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4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四十首
第一百四十一首

答鹽山縣沈辭事(辭徵召)[编辑]

客歲小春一別,星紀忽周。今夏在都,知台從亦蒞津門,走謁未晤,帳然者久之!自此雲停月落,道里暌違,惟有側聽琴聲,私心嚮往耳。

昨潘松亭至滄,出示手緘,承閣下殷殷垂愛,徵及菲材;兼恐家室難安,假以館舍。凡所以爲客子計者,無不曲盡綢繆;知愛之隆,感且不朽!惟湄承香谷先生,推心置腹,相依年餘,揆之於情,似難恝置。捧徵書而卻拜,此意惟閣下諒之。然而龍門在望,攀附良殷,魚耶水耶?安知不天緣之後假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