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26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二十六首
第一百二十七首

與章又梁(述辭館原由)[编辑]

新正過擾春盤,旋卽攜眷出遊。浮雲一別,秋色將殘。老表兄撫階前之蘭玉,栽幕裏之芙蓉,把酒掀髯,快當何似!

賤眷自抵東昌,日用雖可稍節;惟吾鄉親友,落落如晨星,愚弟兄負米遐方,不免勢處孤立。中秋歸省,適家兄自館而回,十餘年萍散蓬飄,小得團圓之樂。更喜慈幃康健,兒女平安,足以告慰戚愛。節後家兄回冠,弟亦仍返鹽山。五載賓朋,本相浹洽;祗以民俗好訟,而郡友又喜吹求,置青氈於荊棘叢中,何復戀此雞肋?弟束髮遊燕趙,謬承當道推許,行屐所至,鮮不爲耐久之朋;今之遽思遠行者,誠不欲作轅下駒,與耽耽者實偪處此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