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05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零四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零五首
第二百零六首

謝雲南祝方伯惠灰鼠褂、普洱茶(謝惠物並述近况)[编辑]

滇南去燕八千餘里,德輝愈遠,音問愈難。每於邸報中,見所據以陳奏者,事事有條有理,無不報可;良由閣下明以燭物,勤以應務,故能措施咸宜,上孚一德也。

三月之望,廣刺史過保,幷奉手書,伏念起居曼福;並蒙惠賜灰鼠褂一件、普洱茶八桶。服之無斁,味之彌長。眷愛之情,有加靡已;惟是桃已再實,而瓊未一投,受之更增歉臆耳。

宜亭補雄縣,已拜疏三月,部覆在旦晚間。彼不出以偏師,而堂堂布陣,未始非計;惜以清寒而處衝瘠,不無捉襟露肘之虞。

令嗣春闈未第,殊爲扼腕!然六月之息,卽看九萬之摶,鯤化鵬騫,要可操券俟之也。

沂齋自開州解館後,僑寓天雄,潘岳閒居,已將半載;其妾弄瓦而不弄璋,或亦先花後實之兆。銀函存俟覓便確交。

徐杏墅一得咨文,卽可歸里,官雖改教,似此潔身以去,亦絕無而僅有者矣。別諭已轉告之。

至湄硯席如常,而老境漸逼,眼昏手強,息影無期;年來覓遍芳叢,仍乏一枝入手,是區區者而不予畀,又安望成陰子滿時耶?敝廬已爲業主轉售,如別無營置,秋涼遣眷先回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