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金蘭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盧金蘭墓誌銘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8

盧金蘭字昭華,本亦良家子。家長安中,無昆弟,有姊四人。其母以昭華父歿而生,私憐之,獨得縱所欲。欲學伎,即令從師舍。歲餘,為綠腰玉樹之舞,故衣制大袂長裾,作新眉愁嚬,頂鬢為娥叢小鬟。自是而歸,諸姊不為列矣。因恚泣,謂其母曰:「今不等我,不若從所當耳。」年自十五歸於沈。居二年,從沈東南。浮水行吳越之間,從七年,乃還都。又二年,沈複東南,而昭華留止京師,不得隨,病且逝。從沈凡十一年,年二十六。生男一人,女一人。葬於城南尹村原之下。作銘,其詞曰:

野遼刺兮眾草羅生,颼鬱蓊兮孰先殞零。綺顏奄忽兮辭金楹,去何止兮歸無程。芳霍紅荃兮昔所遲,今銷亡兮不可再馨。魂魄歸來兮複此園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