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薛一瓢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薛一瓢文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4

嗚呼!伊己巳之仲冬兮,余奄枼於床笫。謁三醫而莫救兮,疑季梁之將死。聞先生之渡江兮,心欽遲而欲問所以。已身長攵以召之兮,復豫而中止。曰斯人之奇介兮,托許由之一瓢。抱《內經》之絕業兮,如孤雲之難招。甘始投萬金於海兮,顏闔鑿壞以逃。豈戔戔之山中氓兮,所能執訊以相要。

忽車聲兮啍々,蟝深泥兮叩門。儼雅跽而相對,各清談兮干雲。上自兩戒之形臠兮,下極三雍之禮樂。細而鑄凝手搏之雜伎兮,大而風後奇胲之方略。五稱兮如響,《七發》兮皆藥。悔予病之不早兮,致見君之已晚。君亦忘萬頸之胥延兮,每一來而不返。

吳閶兮再見,鶬鶬兮相從。君作夷門之大會兮,余尋河朔之高蹤。聚海內之耆碩兮,縱捭闔之談鋒。或擊缽兮擘錦,或捶琴兮歌風。春復春兮花落,歲復歲兮人空。渺山河之一笛,送此夕之諸公。天哀民之頡颭多疾兮,故留此晨星之孤耀也。惟學之靡所不窺兮,故能進技於道也。乃門高無客敢撇裾兮,偏獨與余以為好也。

先生之診疾兮,每神遊於象外。逞青睛於一盼兮,已穿穴其五內。隨靈機以倏變兮,遽斬關而扼隘。代肺腑以作語兮,化豨苓為沆瀣。奪亢父之生魂兮,走遊梟之百怪。先生之清尚兮,意飄飄而淩九垓。貴不足以虞其志兮,利不足以挺其懷。吞丹篆兮吸玄泉,纂《真誥》兮題《靈筌》。極三微兮窮五際,奴金虎兮婢銅仙。瘞華陽之鶴一隻兮,畜世隆之龜三千(先生杖名「銅婢」,為龜作巢,學其吐納。)嗚呼!方冀至於殊庭兮,忽神船之已渡。豈大耋之逢占兮,抑風燈之難護?乃天道之自然兮,苟有朝其必暮。雖金丹之如雪兮,終玉棺之必赴。惟神理之綿綿兮,去恒幹而彌固。

亂曰:化人行矣,天酒清兮。先生往矣,歲星明兮。他日來歸,桑海更兮。滿世曾孫,呼誰聽兮。

重曰:宅掩兮青松,園開兮水南。我無車兮越弔,莽有淚兮悲含。羌招魂兮江上,極思心兮潭潭。哀哉尚饗!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