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皇朝文鑑 卷第十五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六

皇朝文鑑巻第十五

 五言古詩

   新居感咏       杜  衍

   幽居即事       杜  衍

   和王校甚中夏東園   晏  殊

   列子有力命王充論衡有命禄覽之有感

              晏  殊

   贈劉潜歸陶丘     石  延年

   鄱陽酬泉州曹使君見𭔃 范  仲淹

   四民詩        范  仲淹

   晝錦堂        韓  𤦺

   歳晏出沐感事内訟   宋  庠

   秋日白鷺亭向夕風晦有作 王 琪

   水谷夜行𭔃子美聖俞  歐陽 脩

   讀徂徠集       歐陽 脩

   重讀徂徠集      歐陽 脩

   𫉬麟贈姚闢先輩    歐陽 脩

   喜雨         歐陽 脩

   飛蓋橋翫月      歐陽 脩

   奉答子華學士安撫江南見𭔃之作

              歐陽 脩

   感興二首       歐陽 脩

   讀書         歐陽 脩

   感事         歐陽 脩

   董永         葉  清臣

   憫農         葉  清臣

   縣齋對雪       梅  堯臣

   秋思         梅  堯臣

   郭之美忽過云徃河北謁歐陽永叔沈子

     山        梅  堯臣

   送王判官之江隂軍幙  梅  堯臣

   范饒州坐中客語食河豚魚梅 堯臣

   送薛氏婦歸絳州    梅  堯臣

   川上田家       梅  堯臣

   送王介甫知毗陵    梅  堯臣

    新居感詠      杜  衍

無似老且病唯恐歸田遲一旦得引年九天還聼

卑尚霑二品禄俾盡百年期恩深淪骨髓感極横

涕洟始營莵裘地來向濉水湄城隅㝡窮僻匠者

寕求竒卜築悉由已軒牖亦隨宜外以庇風雨内

以安妻兒鷰雀莫羣噪鷦鷯才一枝因念古聖賢

名爲千古垂何嘗廣居室儉爲後人師亞聖樂簞

食寝丘無立錐文終防勢奪景桓恥家爲文園四

壁立鄭公小殿移伊余具貟者適㑹承平時無術

毗萬務無才撫四夷爲郡亦齪齪勞心徒孜孜保

身已天幸拊已冝自知開卷顔閒厚復懼來者嗤

朂哉知止足清白猶可追

    幽居即事      杜  衍

寂寂復寂寂告老閑居日徑草高於人林鳥熟如

客黄巻不釋手清風常滿室内顧平生心無過此

時適

    和王校勘中夏東園  晏  殊

東園何所樂所樂非塵事野竹亂無行幽花晚多

思閑窺魚尾赤暗辨蜂腰細樹影宻遮林藤梢狂

罥袂潘蔬足登膳陶秫經取醉幸獲我汝交都忘

今昔丗歡言捧瑶佩願以踈麻繼

