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19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一十九首
第一百二十首

謝張位金惠梨[编辑]

前承惠寄貨值,幷貽家母棠梨,一諾不忘,可感可佩。

令舅於更闌到郡,恐重門下鑰。當晚登舟,屈指行程,當距鄉關不遠矣。

弟本擬重九前赴館,不意滿城風雨,黃菊留人;以故佩得茱萸,始獲就道。敝車羸馬,行道遲遲;又以薄事,由濟南觀趵突泉而返;青毡依舊,無善可陳。惟念披襟傾對,《碧雞》之雄辯紛來;踏月趨陪,紅袖之餘香共漬。甫聯晨夕,乍隔東西,未免有情,能無惓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