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轩尺牍/第201首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二百首 秋水轩尺牍
第二百零一首
第二百零二首

复景庶庵(称颂厚谊)[编辑]

粉荔初陈,忽来芳讯;红榴乍启,遂带还函。感雅注之拳拳,益予怀之耿耿。兹者榆将舒荚,花已逢朝,朗月怀人,笛里写梅花之怨;春风求友,枝头听好鸟之音。缅蔼吉于心交,温生郄帐;倾声华于耳食,誉溢王池。洵宜珀合而针投,允称红依而绿泛。十年歌唱,杜牧之名重扬州,千里逢迎,陆士龙才高洛下。岂独圭璋植品,人式仪型;抑且桑梓关情,谊隆推解。输将客俸,既十倍以从优,润及寓公,真百朋之莫喻。凡在我友,靡不同钦。

弟守拙硁硁,缔交落落。溯识荆之伊始,红盒寻欢:洎贱旦之适逢,青樽醉德。从此燕南赵北,分扬客路之镳;即今草长莺啼,莫筮朋簪之盍。每怀旧雨,辄蝶梦之劳人;倘赋停云,幸鱼书之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