    列子有力命王充論衡有命禄極言必

    定之致覽之有感   晏  殊

大鈞播羣物零茂歸自然黙定既有初不爲智力

遷禦冦導其流仲任𣲖其源智愚信自我通塞當

由天宰丗白臯伊迷邦有顔原吾道誠一㮣彼途

鍾百端卷之入纎毫舒之盈八埏進退得其宜夸

榮非所先朝聞可夕隕吾奉聖師言

    贈劉潜歸陶丘    石  延年

丈夫未大用身與仁義閑可宜更聚㪚風塵摧其

顔君今歸柯澤路出梁宋間梁宋有吾廬親老待

我還矧復君先歸因君頭應班春老有時回人老

不再少草自有時榮髮白不再好人生不如春髮

生不如草可堪送别春草前青春未老人先老

    鄱陽酬泉州曹使君見寄 范 仲淹

吾生豈不幸所禀多剛膓身甘一枝巢心苦千仞

翔志意苟天命冨貴非我望立譚萬乗前肝竭喉

無漿意君成大舜千古聞羶香寸懐如春風思與

天下芳片玉棄且在雙足何辭傷王章死於漢韓

愈逐諸唐獄中與嶺外妻子不得将義士撫巻起

眦血一霑裳胡弗學掲厲胡弗隨低昻于時宴安

人滅然已不揚匹夫虎敢𨶜女子熊能當況彼二

長者烏肯巧如簧我愛古人節皎皎明於霜今日

貶江徼多慙韓與王罪大禍不稱所損傷纎芒盡

室來官下君恩大難忘酒聖無隱量詩豪有餘章

秋來魏公亭金菊何煌煌登高發秘思聊以攄吾

狂卓有梅聖俞作邑郡之旁矯首賦靈烏擬彼歌

滄浪因成答爲戲移以贈名郎泉南曹使君詩源

萬里長復我百餘言疑登孔子堂聞之金石音純

純自宫商念此孤鳴鶴聲應來逺方相期養心氣

彌天浩無疆鋪之被萬物照之諧三光此道果迂

闊陶潜吾醉郷

    四民詩       范  仲淹

前王詔多士咸以徳爲先道從仁義廣名由忠孝

全美禄報爾功好爵縻爾賢黜陟金鑑下昭昭媸

與妍此道日以踈善惡何茫然君子不斥怨歸諸

命與天術者乗其隙異端千萬惑天道入指掌神

心出胷臆聽幽不聽明言命不言徳學者忽其本

仕者浮於職節義爲虚言功名思苟得天下無所

勸賞罰幾乎息隂陽有變化其神固不測禍福有

倚伏循環亦無極前聖不敢言小人爾能億禆竈

方激揚孔子甘寂黙六經無光輝反如日月蝕大

道豈復興此弊何時抑末路競馳騁澆風揚羽翼

昔多松柏心今皆桃李色願言造物者廻此天地

聖人作耒耜蒼蒼民乃粒國俗儉且淳人足而家

給九載襄陵禍此户獨安輯何人變清風驕奢日

相襲制度非唐虞賦斂由呼吸傷哉桑榖人常悲

弦急一夫耕幾壠游墮如雲集一蠶吐幾絲羅

綺如山入太平不自存凶荒亦何及神農與后稷

有靈應爲泣

先王教百工作爲天下器周旦意不朽刋之考工

記嗟嗟逺聖人制度日以紛窈窕阿房宫萬態横

青雲熒煌甲乙帳一朝那肯焚秦漢驕心起陳隋

益其侈鼔舞天下風滔滔弗能止可堪佛老徒不

取慈儉書竭我百家産崇爾一室居四海競如此

金碧照萬里茅茨帝者榮今爲庻人恥宜哉老成

言欲攦般輸指

嘗聞商者云轉貨頼斯民逺近日中合有無天下

均上以利吾國下以藩吾身周官有常籍豈云逐

末人天意亦何事狼虎生貪秦經界變阡陌吾商

苦悲辛四民無常籍茫茫僞與眞游者竊吾利墯

