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七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七
宋 唐庚 撰 張濟元 撰校勘記 閩侯龔氏大通樓藏舊鈔本
卷八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七

       眉山 唐庚 子西

 論

  辨蜀論

自頃諸公論議多以蜀人為疑苟可以防

閑阻遏無不為矣吾不知其說也以公孫

述尝有蜀乎是時王郎㩀邯郸盧芳㩀九

原刘永㩀梁宋隗SKchar㩀秦隴而秦豊李憲

之属不可勝数何独蜀也以刘氏常有蜀

乎是時曺氏㩀河南𡊮紹㩀河朔𡊮述㩀

九江刘表㩀荆州孫氏㩀江表而公孫度

宋度建之属不可勝数何独蜀也以王孟

嘗有蜀乎是時刘𨼆称南漢李景称南

錢鏐稱吴越刘崇稱東漢而馬啇王審知

髙季㒷之属不可勝𢾗何獨蜀也議者以

謂蜀有劎閣之險白帝之隘是大不然吴

有長江魏有成臯趙有井陘燕有飛狐秦

有崤凾天下之險有甚于蜀者矣而議者

又謂蜀有沃野之饒塩鉄之冨是又不然

史称秦地膏SKchar謂之陸海斉有魚塩絲麻

𢧐國最為强雄楚通百越擅三江五湖之

利吴人鼓鉄SKchar塩通天下天下之冨有甚

于蜀者矣江左㓂盗不止于譙縦山東藩

鎮十倍于刘闢甘陵之圍难㧞于均順江

津之謀易敗于逢育今天下無事大臣長

慮却頋推自昔祸患之所従起而逆閑之

此其意則是矣而独施之于蜀則吾不知

  正友論

𢈔公之斯以朋友之故廢君命而君子不

以為私叩輪去金𤼵虚矢以塞責而君子

不以為欺SKchar况之說其友也其言甚甘而

君子不以為險其友為之墮肌隕首覆宗

絶祀而君子不以為忍知此二義然後可

以言友矣方漢之時吕禄之権為如何其

宗族親黨日夜相與計議者為如何國家

社稷宗庙之势為如何而父又刼貭其急

為如何又安得捨所重以安所䡖則以計

刼之也固冝彼子濯孺子之事豈至是耶

以區區之鄭固非衛之所以存亡區區之

子濯孺子又非鄭之所以强弱敵去而追

之兹又國事之區區者而弯弓于其友則

在名義為至重此孟子所謂一鈎金與一

輿羽之势也何得以吕禄比之夫莫重于金

莫䡖于羽此雖三尺之童足以知之至于

䡖重之中又有䡖重焉則非通孟子者不

能権之矣孟子之書世未有通之者故漢

魏之臣如SKchar章于禁之徒皆以得已之事

親誅其友猶復毅然自謂忠于朝廷而世

亦莫知其為天下之至𢙣自是而后一变

而相証再变而相吿三变而至相誣衊也

豈不愈惑㢤嗚呼名教之事圣賢談之盡

矣患不深考耳君使已誅其友則如之何

曰審之祸大則誅之餘者可救則救之可

贖則贖之無罪者辨之不可則辞于君要

之不可以执戈友為不善則如之何曰審

之祸大則誅之其次痛責而匡正之不従

則去之其小者則忠告之不従則已終不

可棄也夫上則善其君下則善其友使君

臣朋友之間無不滿焉者豈非人之所欲

㢤不幸而至于此則古人所以䖏之者亦

有道矣而論者不察以君臣為公指明友

謂之私何其不思之甚欤孔子曰以孝事

君則忠曽子曰朋友不信非孝也是相生

法也何名為私乎父子兄弟出于天君臣

夫婦朋友岀于人而父子兄弟夫婦主恩

君臣朋友主義則五教之中近于君臣者

惟朋友為然故欲知人臣之忠者必于朋

友焉観之寕有賊害其友而能忠于所事

者乎是物理之必不然者夫以公心䖏之

何適而非公苟私矣則君臣父子夫婦長

㓜皆私也寕独友㢤嗟夫敎之所自岀者

三而世缺其一曰師其所以為教者五而

抑其一曰友

  察言論

古之人臣抵掌緩頬說人主以用兵者其

言未常不引義慷慨豪徤俊偉使聴者踊

躍激𤼵𡚒然而従之至考論其心則有為

國計者有為身謀者是不可以不察也今

夫𢧐則除害于時不𢧐則貽患于後此有

必勝之势彼有必敗之道思慮深熟利害

之形了然于胸中知其决不誤國而後為

之若此者為國計非身謀也張華裴度是

已天下既平謀臣宿将以侯就苐杜門却

掃無所用其竒則瞑目扼腕争為用兵之

說庻㡬有以逞其智勇而舒其意SKchar若此

者為身謀非國計也臧宫馬武是已國家

無事貪財嗜利之臣無所僥倖則必鼓倡

