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29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二十九首
第一百三十首

謝朱松溪借銀(謝借銀並告失館)[编辑]

雪泥鴻爪,遊轍無憑;五六年來,徒深契闊。昨於都門把袂,真爲意外之緣。而足下意氣殷拳,無間疇昔。瀕行幾以旅囊告匱,致歎窮途,尤承惠借朱提,得免琴囊留滯,私衷感戢,何日忘之!

別後由潞河買棹而返,浮一葉於洪波急湍中,自分置身魚腹,欲繼青帘招飲,綺館烹鮮,恐此樂已成隔世;幸荷吉星遐照,得慶生還。記弟於六月廿五日到館,敝東於廿九日逝世。甫離蛟窟,又失鳩巢;而賓主多年,一朝永訣,未免人琴之感!計日交案完竣,卽擬東返;如山左不遇,仍作燕市閒人矣。挪項另容措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