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马书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相马书
作者:徐咸 明
本作品收录于《说郛
原文有附图,图省略未录,以【图名】代替。

相马书

目录[编辑]

  • 三十二相图  旋毛图
  • 口齿图    三十二岁诀
  • 宝金篇    宝金歌
  • 百一歌    调养法
  • 乘习法    牧放法

(原书未收录调养法、乘习法、牧放法。)

三十二相图[编辑]

【良马三十二相】

(各部名称)面,颊,食槽,鬐,项,臆,胸膛,膝,胫脡,掌,筋,蹄,脊梁,乘镫,排鞍,腹,下肚,肋扇,砚⻣,接脊⻣,腿,外肾,曲池,掌⻣节,汗沟,⻣,鹿节,尾。

(图内文字)体无旋毛,远看大,近看小。前看似鸡鸣。后看似狗蹲。砚⻣欲平,排鞍肉厚,脊梁⻣平,鬐欲高。尾欲端,节却近,筋却平,臆却平。

  尾如垂扫,尾欲茸细,尾骨欲游,后脚欲缩,后蹄欲然,鹿节欲细,掌骨欲细,外肾欲小,曲池欲深,蹆似琵琶,接脊骨短,汗沟欲深,肋扇骨密,肚下逆毛,腹欲短促,乘镫肉厚,前脚欲直,前蹄欲圆,蹄大欲直,掌骨欲高,膝骨欲圆,胫脡骨细,胸堂欲开,项长弯曲,脑骨欲圆,食槽欲宽,颊骨欲圆,面如剥兔,上唇欲方,下唇欲圆,口叉欲深,鼻欲宽大,耳如削竹,眼似垂铃,眼下有肉,垂睛欲高。

旋毛图[编辑]

【旋毛图】

(各部名称)寿星,滴泪,衔祸,听哭,带缨,锁喉,螣蛇,靠槽,穿鬃,丧门,盛泪,乘镫,挟尸,驼尸,带剑,膁花,豹尾,后丧,拖丧。

(图内文字)旋毛合天地之数共五十五,白圈皆阳、左旋,黑圈皆阴、右旋。上而向下,下而向上,左而向右,右而向左,上下左右、黑白顺逆,一一分明,所以成变化,此古之龙马为灵物也,他马则不然矣。他马亦有旋毛,如上下左右,向之顺者为善,其反背横差皆恶也。

  〈百一歌〉叙旋毛之害,〈旋毛论〉叙顺逆向背之理。乃谓马初生无毛者,良。骨角双生者,良。体无旋毛,远看大,近看小者,良。旋毛细腻温鲜者,良。以此定品,凡毛氄软,温润有文理,未易见。故此图善旋五,所谓若灭若没,若亡若失也。恶者粗逆易见,故此图恶旋十四,所谓毛病最为害者也。凡毛重首,次颈,次尾,次背,次腹。善旋:首,寿星,齿长德力优。颈,带缨,俊逸。腹,靠槽,充肥。背,乘镫,安重。近尾,膁花,矫强。皆健行驯善。恶旋:各所病,伤人害物。首口,衔祸、听哭;背,螣蛇;腹,丧门;惨激于前。背,驼尸;尾,丧门、拖丧、挟尸;狼厉于后。最伤害,不可负载。口,滴泪;颈,锁喉;背,穿鬃、盛泪、带剑;尾,豹尾;亦伤害,不自保。又,牛额甚凶,不宜养,招殃偾事,市马者知之。餙伪擦揉去难别,最宜慎防。又,善多恶少者,犹可。恶多善少者,次之。皆恶者勿用。或按勒制之,亦能去恶为善也。

  旋毛在上者向下,在下者向上,在左者向右,在右者向左,凡上左者属阳,向下向右者阳数顺也。下右者属阴,向上向左者阴数逆也。逆者阴顺之,谓非违逆也。

口齿图[编辑]

【口⿒图】

(各部名称)一岁口⿒,二岁口⿒,三岁口⿒,五岁口⿒,十岁口⿒,二十岁口⿒,二十二岁口⿒,二十五岁口⿒,三十至三十二岁口⿒。

  夫兽之齿者,血精为本,结秀为骨,骨精为齿。一岁至二十五岁齿之区臼白。不三十歳区俱平,无锋刃,亦无力矣。

  夫角者,肋力之粹,初五年成一节,应生数五,次年一节,十年而终。

三十二岁诀[编辑]

