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8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八十二首
第一百八十三首

辭保定吳太守聘[编辑]

湄淺才薄質,碌碌無所短長,蒙大府盼睞有加,招致油幄,授餐適館,未始無文;椽竹爨桐,安敢自外?顧湄依人壓線,垂廿五年矣。父母異穴,窀穸未營;兒女去懷,笑啼頓隔;加以中饋屬多病之體,鯫生當重累之餘,避債無臺,煑字爲藥。此而不圖歸計,夫復何爲!且心灰氣沮之人,卽使勉力從公,亦恐有滋叢脞;退而蠖伏,正期不負所知。若以館榖爲去留,湄雖寒素,何至等錙銖於性命,與公卿爲抗衡耶?要知《緇衣》之好,自古爲難,《黃鳥》之歌,於今滋戚。公言朝以入,則湄夕以出矣。區區之心,伏冀鑒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