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陶西圃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祭陶西圃文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4

嗚呼!公來非訣,公去不還。今日思之,來非偶然。前年秋仲,軔車我園。曰官秩滿,將覲於天。有兒侍側,有妾在船。妾乃君贈,生兩童牙。今來君所,如來外家。離孫謁祖,父執呼爺。我聞公語,喜不自止。手翽盎齊,庭堆行理。臧獲炮炮,兒女妮妮。夜燭未跋,公倦而倚。弛氣離坐,目營唇哆。我心憂之,公其衰矣。迢迢燕都,三千里程。綿胣若斯,如何可行!年逾大董,懸車有經。欲止公往,慮公惋聽。意滿口重,言復禁聲。其時尹莊,尚領江左。兩相飲公,獵纓入坐。一友一師,笑言之訚。反馬藏輿,班荊瑣瑣。勸老而休,其言如我。公心亦悟,公行難回。家難相逼,如弩方開。但有前岸,而無後崖。九月泬天,秋容變柳。同賦河梁,唏噓握手。我轉慰公,前期正有。同年歸愚,八十有九。三至長安,祝帝萬壽。晉秩尚書,杖朝而走。天道難窺,人事不偶。兩相之言,唯唯否否。何圖半載,叩門聲忙。果然訃至,曰公路亡。婦鎝兒縗,麻衣若霜。重來我家,泣涕浪浪。惟公不見,公往何方?曾曾稚子,厭厭其質。朝來授經,暮來請益。似可扶持,以繼公業。我亦衰老,能扶幾時。姑盡寸心,以告公知。嗚呼!三十年交,二十年別。重教一見,方成永訣。謂天無情,似未盡絕;謂天有情,又似難必。滿懷者淚,滿頭者雪。對飲靈前,依然宴集。哀哉,尚享!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