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9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九十二首
第一百九十三首

賀狄小同六十壽[编辑]

梅雨黃時,一函郵復,度已久邀青覽。荷月杪,爲足下六旬大慶,回憶蓮池雅集,木公與金母同來,雪藕與冰桃競獻。同人觥籌交錯,預祝長春。今以稍隔封圻,未獲躬與其盛。「遙知蓮幕開筵日,遍晉霞觴少一人」,翹祝之餘,且欣且妬!

重九前,吳渭涯先生抵保,欣知道履冲和,閤眷安適;兼聞章奏度支而外,復掌爰書。足下才比枚生,正足資其游刃;且硯租筆稅,藉獲加豐,亦計之得也。延陵寄語,深愜鄙衷;而於三年奉教之餘,猶尋千里結言之約,此誼益堪紉佩!

弟重游鈴閣,原非本懷,彈之不調,久作改絃之想,其如花落無情,絲牽有意,行雲一片,復被勾留。茲雖訂於來春,恐彼時仍難擺脫,則燕地之緣未了也。自惟碌碌,蒙中丞知遇之隆,足下輓推之雅,未克仰副厚願意;卽便登龍,雪苑吹台,徒勞夢轂,殊自恨天緣之不假耳。

百泉先生定於月杪歸里,歲內仍擬北上。渭涯先生以下石者多,未能托足。湘蕖亦以人滿出署。笠山旣未奏留,又難投筆,勞甚累甚。當時舊侶,惟文君再適長卿,老興正復不淺也。聞衣雲笛樓,各有就緒,出偏師以制勝,益足張吾軍矣。啟堂得侍蓉幄,日坐春風,自有「吾與點也」之契。子正前爲二豎所困,時在念中,統希一一道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