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3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三十首
第一百三十一首

與章又梁(告已失館行止未定)[编辑]

鱗鴻往復,忽忽自春而秋。「冷煙疏雨菊花天,霜露螯肥酒十千。」想踞牀茂對之餘,別有一種高致也。

弟於仲夏入都,期得近省,以慰飢鳥投林之想;詎意事機不偶,籤掣陝西。風月空囊,勢難遠適;而餘氛未靖,更不能投筆從戎,以故六月底乞假回鹽。乃甫洗塵裝,居停卽歸大化。一氈坐冷,未知席煖何時?擬俟交代畢後,暫一東返。前此聊城半榻,承倩陳贊老爲撮合之山,會以徐公阻調而止。將來或卽留齊,或仍入燕,遊轍殊難自定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