兵端以求其所欲兵革一動則金錢貨幣

玉帛子女何求而不淂若此者為身謀非

國計也陳湯甘延寿是已官崇禄厚無所

羡慕惴惴焉惟恐一日失势而不得保其

所有則必建開边之議以中人主之欲以

乆其权若此者為身謀非國計也楊國忠

是已前侯故将失聀之臣負SKchar畏思有

以撼動其君則争議边功以希復進若此

者為身謀非國計也竇憲是已古之人臣

逆莭已萌而功效未著人心未服則未尝

不因𢧐伐之功以收天下之望若此者為

身謀非國計也渊圣御名温刘SKchar2是已嗟

乎秦漢以来説人主以用兵者多矣或勝

或不勝要之為國计者至少為身谋者如

此其多途也可不戒㢤

  憫俗論

自古诸矦凨俗大小SKchar常不與其國相称

斉地負海膏壤二千里則其俗濶達寛緩

而多智全晋未分時在春秋世最為强國

則其俗用意深逺有古帝王之遺風邹鲁

居洙泗之间迫于斉楚國小而地狭則其

俗亦復齷齪而謹畏今天下大矣尭舜三

代之地盖不至于此民生其间耳之所聞

目之所睹体之所安者壮矣而凨俗之大

足以称之有是理否凨俗非一事要以

人材為本今士大夫達時变識事情警敏

有餘矣至于斈治道通大体氣力度量足

以支乆而任重者未可多得是豈無有也

有而不容于時今之建言者𩔖皆薄物细

故非天下所以治乱安危而士之所言亦

過趣一切辦治而已非能有益于宗庙

社禝计也斈術小故無大論議力量狭故

無大功名以為上世悉然則前此凨俗尝

廣矣当是之時惟恐其䟽尔形势非有不

同年表日暦非甚相逺而更病其隘是必

有说矣吾聞江海之水必有吞舟之魚通

邑大都必有千金之家以四方万里之國

而非得恢廓宏逺之凨以充之是犹衣九

尺之衣束十圍之带髙視濶歩而血氣不

逾中人也可乎建武永平之治未必不SKchar

于西京而凨俗不及者正其小也傳曰不

知其形視其影也今百工之所造啇賈之

𠩄鬻女女之𠩄服者日益狭隘而一時人

物大率精悍而短小此非其影耶古之化

俗𢙣者可使善邪者可使正今俗非有他

也独患小耳頋不可使之大乎

  議賞論

刑賞為用尚矣自尭舜時已有是說今夏

書有之啇書亦有之至周礼為最详而孔

子孟子无取焉以為上意所向天下靡然

従惟患其過不患其不及故為人主者

示以好𢙣荣辱足矣何至用刑賞㢤天下

無事民各安其性命之情非有夏啟伐囯

之㪯盤庚涉河之後而重賞以募善痛劾

以惧𢙣此駭民乱俗之本王者之所深𢙣

也揚子曰民可使覿徳不可使覿刑覿徳

則纯覿刑則乱以吾覌之寕独刑㢤刑賞

皆不可覿而賞爲甚秦法斬一首賜爵一

级而秦人賜爵者十室而九方是之時宗

室非此者不得附属籍而民非此者不得

有芬華故閭閻以公乗侮其郷人郎中以

上爵傲其父兄世知覿刑之弊至于亡秦

而不知秦俗之敗正坐覿賞尔髙祖以金

錢爵邑收天下豪俊此可與創業矣而不

可與守成可與立事矣而不可與善俗何

則利者君子之所諱也宋牼一言及之孟

子恐惧变色以為不可訓而况以利誘天

下得乎漢道之雜盖始于此是術也施之

衆庻犹若有理焉施之士大夫則過矣古

之誓師必以賞戮為言至告群臣則曰用

罪罰厥死用徳彰厥善謂之徳者盖有恩

礼存焉不指谓賞而已不言戮者以士可

殺不可辱故也徳近義所以待君子賞近

利所以待小人古之所以待君子小人故

有間矣世称伯夷叔斉適周使叔旦徃見

之曰加冨二䓁就官一列血牲而盟之二

子相視而矣此固虚語也武王周公豈至

是㢤使誠有此則其見笑也固冝何則貪

夫狥利烈士狥名不察其所狥為如何而

一切以利㗖之豈其志也㢤是術也施之

士大夫猶有理焉施之大臣則又过矣昔

平原君用魏無忌兵觧邯郸之圍虞卿為

之請封公孫龍曰不可王㪯君相趙封君

東城非以有功也以親戚故也君受相印

不辞割地不言無功亦自以親戚故也今

有功而欲求夫益封則是以親戚 受城

而乃以國人計功也其可乎㢤世皆以龍

之説為知言吾尝聞之留侯晚莭决䇿建

都関中為議又復出竒䇿而取馬邑皆不

思求所以益其封由此覌之留侯之䖏于

已者不以功名利禄為心而岀扵流俗之

表自待者不綦重乎而朝廷所以䖏之者

亦復有体漢世君臣惟此爲近古㢤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