者亂吾倫淳源一以蕩頽波浩無津可堪貴與富

侈態日日新萬里奉綺羅九陌資埃塵窮山無遺

寳竭海無遺珍鬼神爲之勞天地爲之貧此弊已

千載千載猶因循桑柘不成林荆棘有餘春吾商

則何罪君子恥爲鄰上有堯舜主下有周召臣琴

瑟願更張使我歌良辰何日用斯言皇天豈不仁

    晝錦堂       韓  𤦺

古人之冨貴歸於本郡縣譬若衣錦游白晝自光

絢不則如夜行雖麗胡由見事累載方册今復著

俚諺或紆太守章或擁使者傳歌樵忘故窮滌器

掩前賤所得快恩仇愛惡任驕狷其志止于此士

固不足羡兹予來舊邦意弗在矜衒以疾而量力

懼莫稱方面抗表納金節假守翼郷便帝曰其汝

俞建纛徃臨殿行路不云非觀歎溢郊甸病軀諧

少休先隴遂完繕歳時存父老伏臘㓗親薦恩榮

孰與偕衰劣愧獨擅公餘新此堂夫豈事飲燕亦

非張美名輕薄詫紳弁重禄許安閑顧已常兢戰

庶一視題牓則念報主眷汝報能何爲進道確無

倦忠義聳大節匪石烏可轉雖前有鼎鑊死耳誓

不變丹誠難悉陳感泣對筆硯

    歳晏出沐感事内訟  宋  庠

山海有完士希世無良籌偶穿東郭履遂别野人

舟不恥篆刻賦來肩英俊游私智甚鳬短塵容若

鴟愁備貟太史氏補屬冨民侯姑學了官事何嘗

分主憂日貪斗食利歳感星𨇠周中都冨才彦方

駕若龍虬茂先善史漢平津治春秋髙文用司馬

格五寵吾丘閒闊路逢葛繽紛人召鄒桑羊興賈

竪安國出縲囚汲鄭貴交盛徐陳英藻遒况乃天

下樞雄雌來九州衣冠徑複道鼔吹出長楸席上

萬錢箸橋邊八列騶雍容紱魯玦意氣拂呉鈎咨

余良不韙瓴甓厠琳璆吹竽昔已濫在梁今可尤

臺閣魏舒被風霜蘇季裘有志謝軒鶴無機防海

鷗恭竢杜陵課誅茅歸故疇

    秋日白鷺亭向夕風晦有作

              王  琪

白鷺敞西軒棟宇窮爽塏千峯若聮環翠色不可

解是時天宇曠六幕無纎靄金斗熨秋江素練横

衣帶乾坤清且斂氣象朝昏改蘆花作雪風飛舞

來滄海九宵汀鶴起萬里檣烏快月上三山頭烏

沒横塘外滄茫洲渚寒銀錯星斗大開樽屏絲竹

披襟向簫籟余生本江湖偃蹇欣所㑹清興雖自

發苦嗜亦吾累魚龍憑夜濤四面忽滂湃安得犀

燈然煌煌發水怪

    水谷夜行寄子美聖俞 歐陽 脩

寒鷄號荒林山壁月倒掛披衣起視夜攬轡念行

邁我來夏云初素節今已届髙河瀉長空勢落九

州外微風動凉襟曉氣清餘曖緬懐京師友文酒

邈髙㑹其間蘇與梅二子可畏愛篇章冨縱横聲

價相磨蓋子美氣尤雄萬竅號一噫有時肆顚狂

醉墨洒𩃎霈譬如千里馬已發不可殺盈前盡珠

璣一一難柬汰梅公事清切石齒漱寒瀬作詩三

十年視我猶後輩文詞愈清新心意難老大譬如

妖韶女老自有餘態近詩尤古硬咀嚼苦難嘬初

如食橄㰖眞味乆愈在蘇豪以氣轢舉丗徒驚駭

梅窮獨我知古貨今難賣二子雙鳯凰百鳥之嘉

瑞雲煙一翺翔羽翮一摧鎩安得相從游終日鳴

噦噦問胡苦思之對酒把新蟹

    讀徂徠集      歐陽 脩

徂徠魯東山石子居山阿魯人之所瞻子與山嵳

峩今子其死矣東山復誰過精魄已埋沒文章豈

