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01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零一首
第二百零二首

復景庶庵(稱頌厚誼)[编辑]

粉荔初陳,忽來芳訊;紅榴乍啟,遂帶還函。感雅注之拳拳,益予懷之耿耿。茲者榆將舒莢,花已逢朝,朗月懷人,笛裏寫梅花之怨;春風求友,枝頭聽好鳥之音。緬藹吉於心交,溫生郄帳;傾聲華於耳食,譽溢王池。洵宜珀合而鍼投,允稱紅依而綠泛。十年歌唱,杜牧之名重揚州,千里逢迎,陸士龍才高洛下。豈獨圭璋植品,人式儀型;抑且桑梓關情,誼隆推解。輸將客俸,旣十倍以從優,潤及寓公,真百朋之莫喻。凡在我友,靡不同欽。

弟守拙硜硜,締交落落。溯識荊之伊始,紅盒尋歡:洎賤旦之適逢,青樽醉德。從此燕南趙北,分揚客路之鑣;卽今草長鶯啼,莫筮朋簪之盍。每懷舊雨,輒蜨夢之勞人;倘賦停雲,幸魚書之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