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00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首
第二百零一首

復江西陳百泉(告已娶妾並邀來游燕中)[编辑]

久不見碧梧翠竹之姿,中心殷殷,思如山積。四月望後得手書,備承遠注,兼悉動定。時以查辦秋讞,繼復清理積牘,裁答遲遲,歉難名狀。卽辰涼風初動,遙惟八兄道履冲和,祉隨秋爽,攬滕王之勝慨,供杜牧之閒吟。豈惟幕府勷猷,指揮如意;抑亦雅人深致,逸興遄飛矣。

弟爲方來青制府接延,仍司前席,况味亦復如初,無足告慰。而行年五十,嗣續尚虛,昨春雖置一姬,無非了此人事;其或田能種玉,或竟蚌不生珠,一任悠悠之數而已。

直省烏紗一局,今昔殊觀;入幕諸公,亦多遷變。小同此來,極舊雨重聯之樂,孰意夏初猝得類中,調理百餘日,始可扶杖而行。其事以笠山別駕,李代郭將。子正則翩翩書記,同此依棲。梅溪別駕,因天津添設海防同知,裁缺候補,未免老驥伏櫪之感!此外落溷飄茵,升沈不一。大抵出苦海而登彼岸者,則絕無僅有也。閣下在仕途,若行雲之出岫;其伏處,如止水之無波。視此行藏,具徵識力。而煙波畫舫,往來於吳楚之間,因以出其緒餘,佐中丞帷幄之謨,資哲嗣龔黃之治,於計實爲兩得。竊料燕中游轍,未必重臨;如果攬轡而來,則燒高燭以照紅妝,手談重有日矣。以此速駕,或亦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