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馬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相馬書
作者:徐咸 明
本作品收錄於《說郛
原文有附圖,圖省略未錄,以【圖名】代替。

相馬書

目錄[编辑]

  • 三十二相圖  旋毛圖
  • 口齒圖    三十二歲訣
  • 寶金篇    寶金歌
  • 百一歌    調養法
  • 乘習法    牧放法

(原書未收錄調養法、乘習法、牧放法。)

三十二相圖[编辑]

【良馬三十二相】

(各部名稱)面,頰,食槽,鬐,項,臆,胸膛,膝,脛脡,掌,筋,蹄,脊梁,乘鐙,排鞍,腹,下肚,肋扇,硯⻣,接脊⻣,腿,外腎,曲池,掌⻣節,汗溝,⻣,鹿節,尾。

(圖內文字)體無旋毛,遠看大,近看小。前看似雞鳴。後看似狗蹲。硯⻣欲平,排鞍肉厚,脊梁⻣平,鬐欲高。尾欲端,節卻近,筋卻平,臆卻平。

  尾如垂掃,尾欲茸細,尾骨欲遊,後脚欲縮,後蹄欲然,鹿節欲細,掌骨欲細,外腎欲小,曲池欲深,蹆似琵琶,接脊骨短,汗溝欲深,肋扇骨密,肚下逆毛,腹欲短促,乘鐙肉厚,前脚欲直,前蹄欲圓,蹄大欲直,掌骨欲高,膝骨欲圓,脛脡骨細,胸堂欲開,項長彎曲,腦骨欲圓,食槽欲寬,頰骨欲圓,面如剝兔,上唇欲方,下唇欲圓,口叉欲深,鼻欲寬大,耳如削竹,眼似垂鈴,眼下有肉,垂睛欲高。

旋毛圖[编辑]

【旋毛圖】

(各部名稱)壽星,滴淚,銜禍,聽哭,帶纓,鎖喉,螣蛇,靠槽,穿鬃,喪門,盛淚,乘鐙,挾屍,駞屍,帶劍,膁花,豹尾,後喪,拖喪。

(圖內文字)旋毛合天地之數共五十五,白圈皆陽、左旋,黑圈皆陰、右旋。上而向下,下而向上,左而向右,右而向左,上下左右、黑白順逆,一一分明,所以成變化,此古之龍馬為靈物也,他馬則不然矣。他馬亦有旋毛,如上下左右,向之順者為善,其反背橫差皆惡也。

  〈百一歌〉叙旋毛之害,〈旋毛論〉叙順逆向背之理。乃謂馬初生無毛者,良。骨角雙生者,良。體無旋毛,遠看大,近看小者,良。旋毛細膩溫鮮者,良。以此定品,凡毛氄軟,溫潤有文理,未易見。故此圖善旋五,所謂若滅若沒,若亡若失也。惡者粗逆易見,故此圖惡旋十四,所謂毛病最為害者也。凡毛重首,次頸,次尾,次背,次腹。善旋:首,壽星,齒長德力優。頸,帶纓,俊逸。腹,靠槽,充肥。背,乘鐙,安重。近尾,膁花,矯强。皆健行馴善。惡旋:各所病,傷人害物。首口,銜禍、聽哭;背,螣蛇;腹,喪門;慘激于前。背,駞屍;尾,喪門、拖喪、挾屍;狼厲于後。最傷害,不可負載。口,滴淚;頸,鎻喉;背,穿鬃、盛淚、帶劍;尾,豹尾;亦傷害,不自保。又,牛額甚凶,不宜養,招殃僨事,市馬者知之。餙偽擦揉去難别,最宜慎防。又,善多惡少者,猶可。惡多善少者,次之。皆惡者勿用。或按勒制之,亦能去惡為善也。

  旋毛在上者向下,在下者向上,在左者向右,在右者向左,凡上左者屬陽,向下向右者陽數順也。下右者屬陰,向上向左者陰數逆也。逆者陰順之,謂非違逆也。

口齒圖[编辑]

