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2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二十首
第一百二十一首

與鄧馨圃(頌德政及自述捐官困狀)[编辑]

一車一笠,道左相逢,數語分襟,不勝悵惘!屢荷手書遠及,意緒纏綿。感舊雨之多情,益停雲之在念。祗以公私憧擾,南北迢遙,雙鯉未將,良由於此。

五兄制行立品,寓才華於醇謹之中,譬諸璞玉渾金,含章蘊秀,宜乎先聲所至,契合上游。客歲榮署下沙,調梅小試,已見一斑。而惠政所施,深入民隱,以故攀轅臥轍,父老留連。大僚推重賢能,自必授以繁要之區,俾資展布。行見隆隆直上,造福於吾浙者,正未有艾,當不僅理鹺奏最已也。

弟承令兄不棄,五載於茲,自愧庸庸,未能稍有匡益,惟實心實力四字,差堪自信。前歲謬思援例,本非腸肥腦滿之秋,而作赤手空拳之舉,支絀槪可想見。適家兄以弟北居多累,招之使往,因將眷屬移往東昌。每念高堂垂暮,捧檄難遲;乃以力有未遑,依然雌伏。始信強弩之末,卽魯縞亦莫能穿。以視吾兄快先著鞭,春風得意,相去奚止霄壤耶?

西子湖頭,雲山如畫,公餘覽勝,逸興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