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39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三十九首
第一百四十首

請陳松亭代照應慈櫬[编辑]

昔人謂得一知己,可以無恨。弟在東郡,落落寡儔,獨蒙八兄雅誼殷拳,頻垂青盼,寸衷銜感,罄楮難宣。

別後於月之十二日到滄,雖布帆無恙,而載主播遷,傷心滿目;浮雲遊子,已難爲懷,况甫遭失恃者耶!

賤眷僦居州署之東偏,壘覆巢傾,經營伊始,苦狀槪可想見。所最難安者,白楊蕭寺,慈櫬孤懸。愚兄弟遠出依人,不克時時展謁;伏祈八兄代賜光照,以妥先靈,此尤弟所望風感泣者也。

鶴橋所囑,刻未去懷,第燕趙多佳,今不逮古,容物色得當,再行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