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9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九十首
第一百九十一首

與原任清河道吳(稱揚其才能)[编辑]

去夏趨送行麾,彈指流光,倏逾一載。曾與小同先生公函布候;而相暌旣遠,相念益深。幸於二世兄處,時悉起居安泰,下懷藉以少慰。

閣下才猷幹濟,超軼一時,自車騎東行,大府殷情念舊,無時不深眷注。蓋入而油幄襄勤,出而繡衣佐治,如閣下之練達有爲,足以倚任者,實難其選,安得不念茲在茲耶?

鍰贖一事,聞由原藉楚省辦理,宅報自詳顛末。燕中僚友,無不翹首拭目,盼切元旋;若湄受知獨深,更不啻望雲霓於大旱矣!要知豐城寶劍,晦無不彰;合浦明珠,去猶得返,其理有斷斷不爽者。客邸秋風,眠食諸祈自愛。

湄兩載鈴轅,勉操不律,而迂拘心性,尤在大府垂鑒之中,少得安其傭鬻。陳百泉先生時通音問,安適如常。秋蘭機有可乘,擬卽爲其陳請。此如常山之蛇,擊首則尾應,意蓋爲閣下開其先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