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莊滋圃中丞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莊滋圃中丞文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4

嗚呼!惟公之貴,吾不知其所以遂;惟公之災,吾不知其所由來。隆隆者求,而公優遊;易折者剛,而公安詳。公之行事,伊誰勿思!公之本末,惟我能知。

公貢於粵,遊學京師。三十年來,金躍焱馳。如祥雲之升海,夾日以飛。其間但兩顛兩起,而竟已輕煙過目而不可復追!我少公年,實惟兩載。丁巳長安,銬公豐采。

度實我容,能實我甲。假宅道南,相優相狎。張飲雞社,再盟再歃。明年京兆,同登賢書;明年禮闈,同翔天衢。帝策仲舒,擢為第一。回顧終軍,亦許簪筆。凡公所有,則我不無。

得我相於,公亦不孤。西清宵宴,東觀晨趨。人之視之,兩劍雙珠。小劫昆明,為歡未渫。

我宰江左,公留燕闕。從此乖分,辵階獵級。或旬日之間而周歷三台,或三十之年而早麾旌節。非予小子之早遁先藏,幾乎腰笏負而向公屈膝。一臨浙水,兩巡吳門。南鯯湘流,東釃河源。酬知急而立功自喜,慮聽瑩而卮言勿聞。太定似愎,過靜如昏。網疏糾慝,風希揚仁。民譽民毀,萬口狺狺。余雖不能執塗人以代曉,而要其養體於大,宅志於醇。嗚呼噫噫,可告鬼神!

我嫌公之夷後,公嫌我之疏俊。雖鄰不覿,雖親不近。三年一書,五年一問。恃舊多規,頷而不慍。參知政事,將離於南。交淡而成,蔗老而甘。訪我空谷,穿雲停驂。抱我幼女,絮語喃喃。公戲我笑,我臥公談。已握手於白門,復開尊於吳下。道兩人之齒未,莫分襟而悲吒。

何圖此酒,即是離觴;何圖此別,萬種滄桑。家入搜牢,身歸獄市。簿責八輩,鞶驚三褫。罪淺恩深,雷收電止。解金木之纏身,忽紆青而拖紫。雖霜盡以春來,終形存而心死。果八閩之再臨,竟九泉之已矣。

嗚呼!胡不早終,赫然相公;胡不少待,大福將再。不早不遲,天實為之。茫茫人事,萬古如斯。哀哉尚饗!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