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釋疑(在上海大學社會問題研究會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社會主義釋疑
(在上海大學社會問題研究會講)
作者:李大釗 1923年
1923年9月7日

今天是蘇維埃俄羅斯革命成功的六周紀念日,又是本校的「社會問題研究會」的應立日,所以我在此要與諸位作幾句談話。

現在社會上有許多人,對於社會主義不明白,有許多懷疑地方。這種懷疑,實在是社會主義進行上之極大障礙。現在所要說的,就是要解釋這幾種懷疑。

、社會上有些人,以為在社會主義制度之下,是窮苦的,不是享福的,因此他起來反對社會主義。不知道在資本製度之下,我們永遠不會享福,不會安逸;能夠安逸享福的,惟獨那少數的資本家。資本主義制度能使社會破產,使經濟恐慌和貧乏,能使大多數的人民變為勞動無產階級,而供奉那少數的資本家。社會上到了大多數是窮的,而那少數的富人也就不能永久保有他的富了。

社會主義就是應運而生的起來改造這樣社會,而實現一個社會主義的社會。社會主義是使生產品為有計劃的增殖,為極公平的分配,要整理生產的方法。這樣一來,能夠使我們人人都能安逸享福,過那一種很好的精神和物質的生活。

照這樣看來,社會主義是要富的,不是要窮的,是整理生產的,不是破壞生產的。

、有些人以為社會主義制度成立之後,人民就要發生怠工的現象,因此他說社會主義制度是不能施行。他不知道在社會主義制度底下做工,是很愉快的,很舒服的,並不像現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工作,非常勞苦,同那牛馬一樣,得不到一點人生的樂趣。從前烏托邦派托莫斯·莫阿,他描寫了一種理想的社會,他認為勞動是最苦而可怕的,所以主張強迫工作。因他目睹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勞動者的生活狀況,是那樣黑暗,所以發生這種觀念。一般人以為工作是苦事,亦是拿現在生活下的眼光,去觀察那將來的社會,其實社會主義實行後的社會的勞動,已和現在的社會的勞動不同了。

如莫理斯所主張的社會主義,是一種美感的社會主義。他常說:工作能使精神感覺愉快,這就是「工作的喜悅」。即我們日常生活上的喜悅,也多從工作中來。比如烹調,自己弄的東西,總比別人弄的好吃,倍覺津津有味。這都是因為自己經過一番工作,含有一分愉快之故。但是在資本主義社會的人,是永享不到工作的愉快的。

莫理斯最讚美的,是歐洲十四世紀的藝術品,而最鄙視的是現​​代的藝術品。因為十四世紀的藝術品,都是那時代能感覺著「工作的喜悅」的工匠作出來的。藝術家最希望發表的是特殊的個性的藝術美,而最總的是平凡。所以現在有一班藝術家很懷疑社會主義實行後,社會必然愈趨平凡化,在平凡化的社會裡必不能望藝術的發達,其實在資本主義下,那種惡俗的氣氛,商賈的傾向,亦何能容藝術的發展呢?又何能表現純正的美呢?那麼我們想發表藝術的美,更不能不去推翻現代的資本製度,去建設那社會主義制度的了。不過實行社會主義的時候,要注意保存藝術的個性發展的機會就是了。

由以上所說的看來,我們的工作是要免除工作的苦痛,發揚工作的喜悅的,那裡有像現在勞動的勞苦,有怠工的現象發生!

、又有一般人,以為在社會主義制度底下是不自由的。他不曉得經濟上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現在資本主義制度的底下,那裡有勞動的自由,只有少數的資本家的自由,高樓、大廈、汽車、馬車全為他們所佔據,我們如牛馬的勞動終身,而衣食住反得不著適當的供養,所以我們想得到真的自由,極平等的自由,更該實現那「社會主義的製度」,而打倒現在的「資本主義的製度」。

我們要改造這樣的社會,是尋快樂的,不是向那窮苦不自由的地方去,前邊已經說明白了。

但是社會上的人有一種惰性,這也是我們講社會主義的人不可不先註意的。

1923年9月7日下午於上大

1923年11月3日 《民國日報》副刊《覺悟》

署名:李守常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