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8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八十首
第一百八十一首

辭保定太守吳聘[编辑]

遊士傾心碩望,不啻仰泰山而瞻北斗,祗以韋布緣慳,未獲一親矞采;乃荷郇箋下賁,徵及菲材,捧誦之餘,欣感交集。伏惟閣下鴻猷夙著,茀祿崇膺。橫翠樓前,白鹿載郡朝之化;臨漪亭畔,紅渠生幕府之輝。竚看駿烈丕昭,崇階疊晉,翹瞻五馬,忭頌難名!

湄硯食燕山,自慚譾陋,猥蒙閣下,識諸儔類之中,俾廁賓朋之末,依紅有自,實所樂從。奈自三月以來,心神拂亂,百病糾纏,一切爲陳七兄所深悉。是以前奉大府徵召,亦竟坐此因循;若冒昧仔肩,恐以叢脞,負孫陽之顧。龍門咫尺,攀附未能,徒自向風昂首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