【口⿒圖】

(各部名稱)一歲口⿒,二歲口⿒,三歲口⿒,五歲口⿒,十歲口⿒,二十歲口⿒,二十二歲口⿒,二十五歲口⿒,三十至三十二歲口⿒。

  夫獸之齒者,血精為本,結秀為骨,骨精為齒。一歲至二十五歲齒之區臼白。不三十歳區俱平,無鋒刃,亦無力矣。

  夫角者,肋力之粹,初五年成一節,應生數五,次年一節,十年而終。

三十二歲訣[编辑]

一歲,駒齒二。二歲,駒齒四。三歲,駒齒六。四歲,成齒二。五歲,成齒四。六歲,肉牙生。七歲,角區𡙇。八歲,盡區如一。九歲,咬下中區二齒臼。十歲,咬下中區四齒臼。十一歲,咬下中區六齒臼。十二歲,咬下中區二齒平。十三歲,咬下中區四齒平。十四歲,咬下中區六齒平。十五歳,咬上中區二齒臼。十六歲,咬上中區四齒臼。十七歲,咬上中區六齒臼。十八歲,咬上中區二齒平。十九歲,咬上中區四齒平。二十歲,咬上下盡平。二十一歲,咬下中區二齒黃。二十二歲,咬下中區四齒黃。二十三歲,咬下中區六齒黃。二十四歲,咬上中區二齒黃。二十五歲,咬上中區四齒黃。二十六歲,咬上下盡黃。二十七歲,咬下中區二齒白。二十八歲,咬下中區四齒白。二十九歲,咬下中區六齒白。三十歲,咬上中區二齒白。三十一歲,咬上中區四齒白。三十二歲,咬上下盡白。

寶金篇[编辑]

三十二相眼為先,次觀頭面要方圓,相馬不看先代本,一似愚人信口傳,眼似垂鈴紫色鮮,滿廂凸出不驚然,白縷貫睛行五百,斑如撒豆勿同看,面若側墼如鎌背,鼻如金盞可藏拳,口叉須深牙齒遠,舌如垂劍色如蓮,口無黑黶須長命,唇似垂廂蓋一般,食槽寬淨顋無肉,咽失平而筋有攔,耳如楊葉裁杉竹,嚥骨高而軟不堅,八肉分而彎左右,龍會高而上古傳,項長如鳳須彎曲,鬃毛茸細要如綿,鬐高膊濶搶風小,臆高胸濶脚前寬,膝要高而圓似掬,骨細筋麄節要攢,蹄要圓實須卓立,身形充闡要平寬,筋骨彎而須堅密,排鞍肉厚穩金鞍,三峯穩壓須藏骨,卧如猿落重如山,鵝鼻曲直須停穩,尾似流星散不連,膏筋大小須勻壯,下節攢筋緊一錢,羊髭有距如鷄距,能奔解走可行千,已前貴相三十二,萬中難選一俱全。

寶金歌[编辑]

