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軒尺牘/第206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第二百零五首 秋水軒尺牘
第二百零六首
第二百零七首

復候補京堂祝(問候起居並告其兄南返)[编辑]

關頭話別,忽忽經年,衫影鞭絲,依然在念。前奉手翰,恭悉聖慈曲體,眷注彌隆,不禁於扼腕之餘,轉深愉快!閣下歷官廿餘載,素不以宦境之炎涼,分宦情之欣戚,而簿書紛擾,實不如清秩安閒,冷眼觀人,悠然自得;想一切等諸水流雲行矣。

聞瀛眷入都,諸凡安妥,定卜起居嘉鬯,與時皆春,足慰下懷系念。

薇垣一席,接武者旣形其不足,更代者又過恃爲有餘,壁壘雖新,而躁釋矜平,未免李遜於郭。聽輿人之論,蓋不歌來暮,而轉切去思矣。

家兄老與病兼,豈宜久客?因已資給秦關,於花朝後八日,買舟南下。惟湄後顧茫茫,尚爾飄泊,不知作何究竟耳。