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68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六十八首
第一百六十九首

慰袁引之被謗[编辑]

人如秋水,宛隔蒹葭;書寄春風,何來鸚鵡!正喜浴蘭應候,五絲叶戩榖之庥;頓教采葛抒懷,一枕釋相思之夢。伏維足下以機雲之麗藻,擅庾阮之風流,綠泛蓉池,騰譽則羣推一二;青開蓮榻,締交則美盡東南。况乎霽月襟懷,足消鄙吝;縱有翻雲手段,何啟猜疑。乃細繹八行,似難甘於織貝;豈同居一室,尚施毒於含沙?默揣因由,莫尋端緒。惟是誣金不辯,古人之雅量可師;唾面自乾,此日之和光宜爾。無端之毀,安足縈懷?不敏之言,定蒙采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