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67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六十七首
第一百六十八首

復永青二尹何(自述近况)[编辑]

一別滄江,載逢上谷,流光轉睫,幾度春來。祗緣未息鸞棲,不獲一通尺素。頃奉手示,知以作楫之材,暫屈哦松之署。桃花漲息,慶利導於安瀾,鳧舄雲騰,竚升恆於指日矣。

弟乙丑仲春,篷轉孤竹,雖一氈可煖,而春蠶作繭,亦徒爲人成得嫁衣耳。前此簽掣關中,旋以新例頻開,過班無力,已絕燃灰之想;要知黃綬青袍,原非泥塗中所能希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