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9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九十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九十一首
第一百九十二首

與李月潭[编辑]

隴梅兩至,以腕病慵書,稽答爲歉!足下富於才而謹於行,吾黨宜推爲白眉。此行小試,何足以展夙抱?弟嘗謂處館如啖蔗,久乃其旨彌甘;况伯樂遇纖離,未有不顧而相賞者。一榻春風,朋簪慶洽,當不效王仲宣登樓作賦矣。弟眠食無恙,惟膝前寂寞,顧影自傷!刻雖遍處尋春,正恐萬紫千紅,無緣攀折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