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3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三十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三十一首
第一百三十二首

與家芳谷(告捐官經過並已定赴滄州館地)[编辑]

同宗同里,而弟在齠齡,兄已遠駕,不獲晤;卽晤亦不復省記。嗣弟飢驅出走,雖聞名若雷,而燕雲齊樹,疆域攸分,又不獲晤。且不獲一致書於左右,歉滋切焉!月初自直來東,得聞古誼於家伯氏者甚詳;兼承休戚相關,時詢鄙狀。辱荷先施之雅,益增疏慢之愆。

念弟自戊申北上,垂十四年矣!風塵浪走,無非藉不律以謀生。前歲川楚例開,謬捐未入,今夏籤分陝隴,關山戎馬,難以遠行,遂於六月內乞假回鹽。九月初又開新例,強弩之末,無力過班,棄之食之,徒深雞肋之歎。夏杪居停鹽山公病故,爲理交案,三月滯留。因念老母年高,原欲近依山左;頃以滄州周香谷刺史殷段招致,誼有難辭,已許月內就道矣。依人餬口,遠近不能自由,轉不如檀板芒鞋,行歌乞食,隨處皆堪一飽也。

吾兄種蓮濮上,美叶東南,有庾景行之芳聲,無王仲宣之寄慨。且聞來春南返,團聚有期;視弟久滯他鄉,未能一歸舊里,回首駝峯竹月,獅嶺煙蘿,徒有寸心來去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