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4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三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四首
第一百零五首

復王儆之(謝過譽)[编辑]

桂花香裏,我駕扁舟;菊蕊黃時,君遺尺牘。捧霞牋而莊誦,恍挹芝眉;審蓮社之多佳,藉舒葵臆。伏維二兄以讀書讀律之餘,兼多藝多材之美;及鋒而試,干將豈等於鉛刀?韞櫝而藏,太璞迥殊乎燕石。貯作王家之偉器,非徒盛府之元僚。如弟賦才碌碌,應世庸庸。前此援例納貲,本屬捕風捉月。且一官似芥,幷無五斗之糈;而半職如匏,已負兩肩之債。譽真過矣,愧何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