能磨壽命雖不長所得固已多舊藁偶自録滄溟

之一蠡其餘誰付與散失存幾何存之警後丗若

鑑照妖魔子生誠多難憂患靡不罹宦學三十

年六經老硏摩問胡所專心仁義丘與軻揚雄韓

愈氏此外豈知他尤勇攻佛老𡚒筆如揮戈不量

敵衆寡膽大身么麽徃年遭母䘮泣血走岷峨垢

面跣雙足鋤犁事田坡至今郷里化孝悌勤蠶禾

昨者來太學青衫踏朝靴陳詩頌聖徳厥聲續猗

那羔鴈聘黄晞晞驚走鄰家施爲可怪駭丗俗安

委蛇謗口由此起中之若飛梭上賴

天子明不挂網者羅憶在太學年大雪如翻波生

徒日盈門飢坐列鴈鵝絃誦聒鄰里唐虞賡詠謌

常續㝡髙第騫游各名科豈止學者師謂宜國之

皤夭壽反仁鄙誰尸此偏頗不知詉詉者又忍加

詆訶聖賢要乆逺毁譽暫諠譁生爲舉丗疾死也

魯人嗟作詩遺魯社祠子以爲歌

    重讀徂徠集     歐陽 脩

我欲哭石子夜開徂徠編開編未及讀涕泗已漣

漣勉盡三四章收淚輒忻懽切切善惡戒丁寜仁

義言如聞子談論疑子立我前乃知長在丗誰謂

已沉泉昔也人事乖相從常苦難今而每思子開

巻子在顔我欲貴子文刻以金玉聮金可爍而銷

玉可碎非堅不若書以紙六經皆紙傳但當書百

本傳百以爲千或落於四夷或藏在深山待彼謗

熖熄放此光芒懸人生一丗中長短無百年無窮

在其後萬丗在其先得長多幾何得短未足憐惟

彼不可朽名聲文行然䜛誣不須辨亦止百年間

百年後來者憎愛不相縁公議然後出自然見媸

妍孔孟困一生毁逐遭百端後丗苟不公至今無

聖賢所以忠義士恃此死不難當子病方革謗辭

正騰喧衆人皆欲殺聖主獨保全已埋猶不信僅

免斵其棺此事古未有每思輙長嘆我欲犯衆怒

爲子記此寃下紓㝠㝠忿仰叫昭昭天書於蒼翠

石立彼崔嵬巓詢求子丗家恨子兒女頑經嵗不

見報有辭未能銓忽開子遺文使我心已寛子道

自能乆吾言豈須鐫

    獲麟贈姚闢先輩   歐陽 脩

丗已無孔子獲麟意誰知我嘗爲之說聞者未免

非而子獨曰然有如塤應篪惟麟不爲瑞其意乃

可推春秋二百年文約義甚夷一從聖人沒學者

自爲師崢嶸衆家說平地生嶮𡾟相㳂益迂怪各

𨶜出新竒爾來千餘歳舉丗不知迷焯哉聖人經

照曜萬世疑自從䝉衆說日日遭蔽𧇊常患無氣

力掃除浮雲披還其自然光萬物皆見之子昔已

好古此經手常持超然出衆見不爲俗牽卑近又

脫賦格飛黄擺銜羈聖門開大道夷路肆騰嬉便

可勦衆說旁通塞多岐正途趨簡易愼勿事嶇﨑

著述須待老積勤宜少時苟思垂後丗大禹尚胼

胝顧我今老矣兩瞳蝕昬眵大書難乆視心在力

已衰因思少自棄今縱悔可追戒我以勉子臨文

但吁嘻

    喜雨        歐陽 脩

大雨雖霶霈隔轍分晴隂小雨㪚浸滛爲潤廣且

深浸滛苟不止利澤何窮已無言雨大小小雨農

尤喜宿麥已登實新禾未抽秧及時一日雨終歳

飽豐穰夜響流霡霂晨暉霽蒼涼川源淨如洗草

木自生光童稚喜𤓰芋耕夫望陂塘誰云田家苦

此樂殊未央

    飛蓋橋翫月     歐陽 脩

天形積輕清水徳本虚靜雲收風波止始見天水

性澄光與粹容上下相涵映乃於其兩間皎皎掛

