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朝文鑑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三 皇朝文鑑 卷第十四
宋 呂祖謙 編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五

皇朝文鑑巻第十四

 詩

  樂府歌行雜言附

   勞歌         張  耒

   江南曲        張  耒

   牧牛兒        張  耒

   孫彦古𦘕風雨山水歌  張  耒

   于湖曲        張  耒

   秋雨歎        許  彦國

   觀易元吉猿獐圗歌   秦  觀

   豆葉黃        晁  𥙷之

   漁家傲        晁  𥙷之

   蓮根有長絲      郭  祥正

   金山行        郭  祥正

   驪山歌        李  𢊁

   築長堤        田  畫

   叢臺歌        賀  鑄

  五言古詩

   戒兒姪八百字     范  質

   懷賢詩        王  禹偁

   五哀詩        王  禹偁

   橄欖         王  禹偁

   勸學篇        張  詠

   悼蜀詩四十韻     張  詠

   愆亢取湫水徴巫覡致禱亟遣罷去越翊

    日漸𫉬優洽     劉  筠

   𭔃岳陽劉從事     韓  丕

   温泉詩        錢  易

   夏日山居       种  放

   諭蒙詩        种  放

    勞歌        張  耒

暑天三月元無雨雲頭不合惟飛土深堂無人午

睡餘欲動身先汗如雨忽憐長街負重民筋骸長

轂十石弩半衲遮背是生涯以力受金飽兒女人

家牛馬繫高木惜恐牛驅犯炎酷天工作民良乆

難誰知不如牛馬福

    江南曲       張  耒

江蒲芽白江水綠江頭花開自幽淑人家晨炊欲

熟時旋去網魚惟所欲徃來送租只用船未省𭰖

沙曾汙足有錢買酒醉鄰畔終日數口常在目不

學長安貴公卿每遣離心寄朱轂朝游巖廊暮海

島譴人未歸身自逐

    牧牛兒       張  耒

牧牛兒遠陂牧遠陂牧牛芳草綠兒怒掉鞭牛不

觸澗邊柳古南風清麥深蔽目田野平烏犍礪角

逐草行老牸臥噍飢不鳴犢兒跳梁没草去隔林

應母時一聲老翁念兒自携餉出門先上崗頭望

日斜風雨濕蓑衣拍手唱歌尋伴歸遠村放牧風

日薄近村牧牛𭰖水惡珠璣燕趙兒不知兒生但

知牛背樂

    孫彥古畫風雨山水歌 張  耒

山深巖高石壁青白日忽變天晦㝠黒風驅雲走

不停驚電疾雨來如傾山前雨㸃大如手山下水