三十二相眼為珍,次觀頭面要停勻,相馬不看先代本,亦似盲人信步行,眼似垂鈴紫色浸,睛如徹豆要分明,白縷貫睛行五百,瞳生五彩壽多齡,鼻紋有字須長壽,如火如公四十春,壽旋頂門高過眼,鬃毛茸細萬絲分,面如剝兔腮無肉,鼻如金盞食槽橫,耳如楊葉根一握,項長如鳳似鷄鳴,口叉須深牙齒遠,舌如垂劍色蓮形,口無黑靨須長命,唇似垂箱兩合停,四大三高兼二小,雙長兩短一灣平,瘦見肉而肥見骨,視而不懼聽無驚,八肉彎而分耳後,龍會高而上古聞,牝騮不欲偏多驟,驊驂蹄囓善能奔,首鈎項曲三峰穩,筋麄骨細四蹄輕,鬐高臆廣平弓手,胸寬膊濶小搶風,頭長腰短雙鳬大,腹垂臁小逆毛生,踠停寸緊蹄堅寔,膝高節近骨筋分,肋骨彎而須緊密,排鞍肉厚穩鞍輪,腎袋小藏如吊殻,裏囊垂大若懸鈴,燕骨隱微三山小,胯似琵琶後犬蹲,尾似流星須放細,鵝鼻曲直汗溝深,骨筋大小須勻壯,身形充闡要寬平,已上毛骨皆是駿。還將駑逸細推尋,腰凹脊弓焉致遠,麄蹄捺踠豈能奔,白首黑身須可忌,銀鬃玉項不須欽,破臉孤蹄真未吉,耳白腰花實是凶,流鼻綉項休呼美,沙睛環眼莫高稱,面短骨橫真可惡,眼深無肉不堪親,槽微口淺多無食,腿麄蹄大實無行,毛殊旋廣休誇貴,寸長踠軟莫稱駿,背直尾高休言美,耳大頭肥不足欽,羊睛象目遙無力,猪胯駞腰不善奔。龍顱突目天然快,獐頭鹿耳號騅風,孔中筋現非常相,目有重瞳勿視輕,溺而似犬真難得,耳毫一尺值千金,初產無毛稱龍子,骨角雙生亦號龍,耳微一寸行千里,溺過前足半前程,羊鬚有距馳三百,距如雞爪日千程,已前貴相分明載,古典流傳萬世遵。自「還將」至「不善奔」一十九句皆惡相,篇前、後皆善相。

王良百一歌[编辑]

畧相曰:[编辑]

耳小根一握,頭長鼻要寬,能行三百里,解立四蹄攢。

臆前雖濶備,眼曠腹須平,項長筋骨促,尾骨短為精。

鹿耳天然快,獐頭第一強,蹄輕腰又短,伯樂亦稱良。

鼻上紋王字,目中青暈侵,雖然有筋骨,更要汗溝深。

初生無毛者,伯樂號龍駒,七朝方始起,千匹也應無。

近看雖似小,遠望却成高,要知深有力,腹上逆生毛。

蹄大蹄又軟,腹濶更腰長,行時無步驟,何必問孫陽。

口淺不能食,眼深多咬人,猪膝難任重,焉堪致遠行。

要知有壽馬,唇慢口方停,好是如羊目,驆良壽亦長。

不在如龍狀,追風號古來,目前毛骨駿,未可比駑駘。

毛病曰:[编辑]

項上如生旋,有之不用誇,環緣不利長,所以號螣蛇。

後有喪門旋,前兼有挾屍,勸君不用蓄,無事也須疑。

牛額并銜禍,非常害長多,古人如是說,此事不虛歌。

帶劍渾小事,喪門不可當,滴淚如入口,有福也須防。

黑色耳全白,從來號孝頭,假饒千里走,奉勸不須留。

背上毛生旋,驢騾亦有之,只惟鞍貼下,此者是駞屍。

銜禍口邊衝,時間禍必逢,古人稱是病,焉敢不言凶。

眼下毛生旋,遙看似淚痕,假饒福也病,無禍亦妨人。

毛病深知害,妨人在不占,大都如此類,無禍也宜嫌。

擔耳駞鬃項,雖然毛病殊,更若兼鱉尾,有實不如無。

○凡旋毛自上向下,下向上,左向右,右向左者,為善旋。上不向下,下不向上,左不向右,右不向左又,或左右縱而向上向下,上下橫而向左向右,參差不一,為惡旋。惡旋粗逆易見,善旋若滅若沒,若亡若失也。

雜忌曰:[编辑]