寒鏡餘暉所照耀萬物皆鮮瑩矧夫人之靈豈不

醒視聽而我於此時翛然發孤詠紛昬忻洗滌俯

仰恣涵泳人心曠而閑月色髙愈逈惟恐清夜䦨

時時瞻斗柄

    奉答子華學士安撫江南見寄之作

              歐陽 脩

百姓病已乆一言難遽陳良醫将治之必究病所

因天下乆無事人情貴因循優游以爲髙寛縱以

爲仁今日廢其小皆謂不足論明日壊其大又云

力難振旁窺各隂拱當職自逡廵歳月𡫏隳頽紀

綱遂紛紜坦坦萬里疆蚩蚩九州民昔而安且冨

今也廹以貧疾小不加理浸滛将徧身湯劑乃常

藥未能去深根鍼艾有竒功暫痛勿吟呻痛定支

體胖乃知鍼艾神猛寛相濟理古語六經存蠧弊

革僥倖濫官絶貪昏牧羊而去狼未爲不仁人俊

乂沈下位惡去善乃伸賢愚各得職不治未之聞

此說乃其要易知行每艱遲疑與果决利害反掌

間捨此欲有爲吾知力徒煩家至與户到飽饑而

衣寒三王所不能豈特今所難我昔忝諌列日常

趨紫宸聖君堯舜心閔閔極憂勤子華當來時玉

音耳甞親上副明主意下寛斯人屯江南彼一方

巨細到可詢諭以上恩徳當冬反陽春吾言乃其

㮣豈止一方云

    感興二首      歐陽 脩

懐禄不知慙人雖不吾責貧交重意氣握手猶感

激煌煌腰間金兩鬢颯已白有生天地間壽考非

金石古人報一飯君子不苟德憂來自悲歌涕淚

下沾臆

仕宦希寸禄庶無饑寒迫讀書爲文章本以代耕

織學成頗自喜禄厚愈多責挾山以超海事有非

其力君子貴量能無輕食人食

    讀書        歐陽 脩

吾生本寒儒老尚把書巻眼力雖已疲心志殊未

倦正經首唐虞僞說起秦漢篇章與句讀解詁及

箋傳是非自相攻去取在勇斷初如兩軍交乗勝

方酣戰當其旗皷催不覺人馬汗至哉天下樂終

日在几案念昔始從師力學希仕宦豈敢取聲名

惟期脫貧賤忘食日已晡燃薪夜侵旦謂言得志

後便可焚筆硯少償辛苦時惟事寢與飯歳月不

我留一生今過半中間嘗忝竊内外職文翰宦榮

日清近廪給亦豐羡人情慎所習酖毒比安宴漸

追時俗流稍稍學營辦盃盤窮水陸賔客羅俊彦

自從中年來人事攻百箭非惟職有憂亦自老可

歎形骸苦衰病心志亦退懦前時可喜事閉眼不

欲見惟尋舊讀書篇簡多朽斷古人重温故官事

幸有間乃知讀書勤其樂固無限少而干禄利老

用忘憂患又知物貴乆至寳見百鍊紛華暫時好

俯仰浮雲㪚淡泊味愈長始終殊不變何時乞殘

骸萬一免罪譴買書載舟歸築室潁水岸平生頗

論述銓次加㸃竄庶幾垂後丗不黙死芻豢信哉

蠧書魚韓子語非訕

    感事        歐陽 脩

空山一道士辛苦學延齡一旦隨物化反言仙已

成開墳見空棺謂已超青㝠尸解如蛇蟬換骨蛻

其形旣云須變化何不任死生

    董永        葉  清臣

董生少失母老父鰥且貧無田事耕稼客作奉晨

昏朝推鹿車去大樹爲庭藩農家乏甘旨糠籺苟

自存父死不得藏鬻身奉九原人道孝爲本畎畒

知所尊傷嗟世教薄至行豈足論廪禄厚妻子楄

柎遺其親靳吝一抔土因循三尺墳空令丘壑閒

凛凛慙英魂