湧危槎横崩崖古樹老有靈吼怒直與風雲爭枝

披葉偃闘不怯萬竅却欲藏雷霆鞭驢疾驅者誰

子石路嶮澀驢凌兢目迷心懾愈走愈不及來憩

樹下如寒蠅蒼茫直與鬼神接恍惚不保龍虵驚

平居此樂忽入眼孫家古圖才可辨柰何一幅一

尺餘欲奪天地之奇變我心愛之良有以昔若山

行親遇此一生兩足不下堂輸爾朱門貴公子

    于湖曲       張  耒

蕪湖令寄示温庭筠湖隂曲其序乃云晉王敦反

屯于湖隂帝微行至其營敦夢日遶之覺而追不

及故樂府有湖隂曲按𣈆地志有于湖而無湖隂

本記云敦屯于湖又曰帝至于湖隂察營壘而去

予頃遊蕪湖問父老湖隂所在皆莫知之也然則

帝至于湖當爲斷句乃作于湖曲以遺之使正其

是非云

武昌雲旗蔽天赤夜築于湖洗鋒鏑巴滇緑駿風

作蹄去如滅没來不嘶日圍萬里纒孤壁虜氣如

霜已潜釋虵矛賤士識天顔玉帳髯奴落妖魄君

不見銅駞陌上塵沙起胡𮪍春來飲𤄊水浮江天

馬是龍兒蹙踏揚州開帝里王氣髙懸五百秋弄

兵老濞空白頭石城戰骨臥秋草更欲君王分上

    秋雨歎       許  彥國

霖雨不出動隔旬門前秋草長於人江湖浩渺欲

無岸錦石㝡小猶生雲微陽片月何曾見只有莓

苔香筆硯田家𮮐穗未暇悲茅屋且爲螢火飛

    觀易元吉猿獐圖歌  秦  觀

參天老木相樛枝嵌空怪石衘青漪兩猿上下一

旁掛兩猿熟視蒼蛙疑蕭蕭叢竹山風吹海棠杜

宇相因依下有兩獐從兩兒花飱草囓含春嬉藝

老筆精湖海推書意忘形形更奇解衣一掃神扶

持他日自見猶嗟咨金錢百萬酒千鴟荆南將軍

欣得之老禪豪取槖爲垂白晝掩門初許窺房櫳

烱烱明冬曦榛藂羽革分毫釐殘編未終且歸讀

歲暮有閒重借披

    豆葉黄       晁  補之

蒹葭蒼豆葉黄南村不見岡北村十頃強東家車滿

箱西家未上場豆葉黄野離離䑕窟之兎入畦豕

母從豚兒豕豚啼咿咿銜角復銜萁豆葉黄榖又

熟翁媪衰鋪糜粥豆葉黄葉黄不獨豆白𮮐堪作

酒瓠大棗紅皺豆葉黄穰穰何膴膴腰鎌獨健婦

大男徃何許官家散弓刀要汝殺賊去

    漁家傲       晁  補之

漁家人言傲城市未曾到生理自江湖那知城市

道晴日七八船熈熈在清川但見笑相屬不省歌

何曲忽然四散歸遠處滄洲微或云後車載藏去

無復在至老不曲躬羊裘行澤中

    蓮根有長絲     郭  祥正

蓮根有長絲不供貧女機柳梢有飛綿不暖寒者

衣朝歌悠悠暮歌短下地沉沉上天遠東生白日

還西流志士長懷萬古愁

    金山行       郭  祥正

金山杳在滄溟中雪崖氷柱浮仙宫乾坤扶持自

今古日月髣髴𨇠西東我泛靈槎出塵世搜索異

境窺神工一朝登臨重太息四時想像何其雄卷

簾夜閣掛北斗大鯨駕浪吹長空舟摧岸斷豈足

數徃徃霹靂鎚蛟龍寒蟾八月蕩揺海秋光上下

磨青銅鳥飛不盡暮天碧漁歌忽斷蘆花風蓬萊

乆聞未成徃壯觀絶致遥應同潮生潮落夜還曉

物與數㑹誰能窮百年形影浪自苦便欲此地安

