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4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四十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四十一首
第一百四十二首

向滄州刺史周索酒[编辑]

承許佳釀,久未見惠。「道逢麯車口流涎」,此情殆有過之。幸勿曰:「前言戲之,則予忘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