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唐先生文集 (四部丛刊本)/卷七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 卷七
宋 唐庚 撰 张济元 撰校勘记 闽侯龚氏大通楼藏旧钞本
卷八目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七

       眉山 唐庚 子西

 论

  辨蜀论

自顷诸公论议多以蜀人为疑苟可以防

闲阻遏无不为矣吾不知其说也以公孙

述尝有蜀乎是时王𭅺㩀邯郸卢芳㩀九

原刘永㩀梁宋隗SKchar㩀秦陇而秦豊李宪

之属不可胜数何独蜀也以刘氏常有蜀

乎是时曺氏㩀河南𡊮绍㩀河朔𡊮述㩀

九江刘表㩀荆州孙氏㩀江表而公孙度

宋度建之属不可胜数何独蜀也以王孟

尝有蜀乎是时刘𨼆称南汉李景称南

钱镠称吴越刘崇称东汉而马啇王审知

髙季㒷之属不可胜𢾗何独蜀也议者以

谓蜀有劎阁之险白帝之隘是大不然吴

有长江魏有成皋赵有井陉燕有飞狐秦

有崤凾天下之险有甚于蜀者矣而议者

又谓蜀有沃野之饶塩铁之冨是又不然

史称秦地膏SKchar谓之陆海斉有鱼塩丝麻

𢧐国最为强雄楚通百越擅三江五湖之

利吴人鼓铁𭵶塩通天下天下之冨有甚

于蜀者矣江左寇盗不止于谯縦山东藩

镇十倍于刘辟甘陵之围难㧞于均顺江

津之谋易败于逢育今天下无事大臣长

虑却頋推自昔祸患之所従起而逆闲之

此其意则是矣而独施之于蜀则吾不知

  正友论

𢈔公之斯以朋友之故废君命而君子不

以为私叩轮去金𤼵虚矢以塞责而君子

不以为欺𮠑况之说其友也其言甚甘而

君子不以为险其友为之堕肌陨首覆宗

绝祀而君子不以为忍知此二义然后可

以言友矣方汉之时吕禄之権为如何其

宗族亲党日夜相与计议者为如何国家

社稷宗庙之势为如何而父又劫貭其急

为如何又安得舍所重以安所䡖则以计

劫之也固冝彼子濯孺子之事岂至是𫆀

以区区之郑固非卫之所以存亡区区之

子濯孺子又非郑之所以强弱敌去而追

之兹又国事之区区者而弯弓于其友则

在名义为至重此孟子所谓一钩金与一

舆羽之势也何得以吕禄比之夫莫重于金

莫䡖于羽此虽三尺之童𠯁以知之至于

轻重之中又有䡖重焉则非通孟子者不

能権之矣孟子之书世未有通之者故汉

魏之臣如⿱⺾⿰𩵋禾章于禁之徒皆以得已之事

亲诛其友犹复毅然自谓忠于朝廷而世

亦莫知其为天下之至𢙣自是而后一变

而相证再变而相告三变而至相诬蔑也

岂不愈惑㢤呜呼名教之事圣贤谈之尽

矣患不深考耳君使已诛其友则如之何

曰审之祸大则诛之馀者可救则救之可

赎则赎之无罪者辨之不可则辞于君要

之不可以执戈友为不善则如之何曰审

之祸大则诛之其次痛责而匡正之不従

则去之其小者则忠告之不従则已终不

可弃也夫上则善其君下则善其友使君

臣朋友之间无不满焉者岂非人之所欲

㢤不幸而至于此则古人所以处之者亦

有道矣而论者不察以君臣为公指明友

谓之私何其不思之甚欤孔子曰以孝事

君则忠曽子曰朋友不信非孝也是相生

法也何名为私乎父子兄弟出于天君臣

夫妇朋友岀于人而父子兄弟夫妇主恩

君臣朋友主义则五教之中近于君臣者

惟朋友为然故欲知人臣之忠者必于朋

友焉観之宁有贼害其友而能忠于所事

者乎是物理之必不然者夫以公心处之

何适而非公苟私矣则君臣父子夫妇长

㓜皆私也宁独友㢤嗟夫教之所自岀者

三而世缺其一曰师其所以为教者五而

抑其一曰友

  察言论

古之人臣抵掌缓頬说人主以用兵者其

言未常不引义慷慨豪徤俊伟使聴者踊

跃激𤼵𡚒然而従之至考论其心则有为

国计者有为身谋者是不可以不察也今

夫𢧐则除害于时不𢧐则贻患于后此有

必胜之势彼有必败之道思虑深熟利害

之形了然于胸中知其决不误国而后为

之若此者为国计非身谋也张华裴度是

已天下既平谋臣宿将以侯就苐杜门却

扫无所用其奇则瞑目扼腕争为用兵之

说庶㡬有以逞其智勇而舒其意SKchar若此

者为身谋非国计也臧宫马武是已国家

无事贪财嗜利之臣无所侥幸则必鼓倡