微躬白雲南來入我望又起歸興隨征鴻

    驪山歌       李  廌

君門如天深九重君王如帝坐法宫人生難處是

安穩何爲來此驪山中複道連雲接金闕樓觀隱

煙横翠紅林深谷暗迷八駿朝東暮西勞六龍六龍

西幸峨眉棧悲風便入華清院霓裳蕭散羽衣空麋

鹿來遊墟市變我上朝元春半老滿地落花人不

掃羯皷樓高掛夕陽長生殿古生青草可憐吳楚

兩醯鷄築臺未就已堪悲長楊五柞漢幸免江都

樓成隋自迷由來流連多喪德宴安鴆毒因奢惑

三風十愆古所戒不必驪山可亡國

    築長堤       田  畫

築長堤白頭荷杵隨者妻背脅傴僂筋力微以手

置胷路旁啼老夫七十嫗與齊五尺應門生兩兒

夜來春雨深一犁破曉徑去耕南陂南隣里正豪

且強白紙大字來呼追科頭跣足不得稽要與官

長脩長堤官長亦大賢能得使者意正堤駕軺軒

不復問餘事終當升諸朝自足富妻子何惜桑榆

年一爲官長死

    叢臺歌       賀  鑄

累土三百尺流光二千年人生物數不得待摧頹

故址秋風前武靈舊壠今安在禿樹無隂困樵采

玉簫金鏡未消沉幾見耕夫到城賣君不聞叢臺

全盛時綺羅成市遊春輝一從琱輦閉荒草蕭散

行雲無復歸招魂想像風流在晴華露蔓猶依俙

紆棘逕撩人衣禾𮮐晚成貆貉肥層簷壁瓦碎平

地夢作鴛鴦相伴飛登臨弔古將語誰城郭人民

今是非指君看取故時物南有清流西翠微彷徨

華表不忍去豈獨遼東丁令威

  五言古詩

    誡兒姪八百字    范  質

昨得謝課書希於京秩之中更與遷轉余以諸兒

姪軰生長以來未諳外事艱難損益懵然莫知因

抒古詩一章曉之

去年初釋褐一命列蓬丘謂謝青袍春草色白紵

棄如仇適㑹龍飛慶王澤天下流爾得六品階無

乃太爲優凡登進士第四選昇校讎歷官十五考

叙階與爾儔如何志未滿意欲陵雲遊若言品位

卑寄書來我求省之再三歎不覺淚盈眸吾家本

寒素門地寡公侯先子有令德樂道尚優游生逢

世多僻委順信沉浮仕宦不喜逹吏隱同莊周積

善有餘慶清白爲貽謀伊余奉家訓孜孜務進修

夙夜事勤肅言行思悔尤出門擇交友防㥀畏薫

蕕省躬常懼玷恐掇庭闈羞童年志于學不墯爲

箕裘二十中甲科頳尾化爲虬二十三進士及第今舉全數

十入翰𫟍時三十三步武向瀛州四十登宰輔年四十一

冠侍冕旒備位行一紀將何助帝猷既非救旱雨

豈是濟川舟天子未遐棄日益素飡憂黄河潤九

里草木皆𡫏漬吾宗凡九人繼踵昇官次門内無

白丁森森朱緑紫鵷行洎内職亞尹州從事府掾

監省官高低皆清美悉由僥倖昇不因資考至朝

廷懸爵秩命之曰公器才者祿及身功者賞於丗

非才及非功安得專厚利寒衣内府帛飢食太倉

米不蚕復不穡未嘗勤四體雖然一家榮豈塞衆

人議顒顒十目窺齪齪千人指曾參云十目所視古人云千人所指

言可借問爾與吾如何不自媿戒爾學立身莫若

先孝悌怡怡奉親長不敢生驕易戰戰復兢兢造

次必於是戒爾學干祿莫若勤道藝嘗聞諸格言

學而優則仕不患人不知惟患學不至戒爾遠恥

