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3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三十二首
第一百三十三首

謝陳松亭僱車幷託延醫[编辑]

魯連城下,浮宅如萍,正以門閭蕭條,時增內顧;幸荷八兄熱腸古道,遇事相關,求之於今,何可多得!瀕行幾似孟嘗門客,致歎無車,復承鼎力代籌,得以整裝遄返;覺一路車塵馬足,無非戴德而行也。

弟於初五日抵館,案頭塵積,幾如身到山陰,有萬壑千巖、應接不暇之勢。因思庖丁解牛,一日而解十二牛,其批郤導竅,正不知若何游刃也。

朱竹村先生,醫理精純,直追扁鵲,但家慈年衰病久,不堪伏枕呻吟。爲我致朱君:用藥如用兵,兵貴神速,出偏師以制勝,此其時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