騎來未得飲,汗解是為強,缷鞍面向北,此事最招殃。

欲出須知此,籠頭莫掛垂,雖然無大患,驚懼事防為。

面北朝朝餧,形軀漸漸傷,其中忽有患,有患悔難當。

遠來亦忌飽,出去不妨飢,向水莫許驟,偏傷肺與脾。

濁水休教飲,多饒毛色焦,時間雖不覺,月内不生臕。

偏怕腥膻物,仍嫌土作槽,鼠穿成大穢,更忌艸中毛。

上山猶許驟,下嶺不宜騎,必定傷筋骨,能令日漸羸。

近學新醫者,還知此事難,將鍼宜刺淺,方便更須端。

凡鍼六脈血,不在苦令多,移時若不止,傷損返如何。

有病何妨療,無傷血莫鍼,近來愚學者,此意未知深。

眼病曰:[编辑]

一切眼昏瘴,皆因熱所傷,莫令肝臓冷,淚出轉難當。

黃風有赤脉,白翳忌侵睛,須抽眼脈血,救療有功能。

烏風起肝臓,忽患便青盲,便是通神妙,除非解換睛。

有瘴多須淚,無令冷藥多,細辛并地骨,犀角決明和。

外瘴須磨點,黃連最能駈,烏魚骨頗妙,輒莫用珍珠。

欲療先令暖,仍須使子肝,防風圓蔚好,去淚得睛寬。

不可全憑藥,時聞亦用鍼,頻抽口鼻血,腦熱勿令侵。

肝病眼睛病,眼昏肝有風,發來時生暈,嚾烙抵神功。

環睛難為病,侵睛多即驚,月中騎亦懼,雲内更同盲。

卒熱傳肝肺,尪羸也易推,奈何雙目暗,得較也何時。

醫候曰:[编辑]

欲知看口色,春季忌於青,若似秋時候,醫之必得寧。

夏病不食草,口中赤色深,莫將為熱療,熱療病難尋。

秋病口中白,時時喘息粗,於中帶黑色,肝肺恐應無。

冬季口中黑,醫之必不痊,卧蠶雖有色,而退也無緣。

大抵怕青黑,兼憂喘息粗,神功也不救,遲治氣全無。

肺病多方療,心傷鶻骨抽,目前雖得効,已後發無休。

鼻内出膿血,如加氣轉抽,豈堪連背硬,何用更開喉。

肺病休疑冷,腥膻不可為,但將凉藥療,莫使小猪脂。

天門還治肺,地骨也醫肝,心熱黃芩妙,人參性不寒。

前面熱未退,腰胯却行遲,是熱須醫熱,少將冷藥醫。

起卧曰:[编辑]

脾寒令肉顫,胃冷吐清涎,但鍼脾上穴,暖胃藥為先。

撲尾褰唇痛,起卧四蹄攤,頻頻覻膁上,冷熱氣相干。

起卧無時度,將身似狗蹲,腸中如糞結,巴豆最為珍。

若作如斯候,切在細推尋,如逢腎脈上,多應腸入陰。

識得尋常病,便須用橘皮,檳榔為第一,蔥酒最相宜。

止痛當歸妙,牽牛芍藥和,生薑宜剩使,滑石勿令多。

治脾人間妙,鍼脾第一功,目前兼惡急,氣脈當時通。

尿血還緣熱,風虛結澁為,秦芄能治療,通利大黃奇。

忽傷糞如水,赤黃氣息腥,饒醫能用藥,口色怕微青。

若還退草料,腹中虛氣鳴,大似腸黃候,脾家氣不勻。

療風曰:[编辑]

有傷即為急,無傷呼為慢,先鍼喉脉血,亦須先出汗。

尾揭遍身硬,耳腎閃骨生,此風從後得,暖處勿吹驚。

病見從前得,斯須便過關,大風烙最玅,入口下應難。

四脚難移動,一邊汗出微,口中時吐沬,見此莫生疑。

不獨如斯狀,忽然後脚遲,盡知呼脾冷,卒急也難醫。

是藥皆治病,唯風卻要虵,防風并半夏,最急是天麻。

治療皆憑藥,就中風也難,七朝疑似退,火烙大無端。

歇汗風饒痒,為瘡急㿋多,肺風多揩擦,疥癩即相和。

花蛇及乾蝎,亦療腦旋風,烏頭勿單使,麻黃更要芎。

有風切忌驚,角耳最為精,漢椒并附子,相合耳中傾。

筋骨曰:[编辑]

