉亦復少華滋萬物同一氣固知

當爾爲我友南山居笑談解人頥分我秋栢實問

言歸何時衣冠汙窮塵苟得猶苦飢低徊歳已晚

恐負平生期

    田漏        王  安石

占星昬曉中寒暑已不疑田家更置漏寸晷亦欲

知汗與水俱滴身隨隂屢移誰當哀此勞徃徃奪

其時

    送潮州吕使君    王  安石

韓君掲陽居戚嗟與死隣吕使掲陽去笑談面生

春當復進趙子詩書相討論不必移鱷魚詭怪以

疑民有若大顚者高材能動人亦勿與爲禮聽之

汨彜倫同朝叙朋友異姓接昬姻恩義乃獨厚懷

哉余所陳

    雜咏        王  安石

懐王自墮馬賈𫝊至死悲古人事一職豈敢苟然

爲哭死非爲生吾心良不欺滔滔聲利間絳灌亦

何知

    謝公泰安御名      王        安石

走馬白下門投鞭謝公墩昔人不可見故物尚或

存問樵樵不知問牧牧不言摩挲蒼苔石㸃檢屐

齒痕想此絓長檣想此倚短轅想此玩雲月狼籍

盤與罇井逕亦已没漫然禾𮮐村摧藏羊曇骨放

浪李白魂亦已同山丘緬懐蒔蘭蓀小草戯陳迹

甘棠詠遺恩萬事付鬼録恥榮何足論天機自開

闔人理孰畔援公色無懼喜儻知禍福根涕淚對

栢伊暮年無乃昏

    同昌叔賦鴈奴    王  安石

鴈鴈無定棲隨陽以南北嗟哉此爲奴至性能𢢽

惻人将伺其殆奴輙告之亟舉羣寤而飛機巧無

所得夜或以火取奴鳴火因匿頻驚莫我捕顧謂

奴不直嗷嗷身百憂泯泯舉一息相隨入繒繳豈

不聽者惑偷安與受紿自古有亡國君看鴈奴篇

禍福甚明白

    寓言四首      王  安石

不得君子居而與小人游疵瑕不相摩況乃禍釁

稠高語不敢出鄙辭强顔酬始云避世患自覺日

已偷如無一齊人以萬楚人咻云復學齊言定復

不可求仁義多在野欲從苦淹留不悲道難行所

悲累身修

周公歌七月耕稼乃王術宣王追祖宗考牧與宫

室甘棠能聽訟召伯聖人匹後生論常高於丗復

何實

瞢瞢俗所共察察與丗違違丗有百善一疵惡皆

歸就求無所得猶以好名譏彼哉負且乘能使正

日微

言失於須臾百丗不可除行失几席間惡名滿八

區百年養不足一日毁有餘諒彼恥不仁戒哉惟

厥初

    遊土山示蔡天啓   王  安石

定林瞰土山近乃在眉睫誰謂秦淮廣正可藏一

艓朝予欲獨徃扶憊强登渉蔡侯聞之喜喜色見

兩頰呼鞍追我馬亦以兩黥挾歛書付衣囊褁飯

隨藥笈翛翛阿蘭若土木老山脅鼓鍾臥空曠簨

簴雕𣓉業𦫵堂廓無主考擊誰敢輒坡陀謝公冢

藏椁乆穿刼百金買酒地野老今行饁𥾝懐起東

山勝踐比稠曡於時國累卵楚夏血常喋外實備

艱梗中仍費調燮公能覺如夢自喻一蝴蝶桓

適自斃符堅方天厭且可緩九錫寧當快一捷彼

哉斗筲人得䘮易矜怯妄言屐齒折吾欲刋史牒

傷心新城埭歸意終難惬漂揺五城舟尙想浮河

擑千秋隴東月長照西州堞豈無華屋處亦捉蒲

葵箑碎金諒可惜零落隨秋葉好事所傳玩空殘

法書帖清談𦕈不嗣陳迹怳如接東陽故侯孫少

小同鼓篋一官初嶺海仰視飛鳶跕窮歸放款叚

高臥停逺蹀牽襟肘卽見著㡌耳纔擪數椽危敗

屋爲我炊陳浥雖無膏汙鼎尚有羮濡筴縱言及

平生相視開笑靨邯鄲枕上事且飲且田獵或昬

眠委翳或妄走超躐或叫號而寤或哭泣而魘幸

哉同勝時田里老安帖易牛以寳劒擊壤勝彈鋏

追憐衰𣈆末此土方岌嶪強偷須㬰樂撫事終愁

惵予雖天戮民有械無接摺翁今貧而静内熱非

復葉予衰極今歳儻與雞夢恊委蛻亦何恨吾兒

已長鬛翁雖歳長我未見白可鑷祝翁尚難老生

理歸善攝乆留畏年少譏我兩呫囁束火扶路還

霄明狐兎懾蔡侯雄俊士心憭形亦諜異時能飛

鞚快若五陵俠胡爲阡陌間踠足僅相躡諒欲交

轡語怯子不能嗋

    夜夢與和甫别如赴北京時和甫作詩

    覺而有作因簡純甫  王  安石

水菽中歳樂鼎茵暮年悲同胞苦零落㑹合尚凄

其况乃夢乖闊傷懐而賦詩詩言道路寒乃似北

征時叔𠔃今安否季也來何遲中夜遂不眠輾轉

涕流離老我孤主恩結草以爲期異叔善事國有

知無不爲千里永相望昧昧我思之幸唯季優游

歳晚相携持於焉可晤語水木有茅茨畹蘭佇歸

憇遶屋正華滋

    獨臥有懐      王  安石

午鳩鳴春隂獨臥林壑靜微雲過一雨淅瀝生晚

聽紅緑紛在眼流芳與時競有懐無與言佇立鍾

山暝



皇朝文鑑巻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