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2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二十八首
第一百二十九首

慰北城兵馬司鄧喪兄[编辑]

士有被一日之容接,而榮逾登龍者,湄於閣下得之矣。湄生平碌碌,無所短長,承令兄春圃先生不棄,六載相依。昨至都門,閣下賜以階前盈尺,已爲萬幸;不意重蒙枉顧,飫以郇筵,青睞所加,無微不至。自分賃傭覓食,報稱無由;惟日祝閣下不次超遷,一麾出守,而湄得以駑駘下乘,供奔走於光風惠露之中,則此日仰炙斗山,未始非天假之緣也。

別後由潞河挂帆而下,洪流駭浪,幾作波臣。廿五日到館,不期令兄於廿九日逝世,牙琴絕響,流水無聞,追念平生,不勝感慨!閣下誼篤本支,自必倍深慘怛。然而荊枯鶴瘞,數實難回;况令姪繼起多賢,亦可稍釋雁行之痛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