膊痛緣騎苦,蹄傷敗血攻,痛時鍼且妙,蹄損火能通。

膝骨難任痛,行時脚失多,無端鍼脈血,得効也蹉跎。

子骨連蹄痛,多應是物傷,烙蹄蹄不發,漸漸骨開張。

失節莫交頻,鹿節黃水成,假饒用火烙,滑石鎮長盈。

但是筋骨痛,皆因傷損為,於中硯子骨,末後不通醫。

食槽脹雖烙,多緣腑病生,胃翻加吐沬,何藥効能成。

小胯骨若痛,牽連雁翅疼,欲鍼須得穴,用藥更持鋒。

曲池鵝鼻骨,脹時不在鍼,芸薹并紫葛,巴豆最功深。

附骨侵於膝,走驟多饒失,火烙意還麄,藥消為第一。

筋脹用猪腦,冷藥要蛇牀,細辛并藁本,米醋及生薑。

療黃曰:[编辑]

頭悶忽銜韁,此即是心黃,先須用火烙,時下得安康。

胸黃忽腫硬,未可用鍼鍼,須使消黃藥,無令痛所侵。

偏次黃雖少,還緣積熱成,嘗聞連五臓,根向肺中生。

喉内若生黃,此病實難當,藥鍼俱少効,向裏結成囊。

急慢腸黃候,患時俱一般,慢時一月多,急則當時間。

腎黃腎脈腫,積冷致如然,還須熁腰上,以此出頑涎。

水黃連帶脉,虛腫在皮膚,先用火鍼治,消時膿出餘。

膁黃不用鍼,塗藥妙能深,㳙石并葶藶,橘皮使鬱金。

騾馬緣風熱,因此作妳黃,塗藥教駒匝,切恐結成囊。

一切黃虛腫,多緣積熱生,宜抽喉脉血,諸毒不能成。

瘡痍曰:[编辑]

竹節療膊瘡,骨鑽亦難當,若塗先用洗,欲使洗鹽湯。

貼瘡須用藥,艾灸且令焦,乾姜將入内,根出始方消。

疳瘡生眼畔,疳血化為虫,即漸侵於腦,和睛變作膿。

口内忽生涎,心臓熱如然,有瘡須用藥,包藥使綿纒。

肺毒若生瘡,醫之要肺凉,貼藥雖宜洗,可用甘草湯。

斷踠緣風血,燥蹄亦一般,麝香葶藶子,貫衆及黃丹。

冷病緣草結,膿多瘡口寒,乳香并附子,貼此始應看。

疥癬深秋旺,爪瘡盛夏多,都緣風血聚,忙療莫蹉跎。

血躁連蹄腫,筋風血作膿,蕪荑鶴虱妙,能殺此般蟲。

一切破損瘡,勿令口自傷,㿉瘡難治療,客風須是防。

齒歲曰:[编辑]

齒有數般蒼,教伊識不妨,莫言為小事,識得大賢良。

黑白一齊全,生來始八年,中間初似破,十二歲無偏。

齒如十二月,𮪃牙象四時,二十四氣足,伯樂視為規。

四齒不曾退,年已只似駒,但看邊畔者,咬得臼還殊。

駒子生駞齒,嚼之必不勻,直饒齒歲小,區臼也多平。

向南馬齒口,野放咬山多,區臼雖先破,莫言齒歲過。

黃區將欲盡,黑白亦全無,上下齒更展,十二歳應餘。

𮪃牙初出肉,俗言五六春,至老或不生,須憑區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