    憫農        葉  清臣

甲子孟冬予隨牒之呉郡汎舟丹陽毗陵閒徐歩

野次周視民田其苖甚豐而榖皆秕問諸穫者則

曰是春無雨中夏始布秋未及實霜降而秕奔訴

諸縣已更季旦吏曰農田之制不是過也子姑輸

之雖然予卒歳不粒矣聞之有感故作是詩

五月雨未沛吾民耕固遲中秋霜早至我稼颯其

委膏澤歎苦晚芁苖惜遽衰盈疇皆秕稗卒嵗誤

京坻國謝三年蓄人悲一頃萁編齊陳牒訴奔走

失程期縣籍拘彜制官征有定規勞歌不可繼爲

作憫農詩

    縣齋對雪      梅  堯臣

密雪夜來積起見萬物春山川忽改色草木一以

新古邑失荒穢王路覆平均從兹慶豐年蹈詠慙

小臣

    秋思        梅  堯臣

梧桐在井上蟋蟀在床下物情有與無節𠋫不相

假寥寥風動葉颯颯雨墮瓦耳聽心自靜誰是忘

懐者

    郭之美忽過云徃河北謁歐陽永叔沈

    子山        梅  堯臣

春風無行迹似與草木期髙低新萌芽閉户我未

知忽聞人扣門手把蟠桃枝問我此蟠桃縁何結

子遲但笑不復答問者當自推振衣向河朔河朔

人偉竒以兹不答意遲子北歸時

    送王判官之江隂軍幙 梅  堯臣

徃時初渡江頗愛江南美誰知坐臥間思極煙波

裏絮逐魮魚繁鼓添蒓線紫君行語風物到日應

相似

    范饒州坐中客語食河豚魚

              梅  堯臣

春洲生荻芽春岸飛楊花河豚當是時貴不數魚

蝦其狀已可怪其毒亦莫加忿腹若封豕怒目猶

呉蛙庖煎苟失所入喉爲鏌鎁若此䘮軀體何須

資齒牙持問南方人黨護復矜誇皆言美無度誰

謂死如麻我語不能屈自思空咄嗟退之來潮陽

始憚餐龍蛇子厚居柳州而甘食蝦蟇一物雖可

憎性命無舛差斯味曽不比中藏禍無涯甚美惡

亦稱此言誠可嘉

    送薛氏婦歸絳州   梅  堯臣

在家朂爾勤女功無不喜旣嫁訓爾恭恭已乃逺

恥我家本素風百事無有侈隨宜具奩箱不陋復

不鄙當須記母言夜寐仍夙起愼勿窺䆫户愼勿

輒笑毁妄非勿較競醜語勿辨理每順舅姑心況

逆舅姑耳爲婦若此能乃是儒家子看爾十九年

門閫未嘗履一朝陟大行悲傷黄河水車徒望何

處哭泣動隣里生女不如男天親反由彼

    川上田家      梅  堯臣

斜光隔河明入照桑柘下臯壠生麥苗青青尚堪把

逺見牛羊歸相親童稚野醉歌秋草閒頗與丗家寡

    送王介甫知毗陵詩  梅  堯臣

呉牛常畏熱呉田常畏枯有樹不䕃犢有水不漑

稌孰知事春農但知急秋租太守廹縣官堂上怒

奮鬚縣官促里長堂下鞭扑俱不體天子仁不恤

黔首逋借問彼爲政一一何所殊今君請郡去預

喜民将蘇每觀二千石結束辭國都絲韀加錦縁

銀勒以金塗兵吏擁後隊劒撾盛前駈君又不若

此革轡障泥烏徐行問風俗低意𮪍疲駑下情靡

不逹略細舉其麤曽肯爲衆異亦罔爲丗趨學詩

聞已熟愛棠理豈無   皇朝文鑑巻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