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35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三十五首
第一百三十六首

酒醉與劉紉齋[编辑]

少飲輒醉,惟陶彭澤有此高致。弟昨晚被酒,頹然一枕,不自知其爲葛天氏之民、無懷氏之民也,幾幾乎有羲皇上人之風。舉以自解,得毋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