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二首
第一百零三首

託胡峙齋轉寄家信[编辑]

足下翩翩書記,時及遠人,旣感且慰;而平安竹報,頻隨青鳥飛來,則尤可感也。當此輕衫團扇,行樂及時,想見依紅泛綠之餘,定多雪藕調冰之雅。若弟幽居斗室,終日埋頭,轉覺照眼榴花,牽人意緒耳。茲又有寓信一函,以旅人之片紙,煩上介之頻投。賢主多情,僕人况瘁,其何以自安!

秋漪屢有信來,道足下多方關照,自非愛屋,焉能及烏?椒平先生處,頃亦有札託之,無人乎穆公之側,終恐過而不留;推之輓之,尚有賴於足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