一岁,驹齿二。二岁,驹齿四。三岁,驹齿六。四岁,成齿二。五岁,成齿四。六岁,肉牙生。七岁,角区𡙇。八岁,尽区如一。九岁,咬下中区二齿臼。十岁,咬下中区四齿臼。十一岁,咬下中区六齿臼。十二岁,咬下中区二齿平。十三岁,咬下中区四齿平。十四岁,咬下中区六齿平。十五歳,咬上中区二齿臼。十六岁,咬上中区四齿臼。十七岁,咬上中区六齿臼。十八岁,咬上中区二齿平。十九岁,咬上中区四齿平。二十岁,咬上下尽平。二十一岁,咬下中区二齿黄。二十二岁,咬下中区四齿黄。二十三岁,咬下中区六齿黄。二十四岁,咬上中区二齿黄。二十五岁,咬上中区四齿黄。二十六岁,咬上下尽黄。二十七岁,咬下中区二齿白。二十八岁,咬下中区四齿白。二十九岁,咬下中区六齿白。三十岁,咬上中区二齿白。三十一岁,咬上中区四齿白。三十二岁,咬上下尽白。

宝金篇[编辑]

三十二相眼为先,次观头面要方圆,相马不看先代本,一似愚人信口传,眼似垂铃紫色鲜,满厢凸出不惊然,白缕贯睛行五百,斑如撒豆勿同看,面若侧墼如镰背,鼻如金盏可藏拳,口叉须深牙齿远,舌如垂剑色如莲,口无黑黡须长命,唇似垂厢盖一般,食槽宽净腮无肉,咽失平而筋有拦,耳如杨叶裁杉竹,咽骨高而软不坚,八肉分而弯左右,龙会高而上古传,项长如凤须弯曲,鬃毛茸细要如绵,鬐高膊阔抢风小,臆高胸阔脚前宽,膝要高而圆似掬,骨细筋麄节要攒,蹄要圆实须卓立,身形充阐要平宽,筋骨弯而须坚密,排鞍肉厚稳金鞍,三峰稳压须藏骨,卧如猿落重如山,鹅鼻曲直须停稳,尾似流星散不连,膏筋大小须匀壮,下节攒筋紧一钱,羊髭有距如鸡距,能奔解走可行千,已前贵相三十二,万中难选一俱全。

宝金歌[编辑]

三十二相眼为珍,次观头面要停匀,相马不看先代本,亦似盲人信步行,眼似垂铃紫色浸,睛如彻豆要分明,白缕贯睛行五百,瞳生五彩寿多龄,鼻纹有字须长寿,如火如公四十春,寿旋顶门高过眼,鬃毛茸细万丝分,面如剥兔腮无肉,鼻如金盏食槽横,耳如杨叶根一握,项长如凤似鸡鸣,口叉须深牙齿远,舌如垂剑色莲形,口无黑靥须长命,唇似垂箱两合停,四大三高兼二小,双长两短一湾平,瘦见肉而肥见骨,视而不惧听无惊,八肉弯而分耳后,龙会高而上古闻,牝骝不欲偏多骤,骅骖蹄啮善能奔,首钩项曲三峰稳,筋麄骨细四蹄轻,鬐高臆广平弓手,胸宽膊阔小抢风,头长腰短双凫大,腹垂臁小逆毛生,踠停寸紧蹄坚寔,膝高节近骨筋分,肋骨弯而须紧密,排鞍肉厚稳鞍轮,肾袋小藏如吊壳,里囊垂大若悬铃,燕骨隐微三山小,胯似琵琶后犬蹲,尾似流星须放细,鹅鼻曲直汗沟深,骨筋大小须匀壮,身形充阐要宽平,已上毛骨皆是骏。还将驽逸细推寻,腰凹脊弓焉致远,麄蹄捺踠岂能奔,白首黑身须可忌,银鬃玉项不须钦,破脸孤蹄真未吉,耳白腰花实是凶,流鼻绣项休呼美,沙睛环眼莫高称,面短骨横真可恶,眼深无肉不堪亲,槽微口浅多无食,腿麄蹄大实无行,毛殊旋广休夸贵,寸长踠软莫称骏,背直尾高休言美,耳大头肥不足钦,羊睛象目遥无力,猪胯驼腰不善奔。龙颅突目天然快,獐头鹿耳号骓风,孔中筋现非常相,目有重瞳勿视轻,溺而似犬真难得,耳毫一尺值千金,初产无毛称龙子,骨角双生亦号龙,耳微一寸行千里,溺过前足半前程,羊须有距驰三百,距如鸡爪日千程,已前贵相分明载,古典流传万世遵。自“还将”至“不善奔”一十九句皆恶相,篇前、后皆善相。

王良百一歌[编辑]

略相曰:[编辑]

