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6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五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六首
第一百零七首

勸陳誡新緩歸[编辑]

九峯信至,道足下有意南旋,何計之左也!弟亦駕遊冀北,七載於茲,曰歸曰歸,情固宜爾。第硯田久旱,甫幸有秋;一年之耕,諒無多穫,除卻歸程膏秣,所餘能有幾何?恐覓家園之樂,反貽困守之虞。不如再積錙銖,稍豐囊篋,然後扁舟歸里,持紫蟹而剝青菱,未爲晚也。恃愛直陳,伏惟垂諒。

弟爲捐事所累,敝廬業已轉售,魚轍本枯,雀巢又失,窘况可想而知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