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林燕語辨/卷0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石林燕語辨
←上一卷 卷八 下一卷→



目录

百四十六辨王伯庸考廷試不敢以劉原父為第一[编辑]

伯庸時為翰林學士承旨。文通乃郊社齋郎。

百四十七辨李文定省試黜落,有司奏乞取之,廷試遂為第一[编辑]

此說見范蜀公東齋記事。然景德二年乃畢文簡。寇萊公為相,王魏公參政,云王魏公時為相,非也。

百四十八辨柳開被黜,徐士廉擊鼓自列,詔盧多遜覆試,開復不預,盧多遜為言,太祖賜開及第[编辑]

時進士及諸科及第,宋準等三十八人入謝,太祖親閱之,絀二人,又下第,徐士廉等訴訟,乃召對終場下第人閱之,得一百九十五人,令與宋準等試於講武殿庭,以殿中侍御史李瑩、左司員外郎侯陟、國子監丞郝益等考試,通得一百二十七人,並放及第。此云盧多遜覆試,又云再取宋準而下二十六人,皆非。

百四十九辨蘇子容言暨陶當以入聲呼[编辑]

睿宗諱旦,非代宗也。

百五十辨馮道奏請鏤六經印板點校者按:觀古堂本此目作「辨唐以前書籍寫本」。[编辑]

秘書丞乃今官職。

百五十一辨印板自唐有之,杭州為上,蜀本次之,福建為下(辨文缺)[编辑]

(辨文缺)

百五十二辨蘇易簡與宋白同入翰林[编辑]

今為當作宜為。

百五十三辨韓魏公籍陝西義勇兵[编辑]

提刑陳述古,當作提刑陳安石。

百五十四辨韓康公不主李仲昌開六塔河[编辑]

六塔之役,文潞公亦主之,非獨富公也。韓為河北安撫使,按仲昌罪後,富公再相,韓為御史中丞,論富公初不及六塔事也。此云富公獨力欲行之,康公為中丞,以是擊富公,皆非。

百五十五辨太宗北伐荃孫按:此下正文有脫落,辨文亦缺。[编辑]

(辨文缺)

百五十六辨龐穎公請汰冗兵[编辑]

尤當作猶。

百五十七辨夏文莊、韓魏公自樞密為三司使[编辑]

陳恕、寇準、晏殊皆以前執政,為三司使。

百五十八辨天章置侍講自賈文元始[编辑]

時以崇政殿說書賈昌朝、王宗道、趙希言並兼天章閣侍講,非專為賈設也。後高若訥、楊安國、王洙、林瑀、趙師民、曾公亮、錢象先、盧士宗、胡瑗、呂公著、傅求、常秩、陳襄、呂惠卿等,皆為天章侍講,此云後亦嘗未復除人,非也。

百五十九辨王禹玉修仁宗、英宗史成,詔燕垂拱殿[编辑]

當云兩省給舍以上,尚書省侍郎以上,學士、御史中丞及觀察使以上。

百六十辨彭器資、韓持正知成都,除寶文閣侍制[编辑]

雜學士以上。

百六十一辨范忠宣自知慶州至拜相纔百餘日[编辑]

范知慶州,除待制,召為給事中,皆元豐八年,云元祐初,非也。時以安燾知樞、范同知,而給事中封駮燾敕不下,詔不送給事中書讀,燾辭免,從之。范除命,復送給事中書讀云:「告自中出,特令不過門下省」,非也。范元祐元年六月同知,三年四月相,宋琪自外郎一歲四遷至作相,向敏中自外郎至同知樞纔百餘日。云前輩進用之速,未有如范者,亦非也。

百六十二辨呂申公、章郇公當國皆加判樞密院,後改判為兼樞密副使[编辑]

時呂申公判樞密院,章郇公兼樞密使;言者以判名太重,亦改兼使。此云二公皆加判樞密院,已而改兼樞密使,非也。

百六十三辨竇懷貞以僕射兼御史大夫詔平章國事後以為制[编辑]

神龍元年六月,以右僕射豆盧欽望平章軍國重事,在竇懷貞之前。慶曆三年,呂許公平章軍國重事,在文潞公之前。欽望、懷貞皆非美事。太和四年,裴度以司徒平章軍國重事,此可為故事也。

百六十四辨國史賜幣器自秦觀始[编辑]

按秦少游記云:元祐八年八月十一日,臣觀始供史職,詔遣中使賜墨硯紙筆,後二日乃賜器幣。近歲史臣唯遇開院,有墨硯紙筆之賜,續除者但賜器幣而已。續除備賜自臣觀始。又按曾子開有史院謝賜紙筆表,又有謝賜銀絹表,其間云史屬備員最為後至,又云申敕有司特循優比。此云續除不賜,非矣,而備賜亦非始於秦也。

百六十五辨東都西都為西京,應天府為南京,大名府為北京,遂為西京[编辑]

西京當作四京。

百六十六辨天禧中詔許五品以上乘狨毛暖坐[编辑]

其說見第三卷。

百六十七辨蔡君謨、賈青進建州龍團茶[编辑]

君謨為福建轉運使,非知建州也。始進小龍團茶,凡五十,餅重一斤。此云斤為十餅,非也。

百六十八辨呂許公乘倚子輿至殿陛[编辑]

倚當作椅。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