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189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首 秋水軒尺牘
第一百八十九首
第一百九十首

復楊研齋勸納妾[编辑]

僕少年得子,九歲而殤;中年所育,復連遭摧折。來書謂南蔗宜於倒啖,諫果可以回甘,諄諄以置妾爲勸,此意良厚。念僕早衰多病,及今而圖,猶虞其晚,况遲之又久乎!其所以悠悠至此者,始則津門訪麗,人或從而尼之;旣而選美金臺,又以失之冬烘,買來凡骨。自此所聞所見,大都北地臙脂,終異南朝金粉,恐未必能逢如意之珠。而東隅已失,桑榆難收,此念亦復灰冷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