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3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二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三首
第一百零四首

託順德司馬李薦友[编辑]

綠莎廳遠,青鳥音稀,屈指蟾圓五度矣。緬想鼎裀萃吉,華紱凝庥,知如鄙人之頌。鹽邑刁風日甚,控案接踵而來,因人成事者,不無虎尾春冰之懼,亦適見鉛刀之難佐盤錯耳。

友人章秋漪,與弟爲莫逆交。其申韓之學,迥非管窺蠡測者所能企及。渠以閣下憐才下士,向有吐握之風,欲一登龍,增其聲價。伏維閣下器宇恢宏,前程無量,他日延賓東閣,夾袋貯名,方將舉天下賢才而汲引之,當不惜階前盈尺,爲布衣長揖之地。弟故與之書,使自達於左右。倘蒙賜以顏色,加以吹噓,俾鷦鷯一枝,得所寄託,則尤推屋及烏之盛懷,而非弟所敢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