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0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零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零八首
第一百零九首

謝邵南湖[编辑]

夏杪舟過峭帆亭,非叨良友之光,幾爲惡役所阻。尤承摯誼,留醉蘭軒;蠟炬龍團,贈遺稠疊,紉佩何可言喻!返館後,以居停作古,交案棼如,未遑泐謝。比來三徑黃花,一樽紅友,雅人深致,定將東閣作東籬矣。

弟以鄧明府官清似水,累積如山,已在彌留,尚承顧託,以故滯留三月。今稍稍就緒,計日東歸。將來半榻青氈,不知寄向何處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