辱恭則近乎禮自卑而尊人先彼而後已相䑕與

茅鴟宜鑑詩人刺毛詩相䑕刺無禮左傳茅鴟刺不恭戒爾勿放曠

放曠非端士周孔垂名教齊梁尚清議南朝稱八

逹千載穢青史戒爾勿嗜酒狂藥非佳味能移謹

厚性化爲兇險類古今傾敗者歷歷皆可記戒爾

勿多言多言者衆忌苟不㥀樞機灾危從此始是

非毁譽閒適足爲身累舉世重交游擬結金蘭契

忿怨容易生風波當時起所以君子心汪汪淡如

水舉世好承奉昻昻增意氣不知承奉者以爾爲

翫戲所以古人疾籧除與戚施舉世重任俠史記輕死

重義曰俠呼俗爲氣義爲人赴急難徃徃䧟刑死所以

馬援書殷勤戒諸子馬援告兒孫書甚非此事舉世賤清素奉

身好華侈肥馬衣輕裘揚揚過閭里雖得市童怜

還爲識者鄙我本羇旅臣遭逢堯舜理位重才不

充戚戚懷憂畏深淵與薄氷蹈之惟恐墜爾曹當

憫我勿使增罪戾閉門斂蹤跡縮首避名勢名勢

不乆居畢竟何足恃物盛必有衰有隆還有替速

成不堅牢亟走多顛躓灼灼園中花早發還先委

遲遲澗畔松鬱鬱含晚翠賦命有疾徐青雲難力

致寄語謝諸郎躁進徒爲耳

   懷賢詩        王  禹偁

僕直東觀時閲五代史見近朝名賢立功立事者

聳慕不已思欲形于謌詠而未遑今待罪上雒不

與郡政專以吟諷爲事業因賦懷賢詩三首仍以

官氏列于篇首云

    桑魏公維翰

魏公王佐才獨力造晉室揮手廓氛霾放出扶桑

日感慨㑹風雲周旋居密勿下民得具瞻上帝賚

良弼沉沉帷幄謀落落政事筆品流遂甄别法令

頗齊一䟦勑朝據案論兵夜造SKchar多士若鴛鴻官

材咸有秩諸侯如狼虎請謁盡股栗秉鈞多事朝

綽綽有紀律遠將留侯比近以賛皇匹志在混車

書誓將闡儒術皇天未厭亂運去何飈歘高祖猒

寰區少帝無始卒老成既䟽遠羣小相親暱瀆武

兵漸驕倒懸人不恤和親絶強虜謀帥用悍卒魏

公在藩垣上䟽論得失七事若丹青辭切痛人骨

忠言殊不省直道果見屈鐵馬從北來煙塵晝蓬

勃穹廬易市朝左袵雜纓紱主辱臣不死囚縳自

安逸唯公獨遇害身殞名不没惜乎英偉才濟世

功未畢一讀晉朝史遺恨空鬱鬱子孫亦不振天

道難致詰

    李兵部

有唐張曲江盛名何暐曄請誅安祿山先覺不見

納胡鶵有反相其事遠相接賢人何代無舊史聊

可獵兵部事晉朝文學中科甲強臣方䟦扈朝士

多恇怯獨持尚方劒願斬犇鯨鬛堂堂張彥澤反

勢凌閶闔邦章請顯戮直氣不可壓三進叩玉墀

植笏立蓂莢皇情彌慰撫清問屢應答終焉念小

恩曾不顧大業高吟歸去詩潺湲淚承睫旋踵即

亂華有同虞不臘張公領鐵馬朝市胡塵合剌謁

甚閑詳辭氣殊不懾虎狼不敢害加禮爲下榻當

年棄謇諤異代居調爕相位席不煖帝澤安可洽

斯人既淪亡此風亦蕭䬃滑稽何足累大節世已

乏安用學腐儒矻矻守禮法

    王樞密

西樞經緯才慷慨遇真主文學中甲科風雲參霸

府直躬在密勿未始畏强禦凭案讀古書箕踞視

太祖澤欲浸生民化將還邃古拆寺遇武宗排佛

如韓愈盡髮郡苾芻使之藝禾𮮐兵威遂強盛人