兵端以求其所欲兵革一动则金钱货币

玉帛子女何求而不淂若此者为身谋非

国计也陈汤甘延寿是已官崇禄厚无所

羡慕惴惴焉惟恐一日失势而不得保其

所有则必建开边之议以中人主之欲以

乆其权若此者为身谋非国计也杨国忠

是已前侯故将失聀之臣负SKchar畏思有

以撼动其君则争议边功以希复进若此

者为身谋非国计也窦宪是已古之人臣

逆莭已萌而功效未著人心未服则未尝

不因𢧐伐之功以𭣣天下之望若此者为

身谋非国计也渊圣御名温刘𥙿是已嗟

乎秦汉以来说人主以用兵者多矣或胜

或不胜要之为国计者至少为身谋者如

此其多途也可不戒㢤

  悯俗论

自古诸矦凨俗大小SKchar常不与其国相称

斉地负海膏壤二千里则其俗阔达寛缓

而多智全晋未分时在春秋世最为强国

则其俗用意深逺有古帝王之遗风邹鲁

居洙泗之间迫于斉楚国小而地狭则其

俗亦复龌龊而谨畏今天下大矣尭舜三

代之地盖不至于此民生其间耳之所闻

目之所睹体之所安者壮矣而凨俗之大

不𠯁以称之有是理否凨俗非一事要以

人材为本今士大夫达时变识事情警敏

有馀矣至于学治道通大体气力度量𠯁

以支乆而任重者未可多得是岂无有也

有而不容于时今之建言者𩔖皆薄物细

故非天下所以治乱安危而士之所言亦

不𬨨趣一切办治而已非能有益于宗庙

社禝计也学术小故无大论议力量狭故

无大功名以为上世悉然则前此凨俗尝

广矣当是之时惟恐其䟽尔形势非有不

同年表日暦非甚相逺而更病其隘是必

有说矣吾闻江海之水必有吞舟之鱼通

邑大都必有千金之家以四方万里之国

而非得恢廓宏逺之凨以充之是犹衣九

尺之衣束十围之带髙视阔歩而血气不

逾中人也可乎建武永平之治未必不SKchar

于西京而凨俗不及者正其小也传曰不

知其形视其影也今百工之所造啇贾之

𠩄鬻女女之𠩄服者日益狭隘而一时人

物大率精悍而短小此非其影耶古之化

俗𢙣者可使善邪者可使正今俗非有他

也独患小耳頋不可使之大乎

  议赏论

刑赏为用尚矣自尭舜时已有是说今夏

书有之啇书亦有之至周礼为最详而孔

子孟子无取焉以为上意所向天下靡然

従惟患其𬨨不患其不及故为人主者

示以好𢙣荣辱𠯁矣何至用刑赏㢤天下

无事民各安其性命之情非有夏启伐国

之㪯盘庚涉河之后而重赏以募善痛劾

以惧𢙣此骇民乱俗之本王者之所深𢙣

也扬子曰民可使觌徳不可使觌刑觌徳

则纯觌刑则乱以吾覌之宁独刑㢤刑赏

皆不可觌而赏为甚秦法斩一首赐爵一

级而秦人赐爵者十室而九方是之时宗

室非此者不得附属籍而民非此者不得

有芬华故闾阎以公乘侮其郷人𭅺中以

上爵傲其父兄世知觌刑之弊至于亡秦

而不知秦俗之败正坐觌赏尔髙祖以金

钱爵邑𭣣天下豪俊此可与创业矣而不

可与守成可与立事矣而不可与善俗何

则利者君子之所讳也宋牼一言及之孟

子恐惧变色以为不可训而况以利诱天

下得乎汉道之杂盖始于此是术也施之

众庶犹若有理焉施之士大夫则𬨨矣古

之誓师必以赏戮为言至告群臣则曰用

罪罚厥死用徳彰厥善谓之徳者盖有恩

礼存焉不指谓赏而已不言戮者以士可

杀不可辱故也徳近义所以待君子赏近

利所以待小人古之所以待君子小人故

有间矣世称伯夷叔斉适周使叔旦往见

之曰加冨二䓁就官一列血牲而盟之二

子相视而矣此固虚语也武王周公岂至

是㢤使诚有此则其见笑也固冝何则贪

夫徇利烈士徇名不察其所徇为如何而

一切以利㗖之岂其志也㢤是术也施之

士大夫犹有理焉施之大臣则又过矣昔

平原君用魏无忌兵解邯郸之围虞卿为

之请封公孙龙曰不可王㪯君相赵封君

东城非以有功也以亲戚故也君受相印

不辞割地不言无功亦自以亲戚故也今

有功而欲求夫益封则是以亲戚 受城

而乃以国人计功也其可乎㢤世皆以龙

之说为知言吾尝闻之留侯晚莭决䇿建

都关中为议又复出奇䇿而取马邑皆不

思求所以益其封由此覌之留侯之处于

已者不以功名利禄为心而岀扵流俗之

表自待者不綦重乎而朝廷所以处之者

亦复有体汉世君臣惟此为近古㢤






眉山唐先生文集卷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