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5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四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五首
第一百零六首

復慶雲少尉項(述捐官累重)[编辑]

幽居斗室,視青蓮幕不啻緇塵障也。得手書,頓開胸次。適以山左之警,文稟絡繹,未暇走管城子於哦松署裏。知我諒我,是所望於閣下。

弟自分菲才,謬思筮仕。去秋勉捐未入,竟以累重難行。留此繫而不食之匏,已同棄而不甘之肋,如何如何!

五紋添線,一陽生矣,香尉風流,定增勝槪。弟近在咫尺,不啻對宇望衡;乃君限花疆,我牽嫁線,彼此間阻,餐夢徒勞,言念伊人,能無悵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