力不耗蠧世宗征淮甸委任當留務馬前拜侯伯

堦下列椹斧叱咤氣生風將校汗如雨手築太平

基胼胝不輟杵具瞻人有望衰運時不與脩短天

難忱殱奪民何怙恩深與小斂撫椁甚悲沮云亡

復殄瘁前哲非虛語世豈乏賢良材難具文武曆

象過羲和文章敵燕許可能隨衆人㝠寞歸塵土

子孫雖衆多必復事未覩誰銘遷客詩高揭王公

   五哀詩        王  禹偁

予讀杜工部八哀詩唯鄭廣文蘇司業名位僅不

顯者餘多將相大臣立功垂裕無所哀矣噫子美

之詩蓋取人之云亡邦國殄瘁而已非哀乎時也

有未列於此者待同志而嗣之云

    故尚書兵部侍郎琅邪王公

琅邪名父子少孤起徒步贄謁桑魏公藻鑑非易

與撫頂乆歎惜王楊許爲伍諸侯取爲官佐幕大

名府主帥杜重威功大心䟦扈天驥𬒳縶維神龜

罹網罟六師薄孤壘三面開生路主人既釋放賔

筵因詿誤逼脅本非辜貶謫尋不赴折腰紆墨綬

搨翼乆未舉梁竦恥州縣長卿有辭賦裏行旌邑

政柱史登朝序抨彈志不樂潤色身有素錦窠應

列宿星垣吟藥樹丹青生帝典金玉鏗王度東觀

秉直筆南宫司貢部時英萃門下藹藹騰嘉譽鵬

掀六月風豹蔚七日霧多才同列忌嫉惡姦人怒

排斥屢專城織羅仍典午名官頗流離衣食常貧

窶文明起代邸振㧞非不遇紫微雖正拜白髮已

遲暮史魚直有遺棖也剛不吐非才占清列志欲

投兕虎英俊在草萊力能生翅羽毁譽兩無私華

衮閒蕭斧掌選循故實尹京恥鈎鉅名位僅三事

疾瘵嬰二竪告滿拜貳卿君恩慰沉痼終見哲人

萎蕭蕭空壠墓鯉庭有令嗣鳯閣登仙署兩制列

門生九原應自許蒼蒼猶足信吾道似有訴餘慶

在子孫明明深可據

    故尚書虞部員外郎知制誥貶萊州司

    馬渤海高公

文自咸通後流散不復雅因仍歷五代秉筆多艷

冶高公在紫微濫觴誘學者自此遂彬彬不蕩亦

不野惜哉傷躁進忤㫖出閤下吾君登大寶兊澤

連𩃎灑均陽又淮陽移徙曾不暇遂無牽復命虚

偶文明化何路得自新齎志入長夜人謂責太深

終于郡司馬

    故殿中侍御史滎陽鄭公

柱史有名跡清才自天縱運思慶雲合落筆醴泉

湧歌詩與文賦錚錚人口諷揚袂入澤宫鵠心一

箭中恃才善戲謔負氣好侮弄大志有誰知細行

乖自訟小諌事丗宗惕惕佩光寵 太祖方歷試

握兵權已重上書范魯公先見不能用歷數不在

周謳謠卒歸 宋汗漫失屠龍接輿遂謌鳯行荷

伯倫鍤高臥畢卓甕 神德不爲嫌優待臺憲俸

晚求萬泉令吏隱官資冗一旦隨朝露識者彌哀

痛無子副家聲身丗(⿱艹石)一夢文編多散失人口時

傳誦空持一器酒何處澆孤冢

    故國子博士郭公忠恕

汾陽飽經術賦性甚坦率在昔舉神童廣陽推傑

出尚書誦在口何論落自筆公應舉時口念尚書手寫論語緫角

取科名弱冠紆纓紱早佐襄隂幕漢鼎入周室失

志罷屠龍佯狂遂捫虱周行亦僶俛吏隱多放逸

滑稽東方朔圖畫王摩詰古文識蝌蚪奥學辯萍

實字窮蒼頡本篆證陽氷失王績醉爲卿伯倫居

無匹俸錢乏一囊官路從三黜朱衣多不著白髮