耳小根一握,头长鼻要宽,能行三百里,解立四蹄攒。

臆前虽阔备,眼旷腹须平,项长筋骨促,尾骨短为精。

鹿耳天然快,獐头第一强,蹄轻腰又短,伯乐亦称良。

鼻上纹王字,目中青晕侵,虽然有筋骨,更要汗沟深。

初生无毛者,伯乐号龙驹,七朝方始起,千匹也应无。

近看虽似小,远望却成高,要知深有力,腹上逆生毛。

蹄大蹄又软,腹阔更腰长,行时无步骤,何必问孙阳。

口浅不能食,眼深多咬人,猪膝难任重,焉堪致远行。

要知有寿马,唇慢口方停,好是如羊目,驆良寿亦长。

不在如龙状,追风号古来,目前毛骨骏,未可比驽骀。

毛病曰:[编辑]

项上如生旋,有之不用夸,环缘不利长,所以号螣蛇。

后有丧门旋,前兼有挟尸,劝君不用蓄,无事也须疑。

牛额并衔祸,非常害长多,古人如是说,此事不虚歌。

带剑浑小事,丧门不可当,滴泪如入口,有福也须防。

黑色耳全白,从来号孝头,假饶千里走,奉劝不须留。

背上毛生旋,驴骡亦有之,只惟鞍贴下,此者是驼尸。

衔祸口边冲,时间祸必逢,古人称是病,焉敢不言凶。

眼下毛生旋,遥看似泪痕,假饶福也病,无祸亦妨人。

毛病深知害,妨人在不占,大都如此类,无祸也宜嫌。

担耳驼鬃项,虽然毛病殊,更若兼鳖尾,有实不如无。

○凡旋毛自上向下,下向上,左向右,右向左者,为善旋。上不向下,下不向上,左不向右,右不向左又,或左右纵而向上向下,上下横而向左向右,参差不一,为恶旋。恶旋粗逆易见,善旋若灭若没,若亡若失也。

杂忌曰:[编辑]

骑来未得饮,汗解是为强,缷鞍面向北,此事最招殃。

欲出须知此,笼头莫挂垂,虽然无大患,惊惧事防为。

面北朝朝喂,形躯渐渐伤,其中忽有患,有患悔难当。

远来亦忌饱,出去不妨饥,向水莫许骤,偏伤肺与脾。

浊水休教饮,多饶毛色焦,时间虽不觉,月内不生膘。

偏怕腥膻物,仍嫌土作槽,鼠穿成大秽,更忌艸中毛。

上山犹许骤,下岭不宜骑,必定伤筋骨,能令日渐羸。

近学新医者,还知此事难,将针宜刺浅,方便更须端。

凡针六脉血,不在苦令多,移时若不止,伤损返如何。

有病何妨疗,无伤血莫针,近来愚学者,此意未知深。

眼病曰:[编辑]

一切眼昏瘴,皆因热所伤,莫令肝臓冷,泪出转难当。

黄风有赤脉,白翳忌侵睛,须抽眼脉血,救疗有功能。

乌风起肝臓,忽患便青盲,便是通神妙,除非解换睛。

有瘴多须泪,无令冷药多,细辛并地骨,犀角决明和。

外瘴须磨点,黄连最能驱,乌鱼骨颇妙,辄莫用珍珠。

欲疗先令暖,仍须使子肝,防风圆蔚好,去泪得睛宽。

不可全凭药,时闻亦用针,频抽口鼻血,脑热勿令侵。

肝病眼睛病,眼昏肝有风,发来时生晕,嚾烙抵神功。

环睛难为病,侵睛多即惊,月中骑亦惧,云内更同盲。

卒热传肝肺,尪羸也易推,奈何双目暗,得较也何时。

医候曰:[编辑]

欲知看口色,春季忌于青,若似秋时候,医之必得宁。

夏病不食草,口中赤色深,莫将为热疗,热疗病难寻。

秋病口中白,时时喘息粗,于中带黑色,肝肺恐应无。

冬季口中黑,医之必不痊,卧蚕虽有色,而退也无缘。

大抵怕青黑,兼忧喘息粗,神功也不救,迟治气全无。

肺病多方疗,心伤鹘骨抽,目前虽得效,已后发无休。

鼻内出脓血,如加气转抽,岂堪连背硬,何用更开喉。

肺病休疑冷,腥膻不可为,但将凉药疗,莫使小猪脂。

天门还治肺,地骨也医肝,心热黄芩妙,人参性不寒。

前面热未退,腰胯却行迟,是热须医热,少将冷药医。

起卧曰:[编辑]

