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七首
第一百零八首

復沈孟養(勸緩歸並述近况)[编辑]

久阻雁行,乍開魚腹,喜故人之無恙,來兮清風;舒賤子之相思,慰茲秋水。獨是三千客裏,我已匏懸;早期十九人中,君應穎脫。何圖落落,尚爾依人?豈竟寥寥,絕無知己?然金臺駿骨,曾相賞於燕昭;赤水驪珠,終見收於象罔。雖故國之雲山,堪縈蝶夢;而歸程之囊篋,宜蓄蠅頭。幸緩輕鞍,勿歌長鋏。

弟才本譾陋,應世無方,運復顛連,仰天莫問。多累值多愁之境,同聲增同病之憐。目前涸轍枯魚,旣未得飽啣香餌;此後尋巢小燕,更不知飛傍誰家。所以酒酣耳熱之餘,狂歌當哭;雨晦風凄之候,搔首自灰也。知荷關情,敢攄近狀;倘逢郵羽,時惠德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