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02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零一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零二首
第二百零三首

謝宋柱川惠酥糖[编辑]

前書發後,卽聞六兄有與五馬俱西之約,果爾,亦必取道保陽,可以一申折柳。得手示,乃知間行過省,已吹篪於伯氏之庭矣。官閣連牀,溫生姜被,益徵友于之愛;而東南濟美,魚水歡長,此尤平日之意氣感人,久而彌固,不獨太守情殷維縶也。惟是一片停雲,忽分兩地,莫贈河邊之策,翻貽塞上之酥。施之者因物以寄情,受之者能無因情而抱歉耶?

弟琴劍飄零,忽忽三十餘載,商瞿就老,伯道猶孤,每一思維,惄焉如擣,以故前書奉託及之。偏值馬首欲東,倉猝自難立辦。要知小星三五,亦有前緣,原不能遇之旦暮也。別諭敬銘心版,恐非棉力所及,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