脾寒令肉颤,胃冷吐清涎,但针脾上穴,暖胃药为先。

扑尾褰唇痛,起卧四蹄摊,频频覻膁上,冷热气相干。

起卧无时度,将身似狗蹲,肠中如粪结,巴豆最为珍。

若作如斯候,切在细推寻,如逢肾脉上,多应肠入阴。

识得寻常病,便须用橘皮,槟榔为第一,葱酒最相宜。

止痛当归妙,牵牛芍药和,生姜宜剩使,滑石勿令多。

治脾人间妙,针脾第一功,目前兼恶急,气脉当时通。

尿血还缘热,风虚结涩为,秦芄能治疗,通利大黄奇。

忽伤粪如水,赤黄气息腥,饶医能用药,口色怕微青。

若还退草料,腹中虚气鸣,大似肠黄候,脾家气不匀。

疗风曰:[编辑]

有伤即为急,无伤呼为慢,先针喉脉血,亦须先出汗。

尾揭遍身硬,耳肾闪骨生,此风从后得,暖处勿吹惊。

病见从前得,斯须便过关,大风烙最妙,入口下应难。

四脚难移动,一边汗出微,口中时吐沬,见此莫生疑。

不独如斯状,忽然后脚迟,尽知呼脾冷,卒急也难医。

是药皆治病,唯风却要蛇,防风并半夏,最急是天麻。

治疗皆凭药,就中风也难,七朝疑似退,火烙大无端。

歇汗风饶痒,为疮急㿋多,肺风多揩擦,疥癞即相和。

花蛇及干蝎,亦疗脑旋风,乌头勿单使,麻黄更要芎。

有风切忌惊,角耳最为精,汉椒并附子,相合耳中倾。

筋骨曰:[编辑]

膊痛缘骑苦,蹄伤败血攻,痛时针且妙,蹄损火能通。

膝骨难任痛,行时脚失多,无端针脉血,得效也蹉跎。

子骨连蹄痛,多应是物伤,烙蹄蹄不发,渐渐骨开张。

失节莫交频,鹿节黄水成,假饶用火烙,滑石镇长盈。

但是筋骨痛,皆因伤损为,于中砚子骨,末后不通医。

食槽胀虽烙,多缘腑病生,胃翻加吐沬,何药效能成。

小胯骨若痛,牵连雁翅疼,欲针须得穴,用药更持锋。

曲池鹅鼻骨,胀时不在针,芸薹并紫葛,巴豆最功深。

附骨侵于膝,走骤多饶失,火烙意还麄,药消为第一。

筋胀用猪脑,冷药要蛇床,细辛并藁本,米醋及生姜。

疗黄曰:[编辑]

头闷忽衔缰,此即是心黄,先须用火烙,时下得安康。

胸黄忽肿硬,未可用针针,须使消黄药,无令痛所侵。

偏次黄虽少,还缘积热成,尝闻连五臓,根向肺中生。

喉内若生黄,此病实难当,药针俱少效,向里结成囊。

急慢肠黄候,患时俱一般,慢时一月多,急则当时间。

肾黄肾脉肿,积冷致如然,还须熁腰上,以此出顽涎。

水黄连带脉,虚肿在皮肤,先用火针治,消时脓出馀。

膁黄不用针,涂药妙能深,㳙石并葶苈,橘皮使郁金。

骡马缘风热,因此作你黄,涂药教驹匝,切恐结成囊。

一切黄虚肿,多缘积热生,宜抽喉脉血,诸毒不能成。

疮痍曰:[编辑]

竹节疗膊疮,骨钻亦难当,若涂先用洗,欲使洗盐汤。

贴疮须用药,艾灸且令焦,干姜将入内,根出始方消。

疳疮生眼畔,疳血化为虫,即渐侵于脑,和睛变作脓。

口内忽生涎,心臓热如然,有疮须用药,包药使绵纒。

肺毒若生疮,医之要肺凉,贴药虽宜洗,可用甘草汤。

断踠缘风血,燥蹄亦一般,麝香葶苈子,贯众及黄丹。

冷病缘草结,脓多疮口寒,乳香并附子,贴此始应看。

疥癣深秋旺,爪疮盛夏多,都缘风血聚,忙疗莫蹉跎。

血躁连蹄肿,筋风血作脓,芜荑鹤虱妙,能杀此般虫。

一切破损疮,勿令口自伤,㿉疮难治疗,客风须是防。

齿岁曰:[编辑]

齿有数般苍,教伊识不妨,莫言为小事,识得大贤良。

黑白一齐全,生来始八年,中间初似破,十二岁无偏。

齿如十二月,𮪃牙象四时,二十四气足,伯乐视为规。

四齿不曾退,年已只似驹,但看边畔者,咬得臼还殊。

驹子生驼齿,嚼之必不匀,直饶齿岁小,区臼也多平。

向南马齿口,野放咬山多,区臼虽先破,莫言齿岁过。

黄区将欲尽,黑白亦全无,上下齿更展,十二歳应馀。

𮪃牙初出肉,俗言五六春,至老或不生,须凭区臼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