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2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二十七首
第一百二十八首

又託謀事[编辑]

張別駕旋省,數行奉塵青覽。孰意老表兄爲弟鳴其不平,先辱賜教,自非至情關念,曷克至此!

弟素本寡諧,性復絕惡,求疵摘瑕,由此而來。究之山鬼伎倆,亦豈遂能爲祟?惟家慈年屆望七,又係病軀,問燠噓寒,需人侍奉。家兄負米百里外,勢不能晨夕相依。弟更隔省遙遙,經年一返,甫親色笑,旋駕征驂;是以一度辭家,輒灑老人之淚。茲聞署歷城徐大尹,改調聊城。聊爲東郡首邑;而兄與徐公,夙有金蘭之契,彼處刑名,舊數名世,倘得仰藉鼎言,近託一枝,俾衰慈免倚閭之勞,卽遊子釋望雲之感,紉佩何可言喻!至此地有舍表舅馮璞山接替,不虞秦無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