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69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六十八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六十九首
第一百七十首

謝獻縣馮惠物(並述忙碌辜負秋光)[编辑]

足下郊寒島瘦,弟聞之稔矣。不意遠辱賜函,重蒙厚貺。念自納交以後,承閣下縞紵情殷,屢叨清惠;曾乏涓埃之報,徒增銜結之私。茲復以筆墨纖勞,分裁冰玉,拜登之下,覺閣下之用情愈摯,而弟之抱愧益深矣!

日來菊秀萸芳,人知秋澹,想見彭衙清晏,奉侍增歡,足慰遠人企頌。弟勞勞金線,鎮日埋頭,對此芳辰,莫開倦眼,「竹葉於今已無分,菊花從此不須開。」三復斯言,可勝悵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