仍慵櫛漸老羈旅年方見昇平日忽以伎術召此

意殊鬱鬱放口忤無鬚何門求造SKchar遁逃終見捕

譴逐道中卒遺孤落閭閻荒塜鳴蟋蟀手澤漸難

求誰家耀箱帙投吊焚此詩九原應有物

    故太子中允知洛陽縣事潁公

洛陽冨文彩峭㧞四子流提筆入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辭氣干斗

牛擢第在芸閣言事觸冕旒在降宰百里道勝心

無憂才高恥吏役放蕩不檢脩起應賢良科下筆

不見休青官尚淹恤寺縣且優游輕才糞土賤高

義雲天浮懸磬任貧窶盈樽長獻酬知己彼何人

鳯閣與鼇頭推挽終不起壯志將焉收晚年圮橋

役闗市良可羞忽焉爲異物寒草封一丘孀𭒀應

凍餓交友誰尋求遺孫方稚齒爽秀已遒遒皇天

若有慿必使光貽謀

    橄欖        王  禹偁

江東多果實橄欖稱珍竒北人將就酒食之先顰

眉皮核苦且澁歷口復棄遺良乆有回味始覺甘

如飴我今何所喻喻彼忠臣辭直道逆君耳斥退

投天涯丗亂思其言噬臍焉能追寄語采詩者無

輕橄欖詞

    勸學篇       張  詠

大化不自言委之在英才𤣥門非有閉苦學當自

開丗上百代名莫遣寒如灰晨雞固自勉男子胡

爲哉胷中一片地無使容纎埃海鷗尚可狎人世

何嫌猜勤慎君子職顏閔如瓊瑰刻薄小人事斯

輩直可哀放蕩功不遂滿盈身亦灾將心須内疚

禍福本無媒

    悼蜀詩四十韻    張  詠

至道紀號元祀春正月爲審官院考績引對天子

曰天厭西蜀歲荐飢饉任失其人枉政殘剥民興

惡作孽授命虎旅殄滅兇逆矧彼黔首不聊其生

觀人安民朕意罔怠寛則育姦猛則殘俗得夫濟

者實難其人爾惟方直歷政有績卭僰幽遐徃理

其俗克畏克愛汝其欽哉祗奉命乘輅西征夏四

月二十有八日供厥職噫謀術庸陋罔敢怠忽豪

猾抑之賦斂乃息存恤窮困招綏流亡杜厥剥削

宣揚皇風間一歲而民弗克安非郡縣之罪偏將

之罪也有聽者孰不知民心上畏王師之剽掠下

畏草孽之強暴乎良家困弊漸復從 賊庶賖其

死深可忿也 天子遠九重孤賤者憚權豪而不

敢言嗚呼雖采詩之官闋之乆矣然謌詠諷刺亦

不可寂然詠敢作悼蜀古詩四十韻書于視政之

㕔有識君子幸勿以狂瞽爲罪

蜀國富且庶風俗矜浮薄奢僣極珠貝狂佚務娛

樂虹橋吐飛泉煙柳閉朱閣燭影逐星沉歌聲和

月落鬬雞破百萬呼盧縱大噱遊女白玉璫驕馬

黄金絡酒肆夜不扄花市春慚怍禾稼暮雲連䊵

繡淑氣錯熈熈三十年光景倐如昨天道本害盈

侈極禍必作當時布政者罔思救民瘼不能宣淳

化移風復儉約情性非方直多爲聲色著從欲竊

虚譽隨俗縱貪攫蠶食生靈肌作威恣暴虐佞罔

天子聽所利唯剥削一方忿恨興千里攘臂躍火

氣烘寒空雪彩揮蓮蕚無人能却敵何假施擊柝

害物黷貨軰皆爲白刃爍瓦礫積臺榭荆棘迷城

郭里第鎻苔蕪庭軒喧燕雀斗粟金帛市束芻羅

綺博悲夫驕奢民不能飽葵藿朝廷僉元戎帥師

蕩兇惡虎旅一以至梟巢一何弱燎毛熖晶熒破

竹鋒熠爚兵驕不可戢殺人如戲謔悼耄皆麗誅

玉石何所度未能剪強暴爭先謀剽掠良民生計

空賖死心殞穫四野起𧲣狼五畒孰耕鑿出師不

以律餘孽何由却俾夫熾蜂蠆寡術能籠絡邊陲

未肅清胡顏食天爵世方尚奔競誰復振謇諤黄

屋遠萬里九重高寥廓時稱多英雄才豈無衞霍

近聞命良臣拭目觀奇略

    赴郡之初尋屬愆亢有司舉舊典取湫

    水徴巫覡以致禱而涉旬靡應農事方

    急遣罷去越翊日漸獲優洽 劉 筠

優詔將州任視政𦆵旬時田畯訴炎暵坐虞多稼

萎雲將掉頭去波臣涸轍危行部殊未及隨車杳

難期徃慙神父化鮑德守南陽時多荒灾唯此郡豐穰吏民愛悅號爲神父

取旱母嗤蕭雅所臨必赤地大旱人號爲旱母諸曹白事者雩典舉

舊規郡北岐棘山上有三湫池衙吏絜齊徃汲水

置縹瓷朝服領巫覡詰旦迓諸岐承以結綵輿奉

於五龍祠自是率賓介寅午𣢾于斯紛敷薦楮鏹

浸漬灑楊枝瓦鑪松香鈍瓢樽𮮐酌醨四壁繪神

變正筵塑靈儀怖若葉公牖怪甚葛仙陂老覡十

數軰勃屑頭如魌童巫及伶倡貌寢語嘍囇但多

罋盎質曾乏婉孌姿交手操鈐拂合譟屢僛僛喧

塵著蓬髮穢汗落粉頥一聞且一嘔掩鼻以攢眉

隮蔚朝待族敗革震散之巽飄暮欲息竅竹呼復

來慢黷固已甚誕妄相馮隨如是者浹日僅得沾

服滋嗟予政無狀百拜胡敢辭矧夫民習俗姑用

慰齎咨抑聞古人言天鑒實無私神道貴得一何

乃託邪師遽俾送湫勺撤役勤繭絲申明恤刑詔

挺重捨輕疑從此四三日油霈洽封圻又聞堯湯

丗水旱軫君慈存救自有術斂散適所宜元元無

菜色九載尚熈熈周禮地官職皇舞雖有祈道經

蒞天下傷民誠弗爲惟神禀聦正遠鬼務肅祗願

守有常德可戒興妖思

    寄岳陽劉從事    韓  丕

秋來憶故人寓目臨大野遠近聞清商依稀奏𡺳

雅經霜樹半紅無風葉自下一片洞庭心聊慿塞

鴻寫

    溫泉詩       錢  易

悲哉天寶時帝耄政不修寵幸尊婦人隂極陽已

柔外戚盛本枝櫛比封列侯丞相大將軍備位甚

悠悠天下安既乆積漸力不周車服金玉煥黎庶

飢寒愁驪山溫泉宫晝幸與夜游一游百司備萬

費一日休雖能心自快化作社稷憂國忠咨吞噬

林甫懷姦偷胡雛據太原鍾鼓無計收黄塵蒲長

安慘黷九廟羞唐天未使絶返正知疾瘳自兹遊

賞地荆棘生荒秋舊物悉已廢蜘蛛挂重樓覽者

咸寒心一過三廻頭因知帝王業堅固宣鴻猷豈

可信嗜欲侮弄生瘡疣雕墻峻宇誡簡牘况有由

飜思黍離章續之應可仇

    夏日山居詩     种  放

隂隂林木靜寂寂無人境紅綻紫葳香嵐沈玉膏

冷看雲時獨坐㥀事常中省何客馭風來新篁動

踈影

    諭蒙詩       种  放

大盈卑百瀆自成浮天潯崇丘下累塊竟爲蔽日

深王者在謙小夙惟堯禹心拜言尊賢仁㥀德棄

珠金自滿九族散匪驕百善尋炳兹夏商鑒滅國

因夸滛




